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莲花》 (阅读525次)



我的身体在慢慢变化,早晨的莲花 
弄透了我的眼睛。单衣使冬天结冰,不知道鱼在鱼肚里 
想着什么,想过了的事像个调查员 
闻着每一封国王的信件。有时候凌乱的烙印,落在长坡上 
青苔没有伤痕但那些汁液,已经慢过心跳 
是什么让这些观看的人弯曲,一直到傍晚 
我都坐在椅子上。敲响我吧敲响,敲响我吧敲击我看不见的 
但踩过的含羞草。我引以为憾的饥饿, 
到此时仍然没有整理好。忘了拆卸,熔炼 
感觉只是一层一层的,一层层坠进稍微冰冷的心 
像秉杯喝酒,看着是透明的,但得到的是灼热 
像不小心发烧了, 
又像不小心看透我最好的朋友的心事,从而慢慢露出微笑。 

“是的,这是正解。” 
但我此时扶着扶手慢慢站直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