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赞美 (阅读797次)



赞美

 

在沙河的逆光中,他们走着。

飘摇的水草也貌似走着。

整个下午的芦荻属于他们,

两只水鸟沉入无所顾忌的剧情。

远处是一座桥,暂不想它

因桥的尽头,生活还在进行。

没有什么比这逆光下的事物更

透明的了,缘于时间之外,

他们什么也不想,让丰美的

草滩无限远地蔓延。

他们只在一条草路上,抑或

没有路,他们彼此仅交换孤独,

然后提水洗衣。这多么真实,

又多么虚无。沙河无沙,

疯长的茅草置换了平日里他们

过于疲惫的思想。“醒醒。”

但他们从来没有睡去,光线下

睡着的是影子,他们只是抛弃了

时间,在传说中制造传说,

让死亡消隐。“你听过心脏的

和声吗?”这时,他们走着

走着就成彼此的光了。

这光以芦荻的声音在轻声歌唱。

 

2012-1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