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2年诗存 (阅读1690次)



 

仍然是暖冬
 
 
仍然是暖冬
仍然是人来人往
你说:不必在乎
但你肯定还是在乎了
 
天气
决定着诗人们分行
真可耻但这可耻也有你一份
趴在窗前看注定要下
六毫米厚的雪
它到底能隐藏什么
 
 
热情的存无
将人分成二类
到底谁会立于不败之地?
 
节日送来关切的借口
仍然是人来人往人来人往
成双结对的是情侣
聚众闹事的是良民
 
(2012-12-29) 
 
 
决定论
 
 
青草枯黄,春风化雨
这是必然律
彗星按时抵达按时离去
这里有必然律
一颗小行星正在驰援
或撞击地球的途中
无人安排但我们还是
见面了多么美好的偶然
岁月并不如意我们的乌托邦
更像一个临时搭建的
草台班子谁知道城市
是如何建造起来的
谁知道天真的孩子是怎么死的
谁知道镜子是何时被
打碎的碎片各自反射着
宇宙的光
决定论是雄辩的,但请想象一下
普希金诞生于1799年
其必然性依据何在
普希金遇见娜达丽娅及丹特士的
概率几何
哥伦布发现了美洲但是谁知道
谁在美洲的海岬最先发现了哥伦布
“历史没有宽容人类的个体甚至没有察觉他们”
平凡的某人,未必注定生
平凡(或不平凡)的某人却注定死
决定论
     反驳着
           决定论
你我不过偶然相遇却必然分手
当宇宙大爆炸
          一束遥远的星光
动身朝地球进发
可那时地球
并未悬挂在它的
轨道上等待
因为地球尚未诞生
 
(2012-12-15)
 
 
一个态度
 
 
其实,我一向对于自己的写作
存有一份不常示人的自信
它们不曾辱没诗的纯粹与尊严
我知道,在此空旷的人世
有人追求绝对有人活着便已宣称不朽
对此,我无意臧否。光环
与桂冠,原是稀罕之物
我且把爱和狂喜,悉数留给自己


距离

滔滔不绝的人
在广场(有时在宽敞的教室)
油腻腻的头发
厚嘴唇(不是薄的)
你凑近他
凑近他身边的听众
你记着要保持距离
这距离近得足以让你听见
而不致使你成为听众中的一员
这距离
足以使你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但又远得可以看见,而不被看见

2012-12-14


香蕉

父亲病故前喜食香蕉
我承认我没有喜欢过香蕉
然而这个世上肯定有人从未吃过香蕉
有人再也不能想象
品尝一根香蕉所带来的神仙般的滋味
是的,香蕉是普通之物。不,没有香蕉是普通的

2012-11-30
 

漫与
 
 
﹡﹡﹡
 
我们知道,杯子是喝水用的
这是好的。糟糕的是,我们
不知道为什么渴
 
﹡﹡﹡
 
想到永恒,一个叫时代的东西
则简直不值一提,但不包括
它的耳提面命,它的直捣睾丸的暴力
 
﹡﹡﹡
 
要爱生活,爱这桎梏手脚的生活
因为它是你的
时间、制度、虚无,都是死敌,教会你
土遁与升天之术
 
﹡﹡﹡
 
你依然雄辩,依然改不掉
你的不宽容
依然不能闭上眼睛
 
﹡﹡﹡
 
“如果不依靠并非出于故意的赞美,文学
怎样才能救赎自身?”——大师
不需要救赎,因为稻草,就是金条
 
﹡﹡﹡
 
活着,被问题包围,像鱼
活在鳞中
跟手握答案的人不同,你
不在乎正确
 
﹡﹡﹡
 
忠诚,似也单调乏味。谁,辜负了身体?
 
