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2年诗选 (阅读1198次)



2012年诗选 
     
 悬崖
 
时而是石头,时而是乳头
土被野草抓住,树被石头挡住
夜色荒凉。一浪涌入一浪
虚掩的海岸线,一旦被飓风扯断
大海就会斜起身子爱你
2012-11-3
 
 
湖南的烟斗
 
已经,不止十年了
它斜躺在我的书橱里
尘埃找不到它。隔着几本书
就是你的信,我习惯把它们放在一行里
性喜木,一个有字,一个无字
但不妨碍它们一起成为冒烟的东西
我是佛灯火,1965年的。你呢
是否也与它们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2012-11-3

 

然后
 
雾让合群的芦苇
站在了水里,让不合群的飞翔
变成了自娱
 
衡水湖就住在那只鸟的隔壁
它看我们的样子,很马拉松
 
我们不敢走出房间。就着二手烟
裹紧被子,只好跟鸟
蚕食自己的气体
2012-11-1
 
 
牧马庄园
 
白茫茫的。
看见的和看不见的
……早晨和庄园。
 
青年诗人跑马
青年诗人策马
青年诗人突入马群
 
留在石头里,它就是声音
流动在空气中,它就是指纹
            2012-10-27
 
 
长夜
 
那晚,不宜游湖
太黑了,以致我们撞破了自己
 
你说,父亲是热的。女孩说
那是骨灰
 
我将自己来回看了两遍,怎么
也找不到火的踪迹
2012-11-1
 
 
华山峦
——看小月亮致老管的公开信有感
 
老管。即使不上华山,你的路
也很险。在一个稳定压倒一切的国家
你到处走动,到处袭扰留守诗歌的妇女
然后,坐在半山腰上,一个人抽“中南海”
8mg5mg,烟雾弥漫着烟雾
而气味已冲淡着气味。你觉得
小月亮不应该在山下,而应该在山顶
因为爷爷曾经告诉你:山高月小。你知道
上山,那是徒手的活儿。也许是到了缺氧的年纪
你把困难的呼吸,才理解成春情勃发的症候
你将日光灼伤的脸颊,方看成是少女羞怯的红晕
其实,山中的月亮不是这样的。无论哪个型号,哪个牌子的
它都属于反射光。它如果反射到你,你就应该感到心里亮堂
2012-10-26
 
 
菊花
 
一滴水的时候,我管它叫菊花
两点水的时候,我还管它叫菊花
直到枝条从水中生出来的时候,我就含糊了。画家说
我画的就是菊花。他说完也就画完了。我想了想,告诉画家
不能叫菊花。那样,就看不到你了。画家又画了一笔,然后
握了握我的手,高呼:高人啊。我身高一米七三
可能还差一点。我只是说,只要不叫菊花
啥都能成。“秋天如何?”画家用笔指着我
有些兴奋,我笑而不答
2012-10-24
 
 
大象
 
 
雪比针叶林更锐利。在低温带
它为天地划线,尽管有些偏上
但还是能够看到淹没的四蹄
消失即高度。假若有什么东西
不慎将人类绊倒,那便是它的牙齿
             2012-10-11
 
 
 二嫂家的狗
 
                                 二嫂子死了。一家人
                                 呼天抢地
                                 比骡马的动静还大
                                 二嫂家的狗,一声不吭
                                 只是默默地
                                 在东房的墙角来回走动
                                          2012年1010
 
 
七月十五定旱涝
 
还没到阴历七月
所以,阵雨变成了暴雨
大河上下,人民变成了渔民
 
燕山、渤海之间,进关的人
出关的人,均被拒签
那些力争上游的鱼
冲到了下游。未成年的玉米、高粱
联袂成为鱼饵
在入海口
鲸如航母。波浪似的死亡
正列队,出操
2012-8-6
 
 
父亲
 
唉。你也
属蛇。喜欢和
自己躲猫猫
 
你中了自己的计。四番后
你便蜕变成我。这不是打麻将
当然。又几近牌局。你是
偶然的
 
你喜欢给人家看风水。我乐意
替国家担忧。有人将她认作母亲
母亲属羊。一辈子生下五个父亲
阴历中,她已习惯烈火和
皮鞭的拷打
 
有一回,她翻了脸。逼你交出
绳索和真理。你选择了跳井
井水里,你修改着你自己。那么多
蛤蟆游来游去,跟爬行
差不多
 
我从井底爬上来。才知道
活埋我的那口井,就是你
我被腐蚀的部分,沉积着
你的泪水和智慧。我用汗水
缓冲着。不久,也成了你
儿子属羊。1991年的
             2012-2-24
 
 
妻子
 
对不起。一想你
我就怕会伤害到她
一和她拥抱,我就知道
我亏欠你的
 
大年初二。她给我下饺子
我却把点心和水果
给你送了去
 
不该让你死去。正如不该
让她和我在一起
 
我不该这么想自己
         2012-2-23
 
 
对话
 
人家过节大口吃肉,我则埋头咀嚼自己
将车倒回父母出生的地方,弯路还是弯路
不过,河水有暴跳的迹象。沿途的大牲畜排队
在树林里散步。耳鬓厮磨的样子,教育了夕阳
再高高在上,就影响和谐了。它和它们一起
把树叶染黄。不一会儿,筷子将盘子敲响
我给自己开门,进来的却是你。往事的灰烬
还在发烧。我只好熄灭你,继续我的节日
                2012-2-18
 
