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客栈 (阅读683次)



客栈
 
白蛾。翕动着翅膀。细看是宽大的床单鼓荡。
彼此在两个极端,醒着,他和她萍水相逢。
是否?给以颜色?一个不安的问题?
她不知道她从哪里来?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他是
我的梦,她却是梦里的梦。当昏灯烧烤疯狂的飞虫,
这林中一对不安的鸟,背对背,用翅膀捂紧胸口 。
他放纵起耳朵:夏天的蛇,绿色的小树林里咝咝鸣叫,
用巨大的扩音器。打灯笼的猫头鹰,又捡了一棵树枝。
他们还没回来。遥远的平原深处,有个热闹的小酒吧,
他们去星光下寻欢作乐。他听见泥土中空空的脚步,
像那些用牙齿,空空地开启酒瓶盖的人。他迷惑于
这个陌生的女人,两个孤单的词汇,词不达意。
却毫无羞愧,仿佛前世一对夫妻。穿着裸体之衣,
等待各自的黎明。他终于动身起程。她仍旧睡着。
从镜子的转折处,他打开门,才发现身在空中楼阁。
那么多灰色灵魂聚集,像风吹的发丝,像蠕动的墨迹。
他停下来,寻找路,以为眼里是,暴雨前焦燥的乌云。
(它们之中缺乏闪电,没有一个能亮起来)
它们在走动,它们在穿越一个城门洞,来往匆匆。
他分辨出农夫无赖乞丐王公伤兵醉汉小脚农妇
分辨出鼻涕的小孩饥饿的流浪狗被绳索缚住的母猪。
要穿越它们,才能过那城门洞。那是一些没见过的人。
他走进那堆灰色灵魂里,身体碰撞到了浓烟和纸灰。
他发现脚下出现渊洞和火焰。他只能踩着桥和石头走。
它被淹没,恐慌于旅程的凶险,突然两个面目不清的人
劫持了他,两双铁钳夹着他向前走。他无力挣扎,
呐喊无声。城门洞长长的,灰色的灵魂在挤,刀锋般
地划透他的身体。他睡着,不知道未来何时醒来。
 
2012/7/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