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谒祝圣寺 (阅读602次)



小调·谒祝圣寺(1)



佛墙内,千年古樟弯曲向上
荫蔽飞檐琉璃瓦的观音阁、天王殿、地藏殿
我坐在前坪长条麻石凳上
看几只鸟雀从樟树飞到观音阁飞檐
看几个生灵进入觉悟境界
我背靠的祝圣寺碑,不是古老遗迹
但碑文的历史是石头的历史,坑坑洼洼
如麻石的冷,侵入我温润的肉体
隶书的“佛”字深镌在石头里
笔划方起方收,硬朗,有力
历经历代香火,兵祸,天灾,搬迁
如今,我们不知它出自谁之手
在这里停滞了多久
但它一如初时的冷静
柔软的青苔是它默念于心的佛号



往里走。天王殿、大雄宝殿
观音阁、三圣殿、地藏殿、文珠殿
佛祖,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大愿地藏王菩萨,智慧文殊菩萨
大肚能容的弥勒佛
拯救众生身心病痛的药王菩萨
武圣,四大天王,道家三圣
文曲星君,武曲星君
我心身合一地匍匐下去
默念心愿,口诵佛号,施诸手印礼拜
在钟磬声里,在梵语经文里
在轻烟缭绕的檀香里
祈祷是安宁的,众神的目光是安宁的
眼耳鼻舌身意,色身香味触法
以及,光线移过殿角飞檐的影子
都是安宁的。而我默念着世俗心愿
如混浊池塘里的青鱼在吐着泡泡
稍显急切。祝圣寺里众神护佑
一念缘灭,一念缘生



回到麻石凳,石头的冷
复又侵入身体
记忆中,爷爷每年八月十五
都会来南岳祈求。他会虔诚地
准备好一阵时间:他钻入灌木丛生的后山
取来柏树,晒干,用清水浴的柴刀劈开
暗红似夏日傍晚火烧云的柏香
买上好的土纸,在屋檐的阴影里
一下,一下,铁锤敲击凿子
以缓慢的信仰的力度,打好纸钱孔
用黄纸把柏香和纸打成小包
用毛笔工整地写上姓名和家庭住址
再花一天一夜的时间,步行
从山脚到山顶
默念祈福、消灾、解难的心愿
把1200米的南岳佛寺、道宫一一礼拜
后来,爷爷走不动了,父亲接替
他的职责。如今,该轮到我了
似乎只有在这里,只有如此
我们才能得到某种安宁和确认



阳光穿过古樟凌乱的枝叶
在石板上写下无法破译的蝌蚪文
庭院中央的生铁香炉棱角上的狻猊
张牙,怒目,看着寺门外
衰枯的季节,一颗形状怪异的干树兜
弃置在路边草丛里,等候它的命运
是啊,世事自古不堪
我们多么需要万能的众神
他们常随身边,让我们
居有其所,壮有所用,老有所养
病了,能住上舒适的病床
让孩子得到好的教育
让万物顺其性生长
不让他人拿走我们应得之物
不让我们束缚于物质之魅
他们会取下沉重的大幕
会敞开通道的门
让舌头说出自由的话语



但此刻,石头的冷
正告我的身体
那几只鸟雀
在樟树的绿枝上和观音阁飞来飞去
它们说,这里是最佳的处所
“随所住处恒安乐”(2)。
阳光移过墙头,照在身上暖暖的
今天,有这暖阳就足够了
它能让我在舒适的半睡半醒中
打开另一个世界,那里
阳光更加温暖、充足
没有季节
没有石凳的冷
没有没完没了的心愿
你可以是一只雀,也可以是一株车前菊
觉悟,生长


注:
(1)祝圣寺:南岳六大佛教丛林之一。据《南岳总胜集》记载,夏朝的君王大禹在这里修建清冷宫,祀舜帝。唐朝时,高僧承远(712—802年)在这里创建佛教寺院,名弥陀台寺。五代十国时,楚王马殷更名“报国寺”。宋太宗更寺名为“胜业寺” 。清雍正帝允肯更名“祝圣寺”。

(2)“随所住处恒安乐”:语出《六祖坛经》。


            2012年1月22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