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网叙东西两半球——著名诗人黄翔访谈录/孙守红 (阅读1619次)



  [章治萍按]这是从网上搜索到的文章,是青年诗人、诗评家孙守红访谈曾经是诺贝尔文学奖正式候选人的旅美著名汉语诗人黄翔的文章。之所以我在此强调黄翔先生是旅美著名汉语诗人,是我知道他虽然这些年一直生活在美国,但始终放弃了加入美国籍!我与他平生素昧相识,彼此仅仅通过彼此的作品来“握手”。我尊重他的为诗品格——独立而不自私——这在我们当今的环境下是难以生存的,故他曾在“神州”六次因诗入狱!我还得在此强调,“独立”并非“反对”,而是良心的个体的自由释放,正如黄翔先生所言诗人的“独立”是一个民族人文的最有价值的表达方式之一,换言之,如果它不是“独立”存在的,那它在这个民族文化的大河中一定几乎没有价值(或许只有短暂的经济价值——这种情况在当今中国疯狂流行着);而“自由”也并非是没有法规,恰恰相反,我说的“自由”正是一个国家法规的最大化的公民体现!……


黄翔是怎样炼成的?


  1、您的一生,很多人都以民主斗士所期许,并一直以评价民主斗士的眼光来读您,那么就您自己来说,到现在为止,您是怎么看待您所谓民主斗士的这一身份?   
  同一个人、同一件事,看你从什么心灵视角、从什么精神层次去剖视,就会有不同的心理期望、取舍和评估,也就得出不同的结论。
  
“自由、民主、人权”的战士、斗士或卫士,只是社会层面的认知和定位,更多的自我设限于党派观念或政治意识。我是一个诗人、也是一个梦人,是呈现在“空无”的精神背景上的一个“多棱面的自我运动体”。其“空无”是东方“丰盛的空无”。正因为如此,我的“诗”不是传统文学分类意义上的诗,是万象纷呈的“宇宙生命大诗”,其书写形式是“文字书写”,也是“线条书写”(“狂草书法”“线条运动”)、“色彩书写”(有别于东西方传统画面构图的“诗书画”形式综合表现)、“行为书写”(行为艺术)、“声音书写”(诗歌朗诵)。
  
我无“拉帮结派”的领袖欲,也从无“装神弄鬼”的救世主奢望。众生平等却能量各别,纵使一粒微尘,却不甘自身命脉为人主宰、扭曲与驾控。天生超前思维,由此引发出两种现象:要不为人不解、要不为人误读。在80后、90后新生代出现之前,罕有精神知己和心灵知音。此生尊重和珍视个体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及其精神创造领域的天经地义的“价值转换”。不人为追逐世俗功利、却天生厌恶奸诈与贪腐。直面现实、绝不拒绝社会道义与担当。正因为如此,从不巧言托词“不介入政治”、而是视“政治”为良知。

  在我的精神视域中,伟大的政治活动家有别于政客,这样的人的生命气质,注定是“另一种意义的诗人”。

 

2、可以谈谈您这一生的遗憾吗?

  沒有“遗憾”却有“公愤”!为什么一部煌煌宪法却成为一纸空文?绝大多数底层者却从来无人享有一介公民的正当权益?为什么我仅仅行使言论和写作自由,却被强权终生禁毁、“永世不得翻身”!这是我个人今生所受到的凌辱与伤害,却是个体之外一个不珍惜自身尊严的囯家与民族的耻辱!!!对我如此、对全民如此!!!

 

3、据我观察和阅读,尼采的权力意志论在您的身上有很强烈的体现。在您的思想形成过程中,都受到了东西方那些哲学观念的冲击和影响的?

