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落日等 (阅读719次)



把灵魂献给了它


没有月亮的时候
我喜欢盯着天幕看
越看越深

后来看到星辰密密麻麻
比地上的灰尘还多

我惊诧于这样的神奇
这时候   我把灵魂献给了它



灵魂 linghun lin灵魂


躺下,闭上眼睛
身体的重量感消失了。
漂浮在空气中的
是人的灵魂吧。

 ——房间里,窗外,远方
活跃的各种声音
灵魂听着。

像水,像空气
轻轻荡漾。

灵魂围绕着身体
不离不弃
不缓不急。


 

哲学

云霞艳丽
秋风四起
你们讨论的哲学问题
被暗下来的黄昏覆盖

胡萝卜的滋味
兔子知道
身体的凉意
皮肤知道

接下来的秋天
我将去山里
泡一壶茶
想一个人

 

落日

收起了耀眼的光芒
一轮落日
只剩下自身
——圆满,沉静,自如

落日下的芦苇,树林,河流
回报以相同的姿态

款款而行
在原野上
在落日中
所有的的荒凉不是荒凉
所有的忍耐,必须忍耐


在夕阳下穿过广场

 
夕阳下
你的影子映在草坪上
映在水泥地上
如此清晰——
你活着
在光和自然中穿梭

多么令人欣喜
生活在前行
记忆紧随其后
什么都没有丢失

善良和爱
将你的眼睛装点得更加明亮
渺小和卑微
将你的身影衬托得更加高大


 

乌云


黑压压的云朵
越过平地,河流,山岗
向西南而去
黑压压的战马
跨过城市的天空
奔赴远方的战场

从房子中抬头的人
看着这些青骢,白龙,乌骓
它们杀气腾腾
它们浩浩荡荡

那誓死如归的姿态
那蔑视的眼神
让躲在角落里的人
也感到渺小,和慌张


 

在天涯

到了天涯边
就不回头了
看海浪拍打过来
听内心平息下去

海鸟在天空唱爱情之歌
唱绝望之歌

硝烟滚滚的尘世
在海的另一边

亲爱的
我们是用孤独的身体彼此点燃
还是用无尽的回忆


 

羞愧

一群诗人喝完酒
沿着清江漫步
河流静寂
山峦无声
沉沉的夜色压下来
仿佛体制
仿佛体制的拳头

没有人说话
在清江的山水里
大自然的安慰
瓦解着心中的块垒

——我很羞愧
我的最后的沉默
也被  吹散在风里

 

敬畏

山顶上云雾缭绕
水面上轻烟浮动
某个深夜,我突然从清江古城酒店醒来
我听见  有什么
在对我召唤

披衣下床  走出酒店
山水的气息扑面而来
裹着夜色
裹着夜色里的神秘

走到江边  我坐下
隐隐的山的轮廓  在对岸
静静的水的流淌  在脚边
我一动不动

在自然面前
“敬畏”这个词语
也让我敬畏起来

 

 街巷深处的发廊

他们染着鲜艳的头发
带硕大的耳环
一群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
在发廊门口说笑,逗打
他们脸上
写着大把的青春
他们眼里
涌动着一触即发的激情

在街巷的深处
霓虹腐朽
嘴唇艳丽
欲望
闪耀着咄咄逼人的光芒

 

 亲爱的小丑

白鼻子,小花脸
穿着古老宫廷的服装
在舞台上蹦蹦跳跳
抛出一个气球
迎来一阵欢笑

亲爱的小丑
人群深处
我迷上了你的眼神
你眼神背后
巨大的孤独

灯光强烈
如同世人盲目的掌声
我的一份淹没其中
像星星掉进海洋

 

桂林深处

树林深处的鸟儿,此起彼伏地
将它们的歌声传到我的房间
从阿赫玛托娃的诗句里抬起头来
我听见有支低沉,有支高亢

桂花浓郁的芬芳
将我的房子包围
阿赫玛托娃颤动的心律
改变着我的呼吸

有什么东西悄悄地来了
我听到,那脚步声
在门前的某片叶子上
在掀起窗帘的  某阵风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