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睡梦里的前世今生 (阅读721次)



——给张道通


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
——杜牧

这个城市是一列狂奔的火车。在摇晃的
睡梦里,我早已分不清你我的前世
今生——
也许前世你是出生在闹市里的贵族
遁迹于山林旷野,而我只是飞过你头顶的白鹤
和你同饮这一方流水明月
和你一起在这广阔的梦境里相遇
哦,万物苍茫如新雪。
三滴春雨,两声鸟鸣,一束将要解冻的风
掉进屋前的木桶,和木桶里的
天空。
依旧在睡梦里看到今生
时值寒冬
你已不再是旧日贵族,我也并非往昔的白鹤
我们穿现代衣裳,乘坐地铁、巴士和出租车
到流金岁月飙歌,到夜色酒吧饮酒
到宝石山上喝茶
看雨,看雨中的西湖和断桥
这雨下得淅淅沥沥,下得慢条斯理
仿佛从前世下到今生
——而它惟一的通道仅存于我们的睡梦。
座椅之间有酒有茶虽好,若有众多美人身穿旗袍
带来春天和雨伞更好
呵,多少光阴虚度
多少空酒杯为我们而醉……
我在密闭空间醒来,看火车穿过下一个隧道——
2012年南方的岁末
我在这里下车
像孤独的黑鸟,啄食群山的无言和寂静。
2012-12-5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