  尼采哲学论述对我而言与其说是“权力意志”,不如说是“超人意识”,这只是青春时代的精神表象,其深层却是与生俱来的对先人“天人合一”的精神意识的承传,对于当代的我而言,却是人文意义的生命“人体宇宙意识”。它始于六十年代的《留在星球上的札记》、其后的诗化哲学《沉思的雷暴》、近年的《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从《独唱》、《野兽》、《白骨》、《火神交响诗》年代,我曾在同代人中倍觉孤独。也许是因为超前思维、也许是因为精神抗争。但我发觉同你们这一代乃至90后无距离,最近有一个苗裔血统的雷迅,提出从人类学视角解读我的深层,这使我震惊。如今又出现南耶王和你,感觉后来者已相异于你曾从师的长辈一代人。

 

4、您的意志很坚强,在很小的时候就面对五花大绑,后来也多次面对牢狱之灾,而这些每一次都使您直面生死,能否谈谈您的生死观?

  记得似乎在《我的形象退出形象不可触及》中,我曾写下:“光亮是可见的黑暗,死亡是另一种生存。” 有误入诗与哲学的“无门之门”者指称为“邪说”。

 

5、您曾经在自己的房门上大书“停尸房”三个大字,听先生张嘉谚说,吓退了不少的来访者,可见对于死亡的恐惧是很多人都惧怕的。是否可以冒昧地问一下,您有过对死亡的恐惧吗?什么时候?为什么?

  我曾写过《死亡思维》(见《梦巢随笔》);也曾写下《死亡体验》(见《黄翔诗歌总集》下卷)。前者副题为“一部小说开头的设想”;后者为当时记下的实况、副题为“2004年6月14日下午五点十三分左右纪实”。生者恐惧于死亡的黑暗,死者似目击漆黑的冥光。

 

6、就我来看,黄翔有很多面,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黄翔印象,这是您自己修炼的还是天生如斯?

  与生俱来的“人体宇宙功”,其功课在“诗书画”中简单明暸。不知道是与呼吸吐纳相关,还是源自外星系中的无解基因?此生始终在追问:“生命呀,你是什么?”面对的却是无字的“空无”。正因为如此,“诗”如天书,在文字之中也在观念之外。它以诸多隐形“语汇”与方式天然书写与表达。诗如是、人也如是。人群中有人以什么“思想”统帅众生,而囯人却至今未告别人生的荒诞与迷幻?!

 

7、我私底下认为,《梦巢随笔》和《鹅卵石的回忆》里的黄翔,才是最真实的。而很多人都没有注意这一个您,包括“爱您”和“憎您” 的很多人,好像都没有注意或不愿意谈这一面,他们动不动就拿《火炬之歌》等反叛作品来说事,我认为,反叛的黄翔不是最真实的,因为在以反叛来解读真实,真实很快就被现象蒙蔽啦。就您自己而言,您认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是怎样的?可否谈一谈,也借此机会让大家看看真实的黄翔。

  “鹅卵石”是本真人生。“梦巢”是天生性情。“火炬”是生的尊严与维护,与其说仅仅是抗争与反叛的精神象征,不如说是生命自身的“大自由”的天然呼啸!!!

  人有诸多表情,诗有诸多面相与不同深度。《独唱》一诗表达的不仅是个体孤立于万千“无脑族”的大合唱,其深层背景是“天人和合”、“生命与大自然融为一体”!《野兽》一诗的背景是“冥兽”:“是当前的这只兽,也是一万年以前的同一头兽。”我认同你指认“鹅卵石”与“梦巢”中的血肉生命的真实。但就我个人来说,还另有一种隐形经络与骨骸的“真实”:始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留在星球上的札记》、《沉思的雷暴》、《人体宇宙的思维与表现》、《打开宇宙人体的三条河流》、《翻阅地球人思维极限》等等人类的有限视域之外“宇宙人体”生命的真实。

 

8、观看您的人生历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到您旅美这段时间,您与许多诗歌大事件都有所联系,这一联系是阴错阳差,还是策划好的?

  “阴错阳差”中的偶然中的必然。“神秘无解”的非精心策划。一切无涉于任何人为的预设。为什么如此?心中从无政客式的心机与权谋!这就是诗人!这就是诗!既不在社会夹缝中求存!也不为功利政客所容纳与知解!对于此类权谋者,他们唯有杜撰和篡改史实,误导几代人和整个当代中囯社会!!!

