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秋之清唱》 (阅读1637次)



《秋之清唱》
 
                          安琪
 
《女诗人们》
 
我们互相进入各自的身体或者说
你正成为我
我正成为你
 
你涉入生活的汪洋大海仅留一张喘息哀痛的口
我爬到生活高高的堤岸兀自回望并未走远的心悸
 
生活,谁能窥视到它神秘莫测的深渊?
谁将侥幸逃离?
谁又将被它捕捉?
 
你挣扎,激荡无数惊心的波圈使我为此动魄
我平静安享此刻我的过去就是你的现在
(正如你的过去就是我的现在。)
 
生活的壮丽,和凶险
我们必将一一亲历。
 
                         2012-3-19,北京。
 
《在德令哈想起海子我感到羞愧》
  
在德令哈,雨水如你所愿降临,微冷的风
驱赶着草原上或高或低的朗诵
你在海子诗歌纪念馆里听到你的诗句有何感受?
你的童年张挂在墙上
你的青年张挂在墙上
你永不再来的老年看着我们一步步走向衰朽
有一天你我相遇在另一个世界
我们将被你的青春打败
事实上你已经胜利,和你的诗歌,以及太阳
当众人齐聚德令哈
高声朗诵海子诗篇
我为什么要禁不住眼里的泪
心里的跳?我为什么要羞愧?
当我在巴音河畔浑身颤抖冲不出的激流堵在喉间
我渴望你的灵魂附体——
我安享于生活的此在并且丧失了继续受难的勇气。
 
                              2012-8-2,北京
 
《在德令哈聆听德令哈歌手蒋山吟唱海子诗篇日记》
 
诗歌和音乐揪住德令哈
德令哈!
黑暗和光明书写的奇迹
未被世人抓伤的远方之远
甜蜜而忧伤
像即将开启今夜的钥匙
你心领于海子秘而不宣的日记
你投影于故乡的回望之眼永无看透
回乡路的可能!
无论过去,无论未来
你失踪于理想攀援的天涯之梦
以饥饿为食——
当生活冲刷生活
喧闹和寂静揪住德令哈!
 
德令哈,一念击中的灵感如此广大
如此丰盛,仿佛被施予珍贵的咒语
转瞬飞遍意念中的山川。
 
                       2012-8-2,北京。
 
《在德令哈克鲁克湖畔抱回一块祁连石》
 
背上你视野曾经触及的石,德令哈的石
带走你的脚步,你悲伤的草原旷漠,你静夜里的诗句
预言中的现在。
清凉的风催促你的目光变得狂野
如果雨水选择你当它的掘墓人我不会感到吃惊
我会紧紧抱住你,穿过看不见大地的云层
我们一起回家——
会有人用他热腾腾的米饭
和全然宽厚的微笑,欢迎我,和你。
 
                      2012-8-3,北京。
 
《德令哈归来重读海子》
 
风吹天凉
雨丝像你的手
安慰我
我有过你的激情,你的狠
我也曾像你奋不顾身
像你一样
远走天涯
 
如今我来到德令哈
雨中的城
被你刷亮
寂静让我看到你的脸
被孤独喂养
你还给石头的石头
如今在我案上
闭上眼睛
就能撞见你的苍茫
 
青稞像草茂盛
无边的绿色,黄色
紫红色,时阴时晴
岩石下避雨的羊多么温驯
仿佛一群无辜的孩子隔着
死亡,望着我
德令哈
今夜,一只离群索居
的羊永生在
你的荒凉里。
 
                  2012-8-4,北京。
 
《在德令哈致电诗人西川》
 
诗人海子的死将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之一。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将越来越清楚地看到,1989年3月26日黄昏,我们失去了一位多么珍贵的朋友。失去一位真正的朋友意味着失去一个伟大的灵感,失去一个梦,失去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失去一个回声,对于我们,海子是一个天才,而对于他自己,则他永远是一个孤独的“王”,一个“物质的短暂情人”,一个“乡村知识分子”。海子只生活了25年,他的文学创作大概只持续了7年,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里,他象一颗年轻的星宿,争分夺秒地燃烧,然后突然爆炸……
——在德令哈,重读你写于1990年2月17日怀念海子的这篇文章,我感慨你的预言何其准确,你也是一个天才,但现在你正继续向大师迈进,事实上我认为你已是大师,你混沌状态的大师气象,全然有别于你的同龄人。人们总是不愿意承认身边的大师,活着的大师,就像当年他们不愿意承认海子,活着的海子,的天才。
 
