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杂记诗 (阅读726次)



杂记
 
可以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但不可不信命
年过古稀的父亲这么唠叨着
按理说,人一老话就少
他一反常态,近来
老唱唯物主义的反调
他甚至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这个有着四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
在朝向共产主义的大道上
奔跑了大半辈子
现在,他停下来了
停在空荡荡的村道上
他不想跑了
跑不动了?还是
拐到了另一条道路上
我不得而知,更无言以对
好吧,既然他认定了命
自有他信奉的命理和命学

 
活出丧
 
谁没在活着的时候死过
除非你隐瞒
死不承认
因此,活出丧
没啥可非议的
他无非是要众人
见证他的死
最重要的
是他要亲自见证自己的死
死了再活,显然
跟从没死过活着
大不一样
从没死过活着的
不是没有
譬如牲畜
它们情有可原
它们不知生死

 
杂诗
 
土黄色的拖拉机,停在
道班院子中央,在冬日的阳光下
仿佛一坨硕大的屎
刺目而耀眼。拖拉机是道班的公车
是公家的,就是说,是国家的
这一日,坐在拖拉机上的人
也是国家的,他们是
供销社主任老魏
医疗站站长老钟
小学校长老吴
道班班长老柯
正如村民说,他们吃皇粮,不挣工分
旱涝不愁,死了还有丧葬费
 
他们约定了似的,手捧搪瓷茶缸
坐在拖拉机的拖斗里,屁股下垫着干稻草
进行一场村子有史以来
从未有过的大辩论
最终,他们达成一致意见
即,每个人都在吃屎
他们认为,人不能只吸空气光喝水
得吃五谷杂粮
要让地里播种的五谷杂粮
长势好,有收成
那就得施肥
所谓施肥,就是浇人粪
而人粪,就是人拉的屎尿
无屎尿,人则无果腹之食,无存活之道
因此,所以,归根结底
人吃的都是屎
 
我觉得他们这些公家人
眼界宽,见识广,满腹经纶
讲得不无道理,不
简直就是真理
他们的结论让我想起
每家每户都在积尿囤屎
每家每户开春之后
都得往生产队的田地里
倒上三五担人粪
听父亲说过,这是摊派下来的死任务
完不成就扣工分
工分就是口粮呀
我也错怪我母亲了
她曾骂我不如邻家小孩
说人家的孩子懂事
屎尿急了也要憋着往家里跑
就我把屎尿拉在家外头
年少的我,陡然间
意识到屎尿的金贵了
 
多年以后,现如今
老魏和老柯已是故人
患糖尿病的老吴和犯高血压的老钟
常驻县人民医院
供销社、医疗站、道班、学校
拆的拆,废的废,卖的卖
早已荡然无存
我偶尔回村子一趟
在空落落的村路上转悠
不要说牛羊猪狗
连只野猫也难遇到
但当年他们的屎尿大辩论
犹在耳畔,似乎还在继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