﹡﹡﹡
 
诗,不是抱怨,更不是恨
如果放下就是一切
“一切”就什么都不是
你并非不爱,你只是无力兑付
 
﹡﹡﹡
 
要么委身集体
如节日的小丑,收获更多的孤独
要么隐身虚无
在深深的夜里反哺虚无
 
﹡﹡﹡
 
大地拥挤其实人类并未
全体出动
你非异类,只是寂寞
“凭借甘美的绝望,过尽自鉴自适的一生”
 
2012-07-26
 

一个早晨的诗
 
起床也很容易
 
每一天都没有结尾
每一天
都需要开始
 
布谷在召唤。必须起身
必须出发
穿越汹涌的道路、车辆和人民
在红灯闪亮中
看愤怒的脸
(他们的悲哀,与目的地一样确凿)
 
而我将迟到
在一座蜂巢似的建筑里
遇见你
 
招摇的美,闪身进入电梯
 
2012-06-17

消失
 
他呼吸,气息浊重
走动,仿佛幽灵,没有镣铐
赤裸如真理的身体
影子,投射苍白的墙上
 
安谧如此奢侈,时针
不知疲惫
画着虚无的圆
 
他呼吸,不停地呼与吸
终点在望。枕头
迎接他,如横断山脉
接纳驼峰航线一名
跳伞的飞行员
 
摁灭电灯的
一刻
他渴望
消失——他做到了

2012-06-17
 

绝句

1
清晨:这是落水狗落水的时辰
这是梦上岸的地方
天光微明,一只布谷远远叫着
“普罗提诺羞于有一个身体”

2
你见过风吗?你见过落叶满地走
你没有见过时间
只见过钟表上虚拟的刻度
你见过墓碑上的连字符,隔开两串数字
 
3

我的朋友司南对我说:任何激情都有它的
形而上学。悭吝人发霉的宝藏
藏书家高耸的书架
萨德侯爵嘹亮的皮鞭

4
宇宙无穷大,则我们身处的位置
在其任意一个点上。如此超然之思
也不免令人惆怅。”我可不想不朽,
我只想不死”,这解释了我为何只迷恋床

2012-06-05

诗的敌人

谁是诗的敌人呢?
不,诗没有敌人
诗就是诗,可以是一切,可以什么都不是
实如大地,空如天空
在上,在下
在语言中不灭,在时间里化为一阵风
不,诗就是诗,诗没有敌人
我们在酒桌上
谈论这一切。话题滑向他们
几个前诗人
曾经舞文弄墨
曾经背负青春流离失所
终于走到成功的前台
聚光灯打出他们春风得意的前额
如今
他们是实力雄厚的
成功人士,保持着一份前诗人的骄傲,豁达
他们颌首,微笑
面对前来应聘的小年轻,只要发现

曾经写诗
或正在写诗
坚决地,一个不留

2012-02-27

读博胡米尔·赫拉巴尔

总有一个沉默的人
坐在尘封的
往事里
回忆,浮想联翩
生命,还有春光
音乐、爱情,再一次
回到他那里
这个人,说话木讷
更多时候,不说话
或仅自言自语
却异常清晰、简洁
像大海
落潮后,留下的珠贝
这个人
毫无倦意地
恋着山川,风物,醇酒,美人
像一个
东方诗哲
这个人,无论叫什么名字
何种职业、身份
你都能
一眼认出
他,便是赫拉巴尔本人

2012-02-25

论我的存在
 
我没有躲藏。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被找到。
姓名、住址、电话号码和电子邮箱
追光灯一样打到我的身上。
我在你视线里行走,出神
或消失。我在这里,不在别处。
我吃,喝,发笑。
我的存在是我的母语。我的母亲,
我所熟悉的
最了不起的语言大师,生活
是她全部的语法。我存在于
我的语言。语言,不是暗号。我有一、二种语言但没有一种
属于暗号。我不相信私人语言(私语言是不存在的)
虽然语言需要一些
小小的发明,外来词、连字符、转义,等等。
我相信言外之意甚于言语本身。很多时候
言说只是部分空气的振动发射声波但没有任何
意义。我相信倾听甚于修辞学。
我相信沉默
并非只为了掩饰、逃避,或出于懦弱。
我的存在,这个身体,它的心跳、眼神、硬或冷
水银计一般
标示我,希望与绝望,热情与冷漠,爱与憎。
我从来不喜欢躲藏,我对地窖不感兴趣。
我在大地上,
皮肤内,
我穿着一层一层衣服,暂时健康。我认为
活成一块石头毕竟是失败的。
我认为任何时候考虑死亡都太早但沉思不朽都太晚。

2012-0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