                                                         2012-8-5,北京。
 
《柴达木盆地》
 
或许有通向柴达木盆地的秘密
深藏在青海湖底下?
但我看见的青海湖青绿而暗
有多大的阴影在湖面就有多大的白云在天上
湖的远方,是我们
我们的身下
是奔跑两个小时也跑不出青海湖的柴达木盆地
 
被褐色群山击中我们一时失语
连绵裸呈的群山,破碎般堆积
波纹密布犹如受难者的表情
黑牦牛有黑石块的质地,在青绿山间,它们动
或不动,都像一尊尊雕塑
而白羊却是游走的小孩
行动急促,穿着未经漂洗干净的衣服
寻找适合它们成长的厚草地
 
柴达木盆地,从早到晚
我们盯视着你的无边无际
浑然不知疲倦为何物?
你油菜花雄辩的金黄正挣脱出蜜蜂的围剿
整整一天,我们都在思考着紫红花瓣究竟姓甚名啥
(高原上的植物课给我们打了不及格)
我们不懂柴达木盆地
就像不懂自由和不自由之间的差距。
 
                            2012-8-7,北京。
 
《巴音河畔海子诗歌陈列馆》
 
雨,从你的日记下起
一直到今天的德令哈
 
今天的德令哈
雨丝细密,而凉
你在雨中与我们相逢
巴音河畔
河水静悄
石头上的诗句
被读出声音
 
你在德令哈写作
诗篇和你的身躯一起
被这个城市紧抱
 
一首诗天堂花开
几个人尘世结缘
吉狄马加如是说
 
在你的陈列馆里行走
感到你就像古书上的人
那些见过你
没见过你的
此刻的心情就像在瞻仰古人
 
巴音河畔
以梦为马的人
他彻夜不眠的灵感满蘸盐水
映照人间清淡的每日。
 
                  2012-8-8,北京。
 
《克鲁克湖》
 
从蓝色到蓝色
克鲁克湖
你浇灌火辣的蓝色
 
游船劈开的波浪,白纸一样翻滚
你寂寞的湖畔寂寞星散的祁连石
挤满哭泣和微笑的皱纹
 
那在黄昏迅速变凉的克鲁克湖
鸟回到它的天堂
鱼回到它的故乡
芦苇丛中
数不尽的黑暗在舞蹈
 
行吟歌者跋涉千山来到这里
他弹,他唱
密集的白云在天上微微抖动
白云忙于自生
白云忙于自灭
 
你行吟歌者的低沉还在我的耳畔徘徊
告诉我,克鲁克湖
他是否传染了你又咸又淡的悲伤?
 
                       2012-8-9,北京。
 
 
《九棵树》
(给吴子林)
 
第一棵树每片叶子都藏着一只闪光豹子
第二棵树粗壮枝干接待孤独北漂的四眼女人
第三棵树一眼看去宽敞透亮有足够精力为夜晚解决生殖器
第四棵树崇拜偶像,偶像即为文字铺就的沸腾墙壁
第五棵树从叫喊声中意识到太阳已加满了油,绝望因此加速冲向希望
第六棵树被画满条条大路,条条通往梦想根据地
第七棵树漆黑的面孔在微笑
(在夜里,在漆黑的夜里)
第八棵树长大了,孩子们和它比赛着成长
(我看见他们一起量身高)
第九棵树!
第九棵树,我爱你,你是我们温暖的可以发疯也可以
发呆的休憩地——
 
                                   2012-8-20
 
《若干世纪的神秘如今有了证据》
(在湛江,给子林)
  
