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七个 (阅读827次)



如此安宁的一天
 
 
哪一天才有如此的安宁
我坐在一棵木桩上,看着远处的天空
已经暮晚了,天幕整洁而阔大
好像从没有谁在那儿飞翔
也没有什么从那儿降落
一只蝴蝶的颤动,引起了空气自身的呼吸
一只不见身影的鸟儿,发出了手中的书卷上同样的鸟鸣
有人说,我们祷告吧,为那海面上沉去的桅帆
为那田畴中弯腰捡起的岁月与奇迹
你已经老了,白发苍苍,站在灯与光的深处
你如此高大,为我说起灵魂和孩子,准备好水和温热的晚饭
2012.10.05
 
 