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洞若观火》 (阅读534次)



我的目光越过那片丛林。
丛林,这个词我好陌生。
随时,我都可以跳进这条河,
让那些往日时光慢慢抚摸我的身体。
锵的一声,并非破碎的玻璃在作怪,
也不可能是发动机爆裂。
走了许久的路,鹰从斜刺里出现,
它刚养好了伤,预备回家。
草叶纷飞,落英缤纷,这些真的好俗气。
那些怨气,从瞳孔里,从水彩里,
还有我的植物我的水,甚至沙漠,
徐徐地结痂,然后成为峭壁一样的东西。
硬气,我在梦里说。
此后的每个清晨,我都不允许自己
拔去我的牙,蛀虫都闻风而逃,
余下的都是牙龈,一遍遍地下垂,
比风干的乳房还丑。
还是在那个清晨,我和我的影子,
洞穿了所有可恨的森林。
 
2012/11/3,横折折撇工作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