寒冷一件件褪去衣裳,湛江就到了
先是在几万米的高空握你的手
然后看见巨大海域不打褶皱的脸
然后看见飞机,盘旋而迟疑
仿佛绕着秘密下降两次
又升起两次
最终加深了秘密的重量
 
我又一次写你是因为我必须以此消除恍惚
——施了魔法的感觉领着我枯坐桌前
窗外,壮硕的木棉,我的注释者
它看到我的血液在冲锋
在脱轨的企图中呼喊
仿佛百无聊赖
又仿佛是
一个必然
 
时光重新刷洗了我
摇摇头,就有了大致方向
就从死亡中站起,深渊的含义聚集起来
带来半天虚无结构的晕眩
某种时刻我必须扫空自己
把一切含着的泪水,一切不眠
拿到你的身上应验
现在是否还在?
放下是否终止?
 
裁判过去的工具尚未制出
十一月,湛江,清亮的风推动清亮的微笑,海波荡漾奇迹
比之于黎明诗篇
我纹丝不动以便你的赞许更为深入
若干世纪的神秘如今有了证据。
 
                            2012-9-16
 
《核桃手链》
(为李之平而作)
 
看不见的出生,在同一时刻
你哭泣落地于山西,我在福建。
多年以后我们相逢于诗歌这间屋子
你北漂,我亦北漂。
嗅得到你身上冲动的魔鬼是在我同样冲动
的某年某月,其时年关将至
我们都有些焦虑
看得见的恐惧,大步而紧逼
我们手足无措,一对饥饿的孩子
团团转于未来这只磨盘
亲爱的
原谅我未能给你更多的帮助
当我忆及这一切
悲哀攫住了我——
被生存扭曲的心灵把冷漠擦得铮亮
 
直到今天,我们各安本命
(犹如两滴泪水回到了眼眶)
方能领悟相忘于江湖的真谛。
 
                            2012-8-20
 
《星月寂静夜说给公瑾听》
 
墙上的剑发出吸血的寒光,公瑾,我听到它在叫你
我也在叫你,
我在你呼吸的边上,此刻,星月寂静唯有你的呼吸发出
吸血的寒光,我问你不打行吗?
你说不行,你说曹贼已到家门口他就要夺走我
你说东吴女子三千哪一个都是我
公瑾,在那将来的酷烈战役上,我不能学那虞姬善舞
为你慷慨悲歌一曲
也不能仿西施施计,愤怒中献出此身
在那一生中最委婉的秋天,父亲把我许配给了你
你,吴国最雄姿英发的才俊
最先得以用你的生命来与这个国家的危急存亡匹配
你,我唯一的丈夫,我必得用担忧与恐慌把这唯一
牢牢抱住。当轻风吹送来阳光小麦般的香味
我们行走在环佩叮当的水边小径
我使劲排除不祥的预感方能把五月的鲜花尽种怀里
公瑾,我想你一定看到了我越睁越大越痛的眼
它们能盛放多少相聚的快乐就能盛放多少离别的哀伤
你一定摸到了我越跳越慢越凉的心
有一刻我甚至希望它永远停止以便我不再承受
你先我而去的事实——
亲爱的我宁愿走在你前面这样就了无遗憾!
我似乎已嗅到越走越近越真的死亡气息
它如此具象以至我一伸手就在你手上
握住了它。此刻
星月寂静唯有你的呼吸发出吸血的寒光。
沿着你的呼吸我攀援到战争的尽头
我清楚曹贼必败,公瑾必胜
吴国必胜
但我的泪水为什么还是滚滚而下?
 