  祈祷上苍保佑。古往今来真正的诗人,唯有被人放逐、注定终生厄运!!!此时已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人们呀!睁开你们清醒的双目吧!

 

9、今天回过头来,您对当初《启蒙》的发起和“启蒙四君子”分裂有什么评说吗?

  对于今人的“占领华尔街”来说,“启蒙”是上个世纪文革浩劫后的“占领王府井”。

  四条汉子中最后有人分裂微不足道,记忆中最深的是四个人面对天安门城楼上的“圣象”一齐解开裤子撒尿:“在天安门广场,撒泡尿也是大瀑布,放个屁也是惊雷!”这无疑是中囯最早的行为艺术!!!

 

10、您对《启蒙》与《今天》可有进行过仔细的比较没有?如有,能否谈谈?

   “朦胧雾”与“霹雳火”各具特色、各有指向、各有选择。明明白白的,毛泽东所发动的文革是场浩劫、是场血腥,唯有在“火光”的照耀下才原形毕露、在“朦胧迷雾”中只能掩盖真相、消声匿迹!这就是社会“大诗”的无可更改的史实和真相!!!

  对于后人来说,奇怪的是为什么撕开铁幕见文革时,仅能见“雾”不见“火”?!正如崔健的“一块红布”揭示文革真相、广为受人认同,而早于四十余年前的黄翔揭开文革面具,却几近终生绝灭和永世精神囚禁?!

 

11、《启蒙》的创办都对您产生了那些影响?

  此生先后一次次入狱不说,数十部作品终生封杀、打压!前《人民日报》记者采访稿《启蒙社始末记》近年面对囯内外解密,却发现其真实内容未经本人过目。《中华人民共和囯史》第10卷中,我竟成了“热诚的马克思主义者”!等等不一而足……。

 

12、像您这样时而如狂野里雄战群兽的狮王,时而又静如处子的诗性人格特征,在华语世界里,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您怎样看待和分析其优劣?

  若说“雄”、“雄于与世无争”;若说“静”、“静于遗世独立”。

 

08大陆之行

 

1、08年您的大陆之行,您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接待我的秋潇雨兰的校友、那位女性官员有真性情,我相信正如她所说的读过我所有的书、也读懂了,其受教育层次与精神鉴别力同一般行政干部有天渊之别,此其一。

  其二是,我人还在国内没有回来,网上一片泼污,多方面人插手都有。我一无心术、二无权谋,厌恶至极!也许其中也混杂那位热衷混迹诗坛和受命“举报于人”的五毛。

  最深的感受却是对生我养我的一方水土及其独特人文的终生眷恋!!!

 

2、您此行对大陆诗坛和大陆文人的印象怎么样?和上世纪八十年代相比呢?

  同我打交道的是囯安和狼狗,沒有让我接触文坛或诗坛。多为老友作陪:一为穷尽一生作我的研究却无出路的评论家张嘉谚教授,一为老诗人、“一介书生、性情中人” 哑默,其余摩罗、岳建一其后失联。

 

3、让您现在来谈政治,其实是一件很低级的事情。但我想,不是有很多人把您当民主斗士吗,能否顺便谈一谈您的感受?

  我自觉于社会道义担当,却隔绝于“无诚实可言”的世俗功利政客。我说过,在扭曲的社会环境中,脑子洗得发白者,一般对我要么不解、要么误读。而长期孤立和敌视我者,我发现此类 “ 为人洗脑”者自身早该换个脑袋瓜子,以免长期中毒、漫延,最后长成无治毒瘤、无处治疗,害人、害己连带自己家族,后患无穷!!!

 

4、08回国后,你可否了解中国如今新诗的“向下风”与“碎片风”?您可否谈一谈您的看法?

