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养一只宠物 (阅读1041次)



夹竹桃


卖花的老张说,这是夹竹桃。花有毒,叶子也有毒。
但一点看不出有毒的样子。
放学的孩子,下班的女人,摇蒲扇的老人,从身边走过
电动车,自行车,汽车。夹竹桃很安静。
它茂盛的枝叶压着电缆线,电话线,这些线
有的连成一股,有的一根一根,像蜘蛛网
从这边楼,伸向另一边楼,再在墙壁上爬。
有的线拖到地上,有的线断了
有的线上有塑料袋,塑料袋里有垃圾。夹竹桃灌丛里
也有垃圾,巷道地上也有垃圾,还有狗屎,人屎
性工作者小蓉傍晚六点出门。洞洞装,白腿,从六楼
出租房,到楼下,对面窗户一双眼睛紧紧跟随。
黑夜是有毒的,夹竹桃与楼房融为一体,与机械修理师
老胡融为一体。他站在楼顶,看不见远方,陷入
极度沮丧、阴暗。整整一个星期,玩老虎机
输掉十几年的积蓄。他就要远赴甘肃去做苦力。

2012.7.19


坐公交车,从城西到城东
 

灰蒙蒙的星期六,橱窗里模特始终那表情
流行音乐,长发,纸袋栗子,手指,时装包
旁边女孩有手机依赖症,站着的男孩也是
时间在车窗外,在人群里流逝
时间呈流线型状,调色板,意识流
车到站停了一下,继续开,人影渐渐稀疏
外面却嘈杂起来,三轮车,卖菜的,城乡
结合部。新房子一排排。后面是旧房
下车。长青以东大片的廉租房,连着菜地
时间一下子慢下来。一个性格慢
而琐碎的朋友住这里,我来看看他

2011.11.6



感谢屁股

 
好好活着,不应该想到死
可我只是一脚踏空,从梯子上摔下来
因为空间狭窄,身体扭曲着着地
还好着地的是屁股,不是头
整个过程是茫然无知的,混沌的
因为本能,拉断墙上一根电线。
我是被动的,而且知觉也跟不上这个瞬间
或者我成了一个植物人,也是一个很不错的角色转换?既然
在我那么失败,失落,失控。还好我喜欢植物
小的时候喜欢爬树,喜欢一种在夏天开细小白花成串挂在枝头的树
我喜欢在树林里散步,尽管这种机会很少
但我天生恐惧各种软体的虫子,它们喜欢在树上爬,它们
会不会也在我身上爬?那我还不如死掉。还好,屁股救了我。感谢屁股!
说真的,我还没准备好去死,很多年前曾主动的想过
后来发现有很多东西放不下,发现我是一个俗人,恐高,有洁癖
很多年后人到中年,越来越淡定,踏实,目光由原来的澄澈转为迷糊
原来是在梯子上,清高,唯美。现在下来了,站在地上生活
可我怎么又上去了呢,而且还从那么高的阁楼摔下。我蜷缩
在角落足有一分钟才缓过神,还好只是屁股摔痛了。再次感谢屁股,感谢屁股上的肉。谢谢!

 2012.11.23

 

养一只宠物

 
小的时候他受到母亲的虐待
他养了一头野兽,因为幼小,没有力量
他带着它一起逃跑
没有母亲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
世界多悲伤
后来一天天长大,他也渐渐强壮
但母亲也在强大,母亲永远是一道阴影
压着他
后来母亲死了,这道阴影继续生长
这是我看到的一部电影,一个人魔的成长史
也许你不喜欢,但我在想
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可能是人魔?喂你
转身找找看,你小的时候怎么样?你说我没被母亲虐待
那你曾被谁虐待?你恨过谁?你骂过谁?你悲伤过吗?
你哭过吗?你嫉妒过吗?你绝望过吗?你放弃过吗?哦好了
我养了一只野兽。猫也是野兽,狗也是野兽
只是你抚摸久了,它们就成了你们的宠物
我养的不是猫和狗,是什么呢?它也成了我的宠物,
我带它散步,它很温和,它和我说话,它很小很小,你看不见

 2012.11.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