                                  2012-4-29
 
 
《载魂之舟》
——题什邡战国船棺墓群
 
如果此时河流正急
浪花们交替着身子,泪眼婆娑
它们将看不见远远驶来的一条船,形似棺木
它们将听不到船中人轻微的鼻息,不属于尘世
它们将抚触不到船中人爱过恨过的心跳,犹带热血
 
——但那棺木形状的船,渐渐地,近了。
 
近了,近了,死者生前的屋宇
生后迢迢水路不离不弃的舟楫
穿过天彭门
逆水而上就能到达祖先们居住的地方
近了,近了,死去的人带着地面的欢乐和哀愁
离死去的人,越来越近了。
 
他们将和最远古的蜀人们相聚,戴花冠
扎树叶,群山中蹦跳叉野兽
大海里穿梭捕鱼虾
把鱼骨挂在脖颈
把石头磨出火花
他们将和最远古的蜀人们融为一体
用风洗尽自己,一遍又一遍。
 
灵魂在异乡漂泊太久,气息奄奄
如果此时河流不急,浪花不动,会看见
船棺中人一饮而尽尘世悲欣
坚实的臂膀不断划动,嘘嘘驶向蜀人们的故乡。
 
                                  2012-6-27
 
 
《长城脚下的公社》
 
阳光的爪子抓伤了公社
透过斑驳树影
竹子状别墅秋风飒飒
横扫零星游人如我
红砖别墅白砖别墅
住满幻影和虚无
偶尔有猫闪过
瘦削身形猛然撞疼水泥山路
每一个拐角
隐约而神秘的建筑涌进又涌出
或许曾有过人的呼吸
此刻都已绝迹
 
长城脚下
一群活在网络
和纸媒的别墅名之公社
当我循踪而至
一场大火遇到大雨
那出现在视野尽头的铁门
沉沉。沉沉铁门紧锁不住
不知颜色的大犬
大吠。
 
                        2012-9-12,北京。
 
 
《原声诗社》
 
只有暴雨知道诗歌的秘密
而雷声也不甘落后赶来了
湿漉漉的雷声
爬满了文学馆B座213的窗户
 
无边无际的话题一话题二
在诗人、剧作家、画家书法家口中传递
茶几上的苹果香蕉
你们聆听的样子真好看
 
这时北京城正被大水弥漫
可怜的轿车排队趴在路中央
主人们落荒而逃
就在他们撇下轿车的瞬间一个成语
已经复活:丢车保帅
(还是有司机淹死在二环路上)
 
偌大的北京只有暴雨知道
诗歌的秘密,哦,暴雨
从北京城的每个角落一一明示洪涝
只把文学馆B座213省略在外
但这时我们已心慌意乱
我们不断看着窗外滚过的雷声雨声
(它们才是生活的原声)
 
我们终究要冲进狼藉的北京
我们终究不能像冰心巴金永驻此地。
 
               2012-7-21,北京,暴雨。原声诗社入驻中国现代文学馆小聚。
 
 
《清华东路》
 
回到此地
不止一次我在梦中惊醒
胆怯的眼再次搜寻
白发女人阴郁的嗓门
说着驱赶
说着暴烈
佝偻腰身的男人脸容慈祥
他懦弱,而无能
偷偷塞我一只两只鸡蛋
在凌晨
睡眠准点看见幻影
死亡的长砍刀举起来了
如此荒诞的命运
使微笑之花尚未绽放
就迹近凋落。
 
2012-9-18
 
《太阳与我》
 
如同放牧七彩颜色到这片土地,太阳
你超现实的构图,你的慷慨,与仁慈
 
你思维的奔放不羁,在起伏的线条上
你野马一样永无终止的约稿与未定稿
 
竟然以如此安静的表象存在,你存在
使草木生长,相比于人类,草木得意
 
动物忘形。只有人这一类被俗世驱动
不见山川。太阳,请给予人最为原初
 
的本真和纯净,请褪去我身上的欲望
和虚伪,我相信你听得见我的内自我
 
我想成为广漠大地这片颜色中的颜色
悄悄隐居,日日在你的照耀下默与颂
 
我缓缓入眠的心层次分明地一呼一吸
朦胧中感悟生之奥秘,微笑并且流泪
 
太阳,请给予大地永恒的幸福与和平
请教育人类如我者继续学习感恩与爱。
 
                   2012-9-26,北京。
 
《雾在小东江》
 
雾在小东江看见欢乐的人它不知道人为何欢乐
雾在小东江看见悲伤的人它不知道人为何悲伤
雾不是人
不会死去
不会在痛苦无助中闭上不甘闭上的眼
雾不是人
不会爱人
不会为了爱之不得而抑郁而写出泣血诗篇
也不会为了爱之已得而腻烦而最终分崩离析
雾不是人
不会为了一己之私欲而置地球性命于不顾
雾不是人
不会知道一旦地球毁灭雾也随之消散
雾啊雾,雾在小东江
夜夜酣睡,日日早起,晨练三小时,直到太阳东升
方依依散去,依依,不舍。
 
