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堵途》 (阅读647次)



这路实在太拥堵,我的越野被不断
擦出火花,跟我当年独孤求败的爱恋
存有差异。还有一些铁片在风中飞舞,
有南美黑,有柚子黄,有北极银,
还有我最关注的视网膜充血红。
天哪,呆会儿必定会有轮子被挤爆,
像硅胶填充的乳房饱经劫难。我的车灯
已经飞到前边很远的地方,它们像我
一样好奇地东张西望。忽然它们发现
有一棵白菜被压扁了,肚子里有诗篇
正缕缕冒出青烟,关于农业和庄园的
故事,开始在大街上流传。更为严重的是,
我的玻璃漂浮在一大堆警察之上,
冷风不断灌进来,淹没了我创作的音乐。
这个时候,有个须发皆白的老翁,
捧着我的右后视镜,丁当着两枚银元
(妈的,怎么会是银元),从我的排气管,
逆流而上,他紧紧地盯着我的胸膛,
认为我真的能给一点儿。我正犹疑,
三婶送我的两只芦花鸡,猝不及防地,
将威武的皇冠一探,两枚银元
已在其腹腔,闷声地呻吟了起来。
我开始读报,今天的新闻里,
大批鸟雀集体自杀,
它们的瞳仁中,
倒映着绵延数百公里的国道。
 
2011/1/25,横折折撇工作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