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涉江 (阅读580次)



小调•涉江

雨不停地下。湘江的烟雨
柔韧、庞大,一种涌动的透明的力量,把
满天豆大的雨点和水汽揉合在一起
遮蔽我们的视线,不远处
福元路大桥在空中划一道优美的
弧线,另一头隐没雨中
像一座通向虚无之境的天桥
江风吹在脸上,水一般沁凉
如果仔细体味
你会发现,已与昨天不同
江水涨起来了,卷走河床上的菜地
漫上堤岸,淹没通往堤岸的路
江水洪大而浑浊,携带沿岸的泥沙和
去年秋冬以来沉积的杂物,流向不明之境
(若是在七月至十二月份枯水季节
裸露的河床泥土肥沃
人们会用农具开垦出块块菜地
种上葱蒜、五月蔓、油麦菜、茼苋菜等菜蔬
每天傍晚,会有人在地里用耙子除草
从湘江担水,用长把的勺子浇水、施肥
那情境温和,缓慢,像是鸡犬相闻的乡村画境)
此时,我坐在一艘老旧的机动木船上
这是一艘打渔船,磨损严重,船体
已露出粗糙的木质,清晰可见木板上的鬼脸
褐色的渔网挂在船头和后仓竹杆上
散发鱼虾腥味,傍左舷
放着折叠的小饭桌和锅碗瓢盆
船仓中间散乱堆着铺盖衣服
有一个燃得正旺的炉子
罐子里“咕嘟、咕嘟”地慢炖
白色蒸汽里散发的紫苏味
在仓顶来回画着淡淡的阴阳图
显然,这是船主的家
船主此时在船尾掌舵,他大约四十岁
却已提前苍老,度过了知天命的年龄
他出船,为了把我们渡送到江对岸
我站在船头,扶着晾挂渔网的竹竿
像是一个细小的浪头便会把我打翻下水
我看到江水涌动着如额上抬头纹般的波浪
一个波浪追逐着叠加另一个波浪
舒展,从容不迫,而波浪下是巨大的江流
我看到随江水而来的众多事物
枯黄的杂草,朽木,废弃的易拉罐和塑料袋
鸡鸭猪的尸体,它们应漂过很远的路了
偶尔还能看到笔直的圆木
和名牌箱包,它们在水里飘浮,随波浪律动
缓慢,优游,仿佛江水在领着它们回家
而我们的船头切开水面,“突突突”地
逆流而上,巨大的水流消解了机器动力
机器也消解水流,使
我们的船直线向江对岸驶去
驶进虚无的烟雨里,而在江心
所有事物突然失去依凭,只有雨,无边的雨
只有一个叠一个波浪的水
只有随江水而来的事物,我们是唯一进入
这虚无之境的船只,是唯一之物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而在这里
没有人事代谢,没有往来古今,只有无边的
“突突突”的声音,水动船静,水静船动
我们被圈在动静之间的句号里
直至被某只手送过一条长长的幽闭的通道
直至西岸的建筑物渐渐进入视线
船主从向雨笠下抬起头,问道:要靠岸吗?
那边可没有码头,上不了岸。
我听不出他说的方言来自哪里,但听出他语气里
的强烈的嘲弄和疑问
看着西岸泛着嫩青的堤岸,那里没有停靠之处
只有泥沼,原初的未知的泥沼,令人恐惧
而岸上,远处,是同一城市
这里的风俗和雨,与东岸并无不同
我该上岸做什么呢?
我回头对船主说:我已来过
请渡我回去吧

        2013年2月21日 雨,于金马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