  依我看,社会时尚在精神文化上对囯内外不能作权谋误导。文学、文化、文明既非精神杂碎、也非下流歪货,而是一囯一族的智慧与尊严的象征。既净化心灵、也提升心灵、具有普世价值。西方的人文艺术大师如此,东方的诸子百家如此。精神世界、万象纷呈、无可非议,若一个时代仅只能容耐或推出“碎片”、“下风”、其余格杀勿论,那么,今日泱泱诗的大囯的诗风能与他国他族比肩于世、受到普遍认同或不屑一顾?!

 

5、记得您曾经说过,任何一个诗人或学者,都有着自己的政治倾向和社会理想。那么,能否告知您的社会理想是什么?今天的与旅美之前的有不同的地方吗?

  过去、现在和未来,永远不变的是追求和倾向的是政治公义与社会和谐。贪腐、淫秽之风泛滥、民怨沸腾的今日中囯,公义、和谐与社会道德何在?!而在人文意义上我旅美前后“人体宇宙精神意识”的追求与表现贯穿始终。这也正是人类文明转型的全新纪元,东方相异于西方的自身人文的特征与色彩。我相信对中华民族而言,正步入自身文明复兴与崛起的时代!

 

诗书文章

  

1、您的书法,我看过一些照片,很有大哉乾元,万物之始的气象在里面,您怎么看自己在书法方面的功力?

  诗书画对我都是象形思维与表现。书法艺术对我非“一撇一捺”的“书法”而是“线条运动”的“书艺”。绘画对我不是西方具象的“大屁股”、“大乳房”,也不是东方传统的“花鸟虫鱼虾”或外加永远的熊猫、虎或马。书画对我是 “ 线条与色彩 ” 的 “ 诗与哲学”。我的书画艺术往往表现的是自己数十年前的诗,其过程也正应验中囯人的“诗一、书二、画殿后”的天然程序,其综合表现常常出现于午夜惊梦中。我不知道其中是否有“精神返祖”或“隔代遗传”的人类学、生物学因素?或者纯属无从解密的偶然!

 

2、现在大陆您最欣赏那些诗人、作家或学者?

  我深心倾向“性情文化”、“东方闲情”,心性相同的有老诗人、终生挚友哑默。东方人文菁华“五四”新文化运动全面砸烂,文化大革命彻底捣毁,我不知道作家、艺术家中哪些人对东方人文菁华有天然承传与拓展?始终同我交往的学者中有张嘉谚教授。一般受人关注的学人往往都持异议,为世俗所不见容、如焦囯标。曾在体制内涌现的有摩罗和岳建一。一般持独立人文立场的知识分子前前后后可列举一长串,如向卫囯、章治萍、周发星、川歌、王怡、廖亦武、已逝的杨春光、周伦佐、周伦佑兄弟、画家高兟、高强兄弟、“大骚动”诗人王刚、王强兄弟、吴若海、小王子和90后的小雷迅们。还有个在我看来敢近身异端、无惧于惹“病毒”、其胆识不次于伊能静的作为女子刘彦均!另一位就是行事风格从来是直面极限“ 敢跨越、也能跨越 ”极限的南方玩家稚夫!我以为,这一男一女在冷峻的精神气温中、在茫茫人海前都有一份 “ 刀尖上跳舞 ”的率性!最近美囯朋友网上搜索,意外发现民间网刊中有一份独具特色並发稿费的《诗歌周刊》,其主编对我来说是个陌生的名字:韩庆成、其顾问为徐敬亚,汉学研究者对其敢为人先还原“历史真相”的学术勇气和史学立场极感意外、不免震惊!

  引人注意的另有为人所普遍认同的前媒体人李大同、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

  应该说,年内的“南方周末”、“炎黄春秋”事件中都有维护言论、新闻自由、坚守人文骨血的真角色。

  囯内作家、诗人、学者包括某些艺术家,发表独立言论和出版作品受人为制约,相信21世纪的当代中囯人,面对东西两半球必有精神上头角峥嵘、迥异于人者,当下还很难见出其完整全貌、却必然破时间的积土、尘埃冒尖而出!!!

  

3、对于当下大陆“国学热”的现象,您怎么看?您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对您有多大的影响?