2012-9-26,北京。
 
 
《早安,白薇》
 
早安,白薇
露水中的小广场黑褐,清幽,苔藓茂密
早安,青石板台阶和无人踩踏的寂寞,寂寞的白薇
你好!
我来自漳州你爱人的故乡
我是杨骚故乡的诗人我代替杨骚看你来了白薇
我的前辈!
你和杨骚爱恨纠缠的一生我了然于胸过
不胜唏嘘过
心痛过不平过
无可奈何过
你我相距数十年但再漫长的距离也无法消弭你我之间的共同
我们都是女人!
都在爱中狂喜过绝望过
都被爱火照得光彩十足又被爱火烧得伤痕累累直至
心死。
早安白薇!
你打出的幽灵塔我还置身其中
你打出幽灵塔最后到达的却是余生凄凉的晚景
你蜷缩藤椅的白发身躯弱小,无助。藤椅是旧的
你是老的
你对一个来访的青年说,我的爱人在漳州。
那个青年姓杨,名西北。
那个青年是杨骚的儿子
却不是你的儿子。
 
                         2012-9-26,北京。
 
 
《在东江湖,被绿撞上》
 
深邃的绿。怵目惊心的绿。在东江湖
我捧起东江湖的水,却捧不起东江湖的绿。
 
为什么我看到的绿
只愿藏身在东江湖?
 
为什么东江湖如此爱护它的绿
需要时让水和绿互相走进
不需要时就让绿和水,各安其所?
 
汽艇破开东江湖的绿
却原来绿的大家庭里住满了白的大浪花
 
它们在湖面揭开的瞬间欢笑
转眼陷入沉寂。沉寂,沉寂,沉寂也有绿面孔。
 
那此刻喧嚣如浪的男人,和女人
那终将退出东江湖的男人,和女人
他们一生的某瞬曾在东江湖起意,相爱……被绿撞上
然后分开。
 
2012-9-27,北京。
 
 
《兜率岛的秘密》
 
经历的时刻留下玄妙
承载秘密的岛屿名兜率,在东江湖上
有通往海底的岩溶地貌其形如笋,如柱,如天庭帷幕
如瀑布悬挂,如众鸟高飞又冷然凝于冰川世纪
如太初原始的无人之境
如神话
如地狱
如烧毁的阿房宫重建于此回魂
如推倒的老君炉滚出仙丹万千
如心惊讶收紧
如喊冲至喉间
如一百年才长一公分的钟乳石嘲笑人类未及百年的生命之迅捷
如三生岩上永远有相逢不得相守的红男绿女执手相看泪眼之离别
如远远驰来的电闪雷鸣
如渐渐远去的哀悼形容
如挣扎
如节制
如昨天和明天厮打于今天
如希望和绝望埋葬于无望
如慢慢渗入的痛苦
如使劲恢复的甜美
如你,如我
在兜率岛上种植虚无的脚印。
 
