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1998,雪或者断代史 (阅读528次)



 
他们在微博上说,城北下起了零星小雪
我马上想起,十五年前,在董村菜园踏雪的往事:
白菜顶着雪。还有辣椒,那些干瘪的秋天
正牛气地朝天,泛着红中有紫的辣气——
 
我们很快一掠而过。脚是凉的
在西董村,我想起右军先生的《快雪时晴帖》
 
然后是一篇博杂的文字,就像张岱
没有小火炉的下午,仍然有大碗白酒。
接着,是余二先生和余三先生坐而论道
……
 
这样的故事,偶尔会发生在年轻的岁月里
总会带来这样或那样的惊喜
就像此刻,我在暖气房里
听他们说起城北零星小雪的可能
 
赶紧披上棉袄
赶紧跑出门去
 
——这里不是城北。城东干冷
可怜的老男人倍感失落
他瑟缩着逃回书房,然后
在某一个角落沉沉睡去
 
梦里,一大把白色的精灵呼啸着
眨着眼睛。它们的睫毛
刮得窗玻璃嘎嘎作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