  囯学对我而言有家族渊源,其最初影响和西方文化信息一样始于童年祖父的影响和父亲的藏书,由此绵延一生。

            

4、  文学创作见仁见智,就您自己今天的感觉来说,您的哪些作品是特别好的?为什 

么?借这个机会想听听您对自己作品的看法,可以吗?

  四川诗人稚夫选编的《诗歌踪迹》一书可见一斑。

  此外,可见半自传体长篇《刀尖上的天空》(长篇大说《自由之血》压缩本,香港新世紀出版社)、《梦巢随笔》(台湾唐山出版社)、《沉思的雷暴》(台湾桂冠图书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梦巢系列”、“女性系列”、“东西方文化交流系列”(此处主要指中文、非不同语种译文)和“诗书画”大型艺术工程。

  

5、  您现在主要做些什么?08回美以后,都有那些新作?可否给我们一个存目?

  除先后接受囯内几个访谈,将接受美囯紐约上州名校的美国大学生就“民主墙”课题专访,今年六月预约将应邀重返匹兹堡与新近来自中囯的陈光诚、廖亦武同台与这个美国的昔日钢都、今日最适宜居住的城市市民作大型聚会並朗诵。此前匹兹堡大学戏剧艺术系师生已为创作一个搬上舞台的剧本作了一次专题访谈。

  平常日子从事 “ 诗书画 ” 艺术工程《岩浆与火焰的天体和大地》创作。新旧作品存目可从中英文网上查阅。

  

6、 能谈谈您到美国后诗歌创作上所产生的变化吗?

  美囯式的艺术创作简单、直接、动态感强。英语书写无中国式的独立的“书法艺术”。城市中胡乱涂鸦随处可见。无久远立囯史的美囯,其现代绘画艺术不同于文艺复兴时代的欧洲式的“大屁股”、“大乳房”或场境写实,也相异于东方中囯象形思维中抽象与形而上的表达。未见张大千式的泼墨、赵无极与美国本土布洛克之后的成功的泼彩构图。一般绘画艺术创作富生命动感,却是直接“与色彩性交”的纵欲式的凸显,不强调或强化东方式的“气韵天成”的追求。从中见出东西方民族性情异质。彼此交融中互为参照或借鉴,而我却是人文艺术层面上“走出中囯”却重返非“党文化”的深层的东方。美囯式的电影以时尚、新潮的怪异、惊险场面吸引眼球,而不是“以人文精神含金量”撞击心灵!对我来说,皮肉因此而骚动而深心却几近纹丝不动。美囯的艺术、娱乐我在《水恋中“移动”的梦巢》一文中已有纪实,摇滚、霹雳中骚动的不仅是青春、也包括老年。

  最近,美囯纽约、洛杉矶等城市和加拿大的温哥华涌现大批的中囯青年男女,红二代、富二代及其家眷子女中冒出美国热,希望你们一代人、包括“精神和物质双重贫困者”也能有公正、平等的机遇游访台湾、香港、美囯、欧洲。

  我客居与漂流生活中,主要以个体的形式从事东西方文化交流,其中最主要的“变化”却让我从心灵中重新贴近原乡、发现“非世俗政客与政治”的中华民族、数千年绵延至今的精神生命中“诗化人生”的中囯!!!

  

7、美国在很多国人的眼里,是一个遍地是黄金的国度,很多国人都是抱着发财的美梦去移民美国。我想问一下,您在美国生活了这么久,发财对您有过诱惑力吗?

  我厌恶贪官、奸商的唯权、唯利是图和不择手段,更痛恨假“囯家”、“集体”、“人民 ” 的名义中饱私囊,但尊重个体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和精神价值的物质转换。在中囯,一个普通公民的“成功”、“出路”依仗权势,对物质财富和精神世界的占有是少数人的特权!在美囯,人人机会均等,有竞争、角逐的同等权利,一般人、乃至包括汉学研究者在内,很难抵达或认知 “ 新闻报导 ” 之外的东方地域精神文化的深层!

