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在医院 (阅读609次)



小调·在医院

冬日暖阳洒在对面山坡的樟树林
细碎的光,浮在叶片上
我站在医院走廊,透过玻璃墙体
看阳光在风中摇荡,像波光鳞鳞的海洋
昨天,心电图室
我听到羊水在子宫里涌动
如海浪一排接一排轻拍沙滩
我的孩子在大海里游泳,嬉戏
他的心跳应和着大海的潮汐
我也曾在那里面住过
那里的音乐曾怀抱我
那扇门,也曾为我开启
但我现在已忘记,就像在树林里
走着走着,却忘记了从哪里出发
而现在,走廊里,阳光笼照
我仿佛又站在生命的起点
在光的走廊里
这头是产房,那头是婴儿室
中间是接生者匆匆的脚步
产房里的母亲痛苦地叫喊,大汗淋漓
那疼痛持续拍打子宫之海,羊水如海啸
席卷而来,把大树连根拔起
打开子宫,孩子在血里诞生了
他的第一声哭如此明亮
像是为自已的到来奏乐,小号、大号
小提琴、钢琴、长笛的交响乐
唤醒我漫长的寂静
我跟随他穿过光的走廊,在婴儿室
安静下来。他沉睡,如混沌初开的蛋
他怯怯地睁开眼睛,马上眯起
又睁开,又眯上,五六次反复后
他的眼睛完全打开
光,进入他的身体,打开他的灵魂
他的大脑开始思索
就像此时,我站在走廊上
望着对面山坡的樟树林
安静地思索来龙去脉,写着
记着,以免遗忘和被遗忘
把那些执念过的事物
隐藏在树林深处
孩子,你没来之前
我眼前是一片虚无的白
如同曝光过度的底片
孩子,你我之间,有独特的连词
浮在树叶上的光
温暖,细碎,明亮
恍若我看到你时,突然之间拥有的爱
我毫无保留地把它传递给打开了灵魂的你
尽管它如此浩瀚,凌乱
此时,我在安静的走廊听到了光的声音
就像听懂了羊水在子宫里的潮汐
那声音温和,有力,绵长,由远及近
推进,我们顺利通过
光的走廊,一起聆听
冬日暖阳里盛大的和被忽略的声音

2013年1月2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