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火车经过一座梦》 (阅读596次)



火车只是一根被驾驭的江河,
不会缩得太窄,也不会胀得很宽。
它仍在血流不止地呼喊,疲倦地
要唤醒自己的高潮。
它始终在游走,居无定所却
所向披靡。它比我倔强,
而我却趋于柔软。我的天空,
已摘掉了果实,余下的叶片
喋喋不休地诅咒寒星。我信
或者不信,宇宙不会因之改动。
那只狐仙走到面前,转眼间就
灰飞烟灭。她们看透了失去,
举杯对影也结不出善果。
于是我阴郁地出现,揪起
你的辫子,把朱门撞碎,
让天地雨雪
熄灭我们的千秋万代。
 
2012-11-5,横折折撇工作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