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十字架:颂歌或哀曲——《诗家园》2012卷卷首语 (阅读510次)



  请先让我沉静下来吧。跑了十年,这么久了,竟感觉到如此短暂。此时此刻,没有音乐,让人振奋的、激动的音乐,也没有掌声,让人沾沾自喜、不知所措的掌声,于是只有沉静,在沉静中跳出我头脑的真真切切地是这三个字:十字架!
  十字架的历史应该非常古老,据说,最早它代表着太阳,即巴比伦太阳神,久之,又与宗教结下不解之缘!很久了,它的内涵像一位将自己无情湮灭的守棺的老人一样丰富得多了。但是,如今它依然年轻着,因为每一天都有众多的年轻人投奔它——在每一个太阳能够照耀的国度或者太阳无法抵达的角落。而我们没有,我们没有来者,因为我们本身便不是来者,我们不继承别人的真理或者自己的经验,我们只是叙述自己,让自己看上去至少还算充实还算活着,这就已经足够了!我们不背负十字架,虽然它时时压迫着我们。
  据说,十字架也是一种生殖符号,竖条代表男性,横条代表女性。这里面有一个自然学的问题:一切都不能勉强,男女间能合就合,民族间能和就和,国家间能交就交,一切你勉强不来。那么对于一种人文事物呢,不论它大与小、高与低,也是必须遵循自然法则的,能创则创,能进则进,能变则变,一切你仍是勉强不来。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自然地让它慢慢地活着或者死去吧,这都无所谓。
  十字架还是一种处以死刑的刑具,曾极其流行,好像直到今天还有地方用它“捍卫”什么尊严什么正义,这听上去蛮悦耳的,但背地里我们并不清楚到底孰是孰非。在很多的情形下,每个人恐怕只能清楚自己所作所为的清白,并且在很多环境中每个人对他的清白或者不清白莫须阐述,一阐述,清白的往往就不清白了,而不清白的往往又能清白了。世间怪事历来不少,谁也不要跟自己较汁自己走下的路吧。
  我们不背负十字架,虽然它时时压迫着我们——我愿意重复一下这句话。好像应该再来点音乐,虽然没有音乐,没有颂歌或者哀曲,我们没有大笑或者痛哭,我们还算好,我们活着,这或许便是我们最大的价值!
  “出去走走、透透气吧!”这话竟是如此将我的心累解脱,并且深感温暖!还好,真的,别人的耶稣与我的“主子”并不需要我去完成什么。这就令自己、令别人放心了!


2012年11月5—11日于锡城江原医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