 
白色山岗
 
雪一气跑到山顶。像
怀揣一封鸡毛信,躲闪的草
骇得枯黄。松树和柏树,站着一动不动
相互谦让着,就是不肯接收这天下的忠良
一只鸟,因为恐高堕落在山崖。回声翻滚
有赖着不走的迹象。另一只鸟,夹在树枝中间
喘着粗气,目光苍白得很。雪又跑了一个来回
戴帽子的猎人,不得不将帽子摘下来。光秃秃的前额
变成了雪的跑马场。那么多跑道全乱了,像出了车祸一样
只见他抓起一把雪,抹了抹前额,很快就把那锈了的枪管擦响
                          2012-2-16
 
 
终南山
 
那里住着很多石头、树木和溪水
以及冒充它们的人。树木站在石头上
也试图站在溪水里;溪水穿过茂密的树木
也穿过茂密的石头。一只鸟从树上跳下来
那么轻,不会对溪水构成威胁。石头缝里
钻出钻进的孩子和松鼠,相互模仿,眼珠子
鼓溜溜地亮。我以为它们看上了我,其实是
看上了树木背后的阳光。白花花的,有奶牛的气味
阳光在树叶里,有时就是一片树叶。树叶与树叶之间
阳光在说话。风儿路过,想干歪曲的勾当
树木们集体起立表示反对。石头背面的积雪
积极响应,不惜以消融的方式,以溪水和天空的方式
                    2012-2-16
 
 
如何过好情人节
 
刚买了一枝二手玫瑰,就有人报丧来
说是她的母亲死了,而且是急性心梗
八十八岁。那么高的地方,摸一摸
冷风都会往脖子里钻。我不敢站在那里
往下看:行人如蚁,人头压着人头
一色的圆,像急着跺脚的白菜
她长得比较聊斋,不知她的母亲
会成为谁梦中的干柴?我赶紧打电话
告诉妻子,中午不回家了。赶紧留纸条
给女友,晚上的空中对接可能要推迟
我打车看了看那人的遗像,黑框白底
头发有些乱,笑容和皱纹一时分不清
鼻子大而坚挺,不像是大蒜。牙齿有缺损
但是比较小巧,有石榴爆破的迹象
两个儿子爬在地上,哭也是摆摆样子
活人要紧。我决定离开她和她的母亲
先买瓶红酒,再买挂长鞭,小跑到中心广场
将红酒喝干,把鞭炮放完,然后自己抱住自己大哭一场
                         2012-2-15
 
 
大哥回家
 
一觉醒来。三千里的风雪
席卷餐桌,就着弟妹和侄儿
你拉开了内伤口。然后,第一颗原子弹
爆炸,解放军支左,抗美援越,下乡知青,闯关东
接二连三,跳了出来
 
太多了。不好消化
弟妹首先疼得转过身
“那么多雪就着炒面就过来了”
侄儿发楞,伸向菜盘的筷子停了又停
“你吃,你吃,”几个弟弟轮番让你吃
你吃不下去,就着眼泪又吃了一杯
 
不止一次。你给我放过类似的电影
想家的时候,就捂在被子里哭
战友的钱已经还了数次,人家硬是说没还
你还打算还下去,直到战友把另一种东西还给你
房前屋后撒点种子就有一家老小吃的,那地就是黑
不象关里一年到头一个人分不到十斤粮
山里的野果就是野,拼上老命你也采不过来
 
该喝的都喝了。“大哥,再来一个!”
你说度数太低,跟喝水似的
“二嫂年前脑出血了。”“啥。她又不用脑子生活?”
“那年刮大风。屋顶都掀开了,她还一个劲地说梦话呢”
我看了看东倒西歪的酒瓶子,连忙说,喝多了,喝多了
侄子摇晃着起身:没有。还没有下雪呢
                      2012-2-13
 
 
忽然
 
正在家里牙疼。电话打进来
两个牙签插在肉里,冒烟的香
不喝酒的人突然举杯,在为他的无奈遮羞
他不认识他背后的人:灰白的头发,骨灰的灰
成天接待死亡,遇见活人也是很忽然
握手,再握手。就像解开了死者的衣服,一个扣,两个扣
他与他碰杯,他不跟他谦让,不是礼貌的问题
他一下子就能碰到死亡,而他还不想这么早碰上
凡是类似的事情,他都是随上份子便匆忙走人
而他就必须守在那儿,直到死亡覆盖另一个死亡
多年前,他曾给他写过一幅字。多年后,他忽然想起来了
在郊外,一个朋友刚结婚就住进了精神病院
他说,那里面关着的人全都很忽然。忽然不可怕
可怕的是忽然将忽然连成一大片。放下杯子
他再次与他寒暄,笑容可掬,但语气很迟缓
                    2012-2-12
 
 
梅花
 
一滴水能救活几棵秧苗?这样想
未免功利,未免太农民,未免不切合实际
眼下是,眼看着一滴水被一个人搅起了涟漪
他说这滴水本来在他眼里,本来在他心里
可俺看他是从砚台里取出来的,开始觉得
它也就是一滴水。待一会儿,一滴水就开始模糊了
俺擦了擦眼镜,俺的眼明亮了许多。俺看见一滴水
渐渐清晰,渐渐不像一滴水,渐渐地长出了梅花的身架
俺一闻,还真有梅花腋下的气息。俺只好捂着鼻子
陪他去看医生,抽了血,留了尿,拍了X光片
结果显示:他的肺部出了问题。大面积的阴影
骨头是骨头,纤维是纤维。再仔细看是组织的事儿
他说俺在野不在党,带头不戴徽。他说俺信不信仰
低头不低眉。俺看他越说越糊涂,便奉劝周边的群众
其实就是一滴水。与梅花无关,与梅花鹿更不相干
围观的人们慢慢散去,一朵梅花从纸上跳了起来
他没想到,冬天到了,春天也接着到了。一滴水
能让多少纸受孕,而且期限有多长,均不是他的问题
                    2012-2-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