                   2012-9-27,北京。
 
 
《资兴,桂树飘香》
 
秋天到的时候
桂花就开了
无论秋天到不到,桂花都要开
桂花不为秋天开
秋天却因桂花香
 
在秋天停止之处
桂香继续走,虽然只是一程
却有一程的自在。
 
秋天的资兴
满街桂花香,淡淡。
人嗅到了桂香,却看不见桂香影
你在桂香中
你可以是人
也可以是物。
 
你可以是透亮的光
也可以是细密的雨。
 
2012-9-27,北京。
 
《三联书店,听西川朗读有感》
 
然后你开口
混沌升的升,降的降
天地呈现,万象更新。
 
我有置身图书馆的感觉
我有回到诸子百家的感觉
我有沾满尘埃,亲吻泥土的感觉
我有愤怒的感觉,欣喜的感觉
我有虚幻的感觉,无言感慨的感觉
 
我有看你形容枯槁的感觉
我有看你状如少年的感觉
我有被你拉往神秘星外的感觉
我有被你摁到血淋现实的感觉
我有替你大悲欢大寂寞的感觉。
 
然后你闭口
一个苍老于实际年龄的你,浑然不在此世中
阳光朗照秋天
朗照着,灰褐沙发一具空荡恍惚的躯体
——无人跟得上他游走八荒的苍茫。
 
                   2012-9-30.北京。
 
 
读《顾城哲思录》
 
我栖居在顾城体内已有一月
正是秋天,阳光响亮,而流云减去速度,渐趋沉默。
一切都在轮回
树叶、鸡鸣,远远驰来的地铁
它们都是
天空这只杯子里的水。
 
抱着远方痛哭的心
停顿了几秒
恩怨尚未化掉但此刻归结为零,我愿意由此起步
归还给你清风的我
明月的我
嘈杂收去喉咙
在我的笔记本写下悲伤一页
 
没有细节
没有目的
你栖居在我体内已有一月
青山寂静地睡去,又醒来
大地,请揪住我不安的长发,让我无能拔出自己
我已在对你的阅读中每天都失去一点……点。
 
                            2012/10/3,北京。
 
 
《迷雾传说》
 
瞬间上下的美人
混合了狼的元素
她温驯
蜷缩于墙角
仿佛未及长大的孩子
被母亲拉往地狱之门
 
她曾经被玻璃锁在迷雾里
破身而出时
她没有血
她和黑夜搏斗
面孔激烈扭曲
露出狰狞相
 
她把黑夜从头撕开
或直接掏取黑夜心脏
无数黑夜
在追杀她
黑夜可以死而复生
她可以恐惧
但不可欢呼。
 
                   2012-10-5.北京。
 
 
《如单纯的少年没有永恒的忧患》
 
要到夜晚
才知心静不静
才能酣眠如你
才想起有些人患有神经焦虑症
如我
 
当梦话钻出土地
到你的鼾声里扎根
连同秘密
也结下盛开的果实
双眼圆睁的人
漆黑中繁殖深渊的心事
猛然坐起
又悄悄躺下
 
这是深秋
古意常驻的北方
干燥而白
窗外猜拳声乱
我年轻时的癫狂
我年老时的癫狂
都已混杂其中
 
只有你的酣眠在夜里滚动
如单纯的少年没有永恒的忧患。
 
                     2012-10-6,北京。
 
 
《悲伤时请想想过去》
 
你没有重返蜗居巡看的意思
你只是偶尔在人群疲惫的地铁想起那么多人和你一样都曾经
或正在居住于蜗居,他们十七人共用的厨房,和马桶
永远无人打扫的肮脏过道和
永远大力甩关的铁门无论凌晨,还是深夜
都是那么决然的一声碰!
(想想十七个人就有的十七声碰)
它们,和前途未卜的未来
虽生犹死的正在,构成了你今日的
心脏病。
 
2012-10-11.
 
 
 