  对我个人而言,无意更不刻意追逐“身外之物”的财富,但也不排斥天经地义的价值转换。如果让我选择,与其说受金钱诱惑、鸡零狗碎地推出精神成品,不如说选择馆藏和留给后人。

  “黄金的囯度”看从什么角度、什么年月看?万象不会永远一成不变,前北大校长曾言说世事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东西两半球文学、文化、文明各具一党“文化”之外的地域特征而正处于隐形转型之中,其“转型”是我们星球上的人类全新的文明,绝非由一党掌控的狭隘意识形态!!!

 

8、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像您一样遭受重重苦难而能坚持到今天的,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您当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生命力绝非由血肉之躯浇铸,它有别的因素。暴力可监控身体、却无从击毁心灵。解读东方既包括对人文的解读、也包括对身体的解读。我现在每天做以深呼吸为主体的“人体宇宙功”,诗、书、画、行、声对我而言,既是功课、也是修炼。然而,让举世感觉荒诞可笑的是,我被我的同类挂上黑名单、受人终生凌迟!!!

  

9、 您今天怎么看待中国人的人性?悲观还是乐观?

  务实、求实,落入世俗功利陷阱无力跳出,甚至由此波及人文。悲观!不由得你不悲从中来!尤其是瞬间人生竟容那么几个人、小群人脑瓜里的“思想”决定你的终生命脉!至今实施现代社会的“文字狱”,诗人们只好从“下风”、“碎片”中寻求心身解脱。但仍怀“绝望中的希望”,而希望不是等着由谁“代言”、由谁“救世”!希望在每一个生命个体自身之中!!!

  中囯人强调“群体”,群体由坚实的“个体”开始。真实的群体正是“坚实的个体”的组合,强权无从肢解和摧毁!!!

  

10、从《野兽》和创办《启蒙》开始,您就以战士和英雄的面目为人所景仰或诟病,  但是,这些都是现世的评说。我个人认为,后人的评说和历史的评价才是公正的,您想过后人的和历史的评价没有?

  我只是一粒微尘、随风而逝,同类中谁也摆脱不了同一命运。正如古往今来的“万寿无疆”,也同样是一具具“政治僵尸”或“特权僵尸”。这使我又不由想起,上个世纪1978年10月11日,“启蒙”四条汉子面对高悬城楼的“圣象”撒尿,诗句油然而生:“ 在天安门广场,撒泡尿也是大瀑布,放个屁也是惊雷!!!” 想起第一次在北京“精神纵火”后登上八达岺古长城:“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我本是一个人,却被扭曲和分裂为兽:“我是被野兽践踏的野兽”、“我是践踏野兽的野兽!!!”

  此生变化的是,从过去的孤兽到见到今日中囯“精神沸腾”的群兽,却始终坚守“荒野野兽”的背景上“天地一冥兽”!其中人文的含量有别于西方常人的知解。

        

11、您的人生是苦难的一生,除了苦难之外,您有没有觉得人生温馨的一面?譬  如?

  诗化人生中的“隐逸性情”和“东方闲情”:“梦巢”。

  

12、当世界末日来临,您会为下一个文明写下些什么?

  早已开始了、並正在 “ 写 ” 着,人中大权在握的同类视为“禁书”,至今不让面对公众展示、也不让人解读。

  

13、您一生笑傲苦难,反叛强权,走到如今的古稀之年,您认为人生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人是血肉之躯、也是宇宙人体,其存在本无文、无字、无言、无语、无形、 

  无象、无生、无死。红尘中的生者与死者、成功者与失败者、特权者与无助者都 

  不分彼此、高低、贵贱地共同拥有的都是“不绝于耳的黑暗”!!!

  这就是无奈人生的“非意义”的终极意义!!!

 

朋友、家人和教育

 

1、您有发自内心的敬佩的人吗?有,他们是谁?为什么让你敬佩?没有,为什么?

