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转《诗潮》名家新作栏:《阳光小诗》众说纷纭──论李清联的诗 (阅读600次)



《诗潮》2013年3月号《名家新作》栏 李清联《阳光小诗》(组诗)
众说纷纭──论李清联的诗  宮玺等


李清联,1934年生,又名马遵生。河南沁阳人。1953年开始发表作品。196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我们沸腾的工厂》《拖拉机开出了厂房》《李清联短诗选》《李清联世纪诗选》《李清联无障碍诗写点评本》等多部。曾获河南省优秀文学作品奖、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龙文化金奖等奖励。

推荐语
 正如某位诗人评价的,老诗翁李清联的作品“沉着平静,对人间万象的过滤,又使得诗平淡中蕴含着雄浑悲慨之气”。本刊集中推出李清联新近作品,立意明确:他的诗很“新”,不会过时,与生命结合在一起,所以常新。
 
     《现象》
青蛙穿草色绿衣
青蛙在伪装自己
刺猥披满身钢针
刺猬时刻在御敌
烏贼为掩护逃逸
乌贼汾泌浓浓的黑色液体
而狡兔三窟
 
人们啊!你们要惊惕

 
 
    《老柏》
这棵老柏有些岁数了
秃兀的头顶闪着光亮
不知多少次的雷殛
像一个谢顶的老寿星
这总让我想起睿智的
马克思和列宁
 
 
     《夸丈夫》
                ──旧事小记
她不会夸丈夫
她只是羞怯地说
清早在破烂市上
买了件旧棉袄
回家拆开来一看
咦──
里边还是丝棉哩
 
注:丝棉暖和,属上品。此处巧夸丈夫,比喻形象、贴切。
 
 
      《玫瑰之凋谢》
我去远方探望朋友
采撷了一朿玫瑰
鲜嫩鲜嫩的
 
可朋友先我去世了
不知玫瑰怎样凋谢的
只留下一个骨灰盒子
和盒上精致的饰纹
 
 
 
     《 明天的太阳》
昨夜入睡时
天空布满了阴霾
我依然睡得安稳
积七十年之经验
不,七十三年四个月零十九天
我才敢说
明天的太阳还出来
明天的树木还呼吸
明天太阳很新鲜
 
 
      《幸好》
俺娘说俺是孝子
当年俺出生时
接生婆把污水泼掉了
没有把俺泼掉
幸好没有把俺泼掉
 
 
      《孝子》
七十年前
儿是娘膝下的乖
七十年后儿也老了
儿在娘床前尽孝
儿对娘恪守孝道
白发儿白发苍苍
还是他娘的乖
 
 
      《乡野小店》
客来啦
客走啦
天阴啦
天睛啦
日出啦
月落啦
朝霞寄托希望
晚风充盈牵挂
草黄啦
草青啦
冰冻啦
雪化啦
小河流水哗啦啦啦
哗啦啦啦
 
 
      《迟开的杜鵑》
我到西泰山时
满山的红杜鹃已经谢了
残败的花瓣落地化泥
 
唯有这一株,在
向晚的夕阳里盛开
许多游人上前和它合影
都不能让它满意
 
一株迟开的杜鹃
等待那个晚来的人
 
 
      《无题》
伸开左手
伸开右手
合住、分开,分开又合住
分干家国大政
有别于国际事物
 
 
正午
我走在正午的大街上
我看到许多人来来往往
每个人都身披阳光
 
我把影子踩在脚下
让车轮飞驰而过
 
 
      《过门坎》
老马过门坎跌了一跤
爬起来拍拍灰土
狠狠地瞪门坎一眼
“咚!咚!”
又踢了它两脚
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门坎没吭声
像没亊似的
继续门坎着
 
 
      《病休》
把想看的书看看
把想做的事想想
把半辈子的经历
也都从头到尾地
梳理梳理
 
(乍看人的一生
就像过一部电影)
固然有别人的品评
不如自己看自己风景
 
一切都透亮了
病也就好了
 
 
      《牡丹开了》
牡丹没开
我天天去公园看牡丹
看着,看着
牡丹开了
 
牡丹开了
我天天还去看牡丹
看着,看着
牡丹谢了
 
牡丹谢了
牡丹开了
牡丹又谢了
牡丹又开了
 
年年花相似
岁岁花不同
许多年都这样
像一个城府很深的入
 
众说纷纭
──论李清联的诗
 

我喜欢您这些近作。口语化,平易但不平淡,或说平谈但不平白。有生活气息。
风格似乎仍是近年你习惯了的风格,短小精干,平白如话但不是人们口头的大白话,是经你洗练了的口语。
──宫玺
 
李老的诗总是让我想到苏金伞苏老晚年那些洗尽铅华、返朴归真的大气之作,令人肃然起敬。
──田桑
 
李老师的诗最大的特点是:看似在写平常的生活,然而一琢磨,内涵很深,意义很大,令人心灵受到震撼。
──刘育贤
 
你的诗确有较大突破,和早年的作品相比,已判若两人之作。我知道这种变化是异常艰难的,
──韩作荣
看到《阳光老男孩》这首诗,我的目光立刻就被点燃啦。用这5个字来说你目前在诗坛的状态,恐怕再难找到更好的词啦。一不小心,会成为流行语。
 ──李霞
 
自然素朴的表达方式,寓言般潜在的诗味儿,颇耐人追寻。这些诗是您经历了阵痛期以后的新收获
──宗鄂
 
读清联的诗,我们感到切近亲和,感到有脚下泥土的芳香和周遭流转的熟悉的气息,便证明了传统的魅力。但另一方面,又觉新颖活脱,无论“孕大含深”、“贯微洞密”,都自有风采,悠游不迫。他象个很会讲故事的人,又象个寓言、童话家;他是思想者,当然亦是不折不扣的中国当代的一个“情种”!
──刘镇
 
如果从诗的渊源来看,《倒退着走路的人》这首诗有点像宋诗。如果从诗的纯定义的角度看,它甚至不符合诗的所谓基本要求,它没有抒情。全诗只有五行,前三行其实是两句大白话,后两句是议论。整首诗仿佛是一个人站在操场边,看跑道上有人倒退着走路,自己不自觉的自言自语。信手拈来,毫无做作,没有主题,没有定向思维,没有暗示。作者最充分地把握住了诗的辐射之力,从而使读者读后能根据自己的知识和生活,立时产生立体的、全方位的、多层面的联想。有些联想也许是作者也想到了的,但更多的联想也许连作者自己也未必想到──把思维交给读者,这其实也正是作者匠心之所在。
──叶文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