《在灵魂深处反省三分钟》
 
寒冷
在脚底下发抖
透过木质地板的纹理
遥遥追向宇宙那边
抑郁再一次从诗歌中现身
有些疾病
无法救治
 
必须在灵魂深处反省三分钟
喧哗重归黑暗
涂鸦留下的绚丽线条还在燃烧
还在吟唱欢乐情歌
而你我沉默
都已看到心中的不能
 
梦想去往的高地
近在眼前
却似蜃景
你我手捧文字
用尽所有仔细还是让它跌落到地
许多人跑过我们
像挂满圣诞树的铃铛
 
而你我隔空相望
想起曾经烈焰都已灰烬
至今无有余温透露此生。
 
                   2012-10-12.北京。
 
《音乐之生》
 
音乐清洗门窗的黄昏
我在你的屋子短信你
久违的感伤
散发着甜味
你回信说将接受采访
正做功课
 
亲爱的
谁是那个领我走出埃及的人
谁给我安静的睡梦
随意处置瓶瓶罐罐
谁把青山关在门外
让四时的树叶
在心中青绿而飘落
而复生
 
这是音乐敲打黄昏的日子
我在电脑前久坐
我曾经热衷谈论死亡
却不能因为死亡活着
就要和它交上朋友
 
音乐在飞
泛香的潮水沙哑低吟
那些淡然隐去的过往
始终饱含盛开的泪水。
 
               2012-10-12
 
《秋之清唱》
 
星期天即将过去
安坐的人
奔命的人
一早掀开薄雾就能看见秋天
再古老的秋天也会被风驱赶
仓皇中丢下金黄的躯体
 
到一场陌生的梦境中去
不顾及山高水远
不顾及风声急迫
连同隐藏腹中的血也蠢动着
多少年了
终于能把幸福携带出门
此刻天清气朗
太阳舔干所有泪痕
城市的丛林在长
道路遗忘坍塌的危险
在冬天将临的傍晚我和
安坐的人
奔命的人
一起穿过秋之清唱
秋之叹息。直到
流水把我们带走
并且送还给回忆。
 
 
2012-10-14
 
 
《阴雨北京》
 
今天写了什么?——吴子林
 
为着回答你的短信
我打开电脑
此前我蜷缩沙发一角
与阴雨做内心的交流
温暖的台灯
照耀手中的文字到达通途
偶尔眼酸
也是忆及往昔凄凉的行走
无论多大的风雪
都必须要的行走
 
恍如隔世
对你只是一个词
对我却是真实人生
我从隔世被你捞起
抖落满身寒气
我初次见你的惊喜
你初次见我的惊喜
都已在此刻得到平息
 
微火在烹制佳肴
穿过客厅和桌椅
把香气释放——
我看到明天的太阳正在赶来
我预备用这句话回答你——
我来到了北京
我遇到了你。
 
                2012-10-21,北京。
 
《西湖,或去而又返的动车》
 
既然西湖不能被你打包带走
你就乘着时代的动车去而又返
 
当然你会遇到很多人(我不必说出
他们的名姓以便让自己显得弱智)
我也不想把西湖
比喻为西子既然有一枝笔曾张着
率真之眼信口说出并且指认物与人
是可以互相交换身世情与景
是可以随心裹挟天地
之玄黄
我又能在万象的生生不灭中抽取什么?
放入什么?
 
岁月被抬起一路狂奔而来恍然有着
动车的速度
你在某年某月某节车厢的
辛酸恰好被我看到而我恰好也是
辛酸中人于是你说上来吧
就这么短短两分钟车厢开了
又闭,就这么短短两分钟
我幸存到你的车厢。
 
无边无际的道路
有始有终的铁轨,和人生。那么就此汹涌吧
从西湖——
 
                  2012-10-23,北京。
 
《与蓝蓝电话谈》
 
在距离的天平里
你在写诗
我在生活,而从前
这一切曾经颠倒
抑郁的细小病毒
传染了你我
只有诗神知道
当电波抖动
隔着遥远的北京
我们异性般互致曾经废墟的敬礼
“我有比你更深的原罪
如今都已得到宽恕。”
 
                      2012-10-23。
 
《有故乡的人》
 
仅仅只需一架回乡的飞机就可填满天空的空旷
 
仅仅只需一个回乡的人
就可让机身变得沉重,沉重地穿越气流
颠簸如同起伏的心事。
 
仅仅只需一个词就能告诉你我也是有家的人
漳州,漳州
多年前我写过,我很快就要背井离乡。
 
漳州,漳州
为什么你要问它在哪里?
你的问如此残忍,如此无知!
 
