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鲁山姥家大锅台与江离续饮 (阅读896次)



在鲁山姥家大锅台与江离续饮
 
在鲁山,我们围着姥家大锅台,
北方冬天的寒气被炉火和酒精驱散。
我们还在推杯交换孤独。
酒是喝不动了,忍冬花在舌尖上开了再开。
我们说到诗中的父亲,一种隐忍
的话题消弥了江南与北方的冬温差异。
坚定的词抑或就是来自这一束光,
来自父亲,寻常的指间烟。
时间是个鹿群,或许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留住,
我们挚在制造不确定的词性,
这几乎是时间面具之后我们拥有的惟一的神。
有人背诵《宴席之间》,
我们清楚,做一个好信徒并不容易,
有人俯下身子,往灶台里又加了两根木头,
罗羽再次把杯子举起,我们彼此
呼应着,仿佛唯酒在起浪。
干燥的松木在密闭的灶台里劈啪作响,激情
在77度橘黄色的光下,跨出身体,
暂且不再受风尘衣夹的扰困。
几步之外的沙河,这时还在它的冰里沉睡,
河沿上那些高耸的白杨,指定是
模糊在霜霄里。有人开门进来,
一阵寒风裹挟着水汽,迷蒙了我的眼睛。
在更多的时候,这之外的时间,
我们还是回到我们的河流,
像不具完整性的词,从别处,到别处。
 
2013-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