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读弗罗斯特《补墙》 (阅读1152次)



读弗罗斯特《补墙》

文/汤凌

做过农场主的弗罗斯特,是一位乡村诗人,他描摹乡村和乡村生活,崇尚大自然。他的大部分诗歌构成元素并不复杂,状写身边的事物和生活,有着乡村般的简洁、朴素,有着浓郁的个人体验,但同时,他的诗歌也是复杂的,从内部打开,有着开阔的内蕴。所以,读弗罗斯特的诗并不是很轻松的事,很容易进入他早已设置好的迷宫。他的诗表面上看来似乎明白易懂,一旦进入,却有如踏入一条暗流汹涌的河流,不由自主地被里面一个又一个漩涡卷进去。他的名作《补墙》是一首比较典型弗氏的诗歌,不防以此为例,分析一下它的特点。

有一种东西,可能不喜欢墙,
它在墙根下的冻土中鼓起来,
大白天的把墙上的石头摇得滚下来;
墙裂了大口子,两人并肩都能走过

此诗开篇,便引入了一个神秘的“物”,让人不可捉摸。是什么东西不喜欢墙?它怎么会从“墙根下的冻土中鼓起来”,以致于“把墙上的石头摇得滚下来”,裂开一个两人可以并肩走过去的大口子。这一神秘之“物”,在全诗中无处不在,并穿始终,是这首诗歌的支点和灵魂,由它生发出种种事件,如墙体开裂、补墙、与邻居讨论等,均由它变化着推动。
诗歌沿裂墙事件向前推进,进入补墙阶段。但此墙裂非同一般:

他们搬开一块块石头,总不放回原处,
我只好跟在他们后头不停地修补,

而且“那么大的口子/怎么有的,谁也没看见,谁也没听见”。这堵就在屋前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之墙,经诗人之手转瞬成了一堵虚妄之墙。虚实之间出入自然,不着痕迹。
至此,诗人完成了诗中“墙”这一的“物”形象定义,“墙”便成了此诗的中心词。即它是由一个神秘“物”的不安份造成的,无法修补的“物”。既是虚拟的境像,但也是实实在在存在之物,也就是说,它的现象和本质既是矛盾又统一,成为一个哲学意义上的“物”了。无论此诗怎么发展,都逃不开此“墙”的笼罩范畴。
接下来,便进入诗歌的主体部分:补墙。诗人像是在一个暖洋洋的午后,在躺椅上,跟他的朋友讲述着与邻居共同补墙的经过:

我给住在山那边的邻居捎话说了;
有一天我们在墙下见了面,四处看了看,
在我们两家中间重新把墙补垒起来。
我们走的时候,中间隔着一道墙,
石头落在谁那边,就由谁去收拾。
它们有的像面包,有的圆得像球。
或许得念个咒才能把它们放稳当:
“老实呆着!在我们转身之前别掉下来!”
搬弄这些东西,我们的手指都磨粗了。
哦,这不过是另一种户外游戏,
一人站一边。

这是典型的英语传统的叙述方式,缓慢,细致,质朴中有着妍美的跌宕,有着绅士的优雅。在这里,我与邻居(人)、墙和石头(物)之间的关系,是平衡和谐的,我们享受这种阅读。但有了前面诗人对“墙”之物定义的丰富性,这一段写得非常朴素的“补墙”事件,也不会让人轻视,读者会身不由已地会沿着“墙”的定义思路走下去,把这一事件本身作为一个隐喻体,指向诗歌的中心。也就是说,这种平面化、碎片化的叙事,只是作为这首诗整体的一部分,无法消解诗的意义,只能成为一个棱镜之物,折射诗歌之光。
但理所当然的平静的“补墙”工作,被“我”的自我置疑打断,并借邻居之口,说出一句此诗后段的中心语:“好篱笆才有好邻家。”

在墙那块儿,我们根本不需要墙:
他那边儿全是松树,我这边儿是苹果。
我的苹果树永远也不会翻墙过去
在他的松树底下吃松果,我就这么说。
他只是说,“好篱笆才有好邻家。”

诗歌推进到这里,我们不难看出此诗的一个特点,即作者只参与中心“物”(即此诗的定海神针)的预设,即在诗歌中心设一枚棱镜,并不参与事件本身的过程,而是让事件本身产生的内推力推动诗歌前进,直到事件完成,请诗歌在事物中产生。如何跳出前面的现实世界,进入审美意义的诗思世界,成为本诗最后阶段的任务。弗罗斯特接过“好篱笆才有好邻家”这一句话(命题),以“墙”为本体,继续自我怀疑:

春天让我心里挺谋乱,我就想
能不能让他顺着我的思路想:
“为什么好篱笆才有好邻家?是不是说
有牛的人家?可我们这里哪有牛。
其实,在垒墙之前,我就应该知道,
围进来的是什么,围出去的是什么,
而且我会得罪谁,歪着谁。

“我”与邻居(人)、墙(物)的关系,经过“我”这一想(思索),原本和谐的情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但这种紧张是莫可名状的,不可说的,它只存在于感觉之中,神秘,不可躲避,“有一种东西,可能不喜欢墙,/它总想让墙塌。”如果强要给它命名,“我”只能说,它是“妖精”,或者不是。其实,诗中的“我”显然被这种紧张感吓着了,以致于“我”眼中搬石块补墙的邻居(他者),“他是在黑暗中摸索”,“像一个用石器武装自己的野蛮人。”“我”即“他”,相互印证。

我觉着,他是在黑暗中摸索,
这黑暗不只是来自树木和树影。
他不去推敲人老几辈说过的东西
他一想起来就感觉对着呢,
于是又说,“好篱笆才有好邻家”。

在这里,“我”与“他”同是黑暗中的摸索者,一个理性,一个感性,共同面对“好篱笆才有好邻家”这一命题。如果深入阐释,这几句话可以生发出无数的可能性,可以说有神秘主义的因子,可以说诗人反对超验本体,可以说体现了诗人的后现代主义气息。尽管如此,作为诗句本身,它的表达依然是清晰的,毫不含混。
总体来说,这是一首反映乡村事件的诗,是弗氏诗歌的常见题材,这首诗以明晰朴素的语言,通过事件的一步一步推进,从墙裂到补墙,从和谐到怀疑,再到无法解决紧张关系,诗歌最终没有回到原点,而是射线般生发开去,引向更大更广的层面。而读者要进入这种诗歌,无疑是需要相当专业的参与精神的,因为,这种开放性的诗歌,不仅需要读者的欣赏力,也需要读者的创作力。

2013年2月20日 春夜细雨,于金马路。



《补墙》(徐淳刚译)

有一种东西,可能不喜欢墙,
它在墙根下的冻土中鼓起来,
大白天的把墙上的石头摇得滚下来;
墙裂了大口子,两人并肩都能走过。
打猎的来了又是另个样子:
他们搬开一块块石头,总不放回原处,
我只好跟在他们后头不停地修补,
他们还要把兔子从藏身的地儿撵出来,
为了讨好汪汪的狗。那么大的口子
怎么有的,谁也没看见,谁也没听见
可到了春天补墙时,就在那里了。
我给住在山那边的邻居捎话说了;
有一天我们在墙下见了面,四处看了看,
在我们两家中间重新把墙补垒起来。
我们走的时候,中间隔着一道墙,
石头落在谁那边,就由谁去收拾。
它们有的像面包,有的圆得像球。
或许得念个咒才能把它们放稳当:
“老实呆着!在我们转身之前别掉下来!”
搬弄这些东西,我们的手指都磨粗了。
哦,这不过是另一种户外游戏,
一个人站一边。此外没有别的用处:
在墙那块儿,我们根本不需要墙:
他那边儿全是松树,我这边儿是苹果。
我的苹果树永远也不会翻墙过去
在他的松树底下吃松果,我就这么说。
他只是说,“好篱笆才有好邻家。”
春天让我心里挺谋乱,我就想
能不能让他顺着我的思路想:
“为什么好篱笆才有好邻家?是不是说
有牛的人家?可我们这里哪有牛。
其实,在垒墙之前,我就应该知道,
围进来的是什么,围出去的是什么,
而且我会得罪谁,歪着谁。
有一种东西,可能不喜欢墙,
它总想让墙塌。”我会对他说那是“妖精”。
但也不完全是妖精吧,我想还是
由他自己去判断。我看见他在那边
搬一块石头,两只手紧紧抓住,
像一个用石器武装自己的野蛮人。
我觉着,他是在黑暗中摸索,
这黑暗不只是来自树木和树影。
他不去推敲人老几辈说过的东西
他一想起来就感觉对着呢,
于是又说,“好篱笆才有好邻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