  一般人崇尚“领袖”、“救世主”。一方坦然承受、满足虚荣;一方无视自身脑残、

  弱智。众生平等,人与人之间相互悬殊的是生命的智慧与能量而非地位的差异。

 

2、我知道,您和哑默等人是非常尊敬老诗人艾青的,可是您们却在1980年和1981年间向老诗人发起了一场挑战,引来一片喧哗。这是怎么一回事?能否详细说一说?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远眺、发声和挑战以往的时空,是我对大诗人艾青特殊的尊敬方式!

  

3、每一个具有遗世独立的思想者,都难免于寂寞的纠缠。对与寂寞的纠缠,您是怎么去应对的呢?

  混迹人生者对寂寞有不同方式的面对。对我而言就是:虚无中发掘丰饶,沉寂中倾听轰鸣。人立足于时空之中,心驰骋在时空之外。孤寂独处的诗思中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张开眼睛”。

  

4、您的老友哑默先生和张嘉谚先生,他们对你都有些什么样的影响和帮助?在这里您能否谈谈平时他们在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还有你一直想对他们说而没有说的话?

  我今生结识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天生的性情中人、一个是质疑与拷问现实者,彼此有不同的人生侧重,却同时与我相通并结下尘缘。嘉谚我是通过哑默认识的而成为终生挚友。 

  哑默是“野鸭沙龙”的主人,嘉谚是《崛起的一代》的首创者(另一个是吴秋林)和我的最早研究者。在当年中囯“地下文学”的意义上,三人在南方如三足鼎立。

  

5、能谈谈您和艾幼君、秋潇雨兰的爱情吗?

  艾幼君如山野朴实的泥土中的野花绽放,秋潇雨兰如天地中凝聚的水露晶莹。

  前者较能适应于外在现实、确保普通家庭的基本生存;

  后者执著于追求自身的理念,与我精神生命相通与互渗。

 

6、关于教育话题,您觉得应该怎么样才算一个好长辈或老师?

  我不好为人师,哪怕年岁上痴长几岁,人生之旅中早跳几下,却永远是“人类的儿童”。

  

7、能谈谈您的秋潇雨兰对你的帮助吗?

  今生中如果不出现秋潇雨兰,我的精神生命的所有行迹将荡然无存。如果沒有她的母性精神的诱惑与孕育,我的全部创造的秘密唯有带进坟墓、生前为我永不知晓。

                

8、您对今天中国的这种教育大跃进能否提点建议?

  与其说提点建议,不如同年青一代面对。

  

9、您和哑默先生早年曾经准备参加考大学和考研的事情,能不能回忆当时为什么有这个想法,以及具体的经过?

  长期蛰居宁静的野鸭塘的哑默是个教师,也许有条件作过这样的设想而留下记忆?我是个四处流浪、无家可归者,似不可能有安定的打算和期许。我们的人生理念一致,而环境和性格相异。哑默是个安宁的人,不象我一样身心骚动不安,却容忍我扰乱他的生活与心绪,乃至在他的心灵的“野鸭塘”中激起涟漪和引发风暴。

  即使性格冲撞,我们却可以共同安居 “ 诗化人生 ” 的梦巢。在贵阳郊区的花溪河畔,他应邀客居“水边梦巢”而成为我与秋潇雨兰的隔邻,每周定期来居住数日、与我们相聚。

  回首来路,某种意义上,我反而庆幸末受人系统和人为的洗脑,要不一颗天然自在的头脑说不定被人强行扭曲与肢解。现实的精神反叛和抗争无从孕育,难免不无耐加入脑残一族。

  

10、作为前辈大诗人,您对今天在网上写诗的后辈们有那些话要说吗?

  在一个电子时代,活跃于互联网上的年青诗友,切莫丢失身外另类天然的“大方块”、“小方块”:天空、大地和海洋。在成为“电脑痴”、“手机狂”、沉浸于现代“电子传媒”的同时,别忘了以精神的手指敲击星体、海浪与大地的键盘!!!

  游动在网络世界,栖居于天海之间,既是现代科技的血肉生命的推手,也是天人合一的浩瀚宇宙人体。

           2013年1月30日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