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怀旧集:疼痛(组诗) (阅读598次)



捏造的空白

我从未想拯救过你,姑娘。即使在西门的街头
邂逅的是缘份,那么,在回家的汽轮上
撇下的是无欲无望的行李。这不是捏造
我一直记得那一小段时间,原想匆匆翻阅一本名著
那名著却一片空白——这不是捏造,我掌握原罪的所在
那些极力表述的角色,都应当关进牢笼。都死吧
我不会再次写到善良,更不会将我置于你的后面

树的身体

在小城——那个傍海的地方,树聚集成森林
她们作爱的样子我总是无法忘却,还有她们骚动的长发
与诱惑的胸脯。其实她们生长缓慢,而且缄默驻脚
全不像作家想像的那样,充满思辩,甚至理想。她们
围在一起表达想表达的主题,不管我们喜欢与否、认可与否
或者能否听懂。于是我企图渐渐分开她们,却总是被她们
一点点扼杀我的意志。我不知道还能够与谁一体
在四分五裂的梦里,我只不过是一片良心未泯的叶子
在她们的脚下蛰伏已久。对性爱,已经毫无成见

距 离

距离与距离间没有多余的距离
你与我都拥有实在的岁月——昼的寻寻觅觅
夜的缭缭绕绕。一种莫明的疼痛,难受在
门的对面,无论是光的还是影的线条
隐蔽在清晨醒来的一刻。种种从窗台的角落
斜射进来的幸福,毫无理由融化成床上散落的鲜花
悠长而浪漫,距离却成为一生的错过

羞怯的调子

那并非是最初的流浪,我的目的
最初关于森林、关于群峦,以及它们背负的苍桑
可是她多么率真,像那拂石的溪水
将每一寸肌肤,温暖地吻遍整个缄默。某种阐述
与某种抵御力缠绕在一起,格外黏糊
此时调子甚弱,像后门外连续轻吟的雄蝉
旁若无物,不断地将风情传说。每一位谛听者
都想回到开始,都像将臃肿的过程
简化成一行诗歌。不需要揪心的题目

念 秋
 
秋的背影总是令人无法捕捉
犹如城市中心公园里
悠扬落座的一叶叶心船
虽然濡染枯黄的滋味
却总是让每一棵孤独的树
遥想每一条枝梢的春天

那是温暖的爱吻
在知名处,或不知名处
演绎永远念不完的小说
——那里面的主人公
仿佛是那么的熟悉,就像你我
又仿佛那么的陌生,就像
前面的夏与后面的冬

拂拭波动的海
 
叫什么名字?拂拭波动的海
在什么地方?海紧紧地围绕着我
我的惊惶失措扩散在滩上。滩上
有一双眸看穿我的想像,没有
没有主角与配角,也没有观众
就在那莫名的疼痛间,一个好梦
碎在蓝蓝的天地间,分解出
无数的期待,日复一日地涨涨落落

墙角的过期报纸
 
像过去的一些岁月,积累深重
在心间没有阳光的地方暗自怜顾
有没有智者重新认识它们的价值?会不会
有曾经相识的搭讪人在城市的路边
肆无忌惮地告白孤独,就像勇气可嘉的歌妓
在夤夜演绎过期的情歌。为了纪念
无所顾虑地发挥到极致,有一种愚蠢
就建立在无暇阅读的基础之上

对门的窥视
 
从我的门抵近你的门,只身闪过
你的侧影印在我的脑海,从你的门
走入我的门,我的后背被你的目光
刺得疼痛。那些并不多余的朦胧
笼罩着爱恋,直至彼此将彼此
粉碎成零星的词汇,不能组合成章

原始的风
 
我被你迷乱方向。从原始森林刮来的风
很有力道,很有味道,我所有的
辨识意识不复存在,东南西北
抑或天上地下,或者天涯海角
我都嗅到像海洋一样的神情
只是,我不能靠近,我只能
望洋兴叹,谛听着音符窜跳
忽起忽落,我心虽然渐渐平复
但思念从此扎根在遥远的村寨

肥沃的河流
 
你的躯体散发生辟的词语
我无法读懂那些意境
——关于一个人的
——关于俩个人的
——关于一个人与俩个人的
诸如此类。我无法读懂那些意境
包括我能够认得的
也包括我不能够认得的
那些全部的意境我无法读懂
因为关键所在:我根本就不想
读懂它们。它们不能读懂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