仅仅只需敲打此诗
就能让我眼眶湿润
如果你为此流下了泪,你就是我的亲人
我打开家门
我来到客家楼
我坐在图书馆,就好像
我从未离开你们。
 
                 2012,10,30。
 
《秋天回乡》
 
这个凌晨三点半即翻身而起的人
也不管北京深秋的寒气
这个五点半即打车奔赴机场的人
也不管路途陡峭,白露含霜
她在空中打盹,睡梦中被故乡的山河撞醒
满眼青翠的绿
树在南方不知道秋之已至
不知道秋之含意
这个在南方不知道爱乡爱人的人
此刻回程接受诗之训诫
满城短袖的男男女女
兀自呼啸的大小摩托
这个在北方的旷阔中迷失方向的人
此刻贪婪吞食着狭窄街道熙攘的气浪与凹凸口音
再一次
她迷失在故乡拆了又建的楼层间恍然已成故乡的
陌生人!
她呆若木鸡
她不知所措
事实上她已是故乡和异乡的弃儿
这是宿命,必然的
如果你也曾抛弃故乡
她就是你!
 
                        2012-10-30.
 
《归之于朗诵》
 
他们把诗种植在这个夜晚
用男声,或女声。
 
朗诵者,你喉咙深处的外公,外婆
和父亲!
此刻都在徐徐走来
 
现在我要起身迎接他们
踩着文字的脚印
把他们从死亡中接回来——
 
让我做他们年幼的孩子
重新在他们怀中成长一遍。
 
只要我永不出生
他们就必须一直活着,永远活着。
 
                   2012-10-30
 
《老舍故居》
 
死亡违背你的意志展览自己
你捞自太平湖水的肿胀躯体
 
整整一宿
你在湖底沉思
外在的伤痕来自可见的拳脚
内在的伤痕来自不可为外人道的冷漠亲情
而其实另有更深伤痕来自威权时代的必然
 
当你被草草焚烧
骨殖也不见踪影
你亲手种下的柿树却节节拔高
把柿子结满荒诞的人间
 
先生 
此刻我在他们称之为故居的你的院落行走
却无法告诉你任何一个春暖花开的好消息。
 
                            2012-11-3
 
《周末又风雨》
 
我听到瑟瑟发抖的雨在屋外寻找我
那个曾经埋首赶路的人。
 
我看到泥泞的风在收拾无家可归者
你独自苦咽的泪水
被夜晚的灯照亮——
那可以浇灌故乡父亲死去的骨殖重新长出
新芽
的部分
称之为漂泊。
 
为什么每到周末雨就搭着风的顺风车
而来。呜呜的
执意唤你回到过往——
干玉米的午餐
清冷的保安注视下的羞愧假日
木然,抑郁。
直到北京城暗了下来
把你赶进尘埃扑面的继续中
 
生活就是磨练
就是穿过痛楚的玻璃门
来到你面前——
 
2012-11-10
 
《林中路》
 
所幸还能在迷路前找到通往你的
或者竟是你预先凿出等着我的路!
陌生的城市
我抛弃前生
脱胎换骨而来
我已不记得走过的山
路过的水
我已被错乱的经历包裹成茧
就差一点窒息
我已失语
一言难道千万事
我爱过的人都成兄弟
继续活在陈旧的往事里而我已然抖落
我说相逢时不妨一笑但别问我今夕何夕
别惊讶
我麻木茫然的面孔犹存青春的痕迹
因为我曾死去多次
又新生多次
所幸还能在最终的绝路将至时猛然踏上
你的路
林中路。
 
2012-11-10.
 
《玉簪后记》
 
那时我年轻
二八芳龄
和父母失散于战火中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我悬梁自尽
被解救于邻家阿婶的惊叫
旋即被送入女贞观
清汤素菜养不出
清心寡欲
我落发为尼
身心却蓬勃发展
 
故事给我送来一个相公
潘姓小生屡试不第
暂投尼姑庵主他姑姑处
其实为的与我发生关系
所谓玉簪
所谓记
 
后花园琴声挑动
寂寞两颗心
我本无意出离凡尘
他本无心求取功名
月光柔软月色唤情
无非才子
无非佳人
 
故事仿佛还有
时间却已不多
她频频看表
内心思谋早退
呀——
我尚未还俗
他尚未共我同入鸳帐
她她,她怎么能
公交地铁倒转直奔
九棵树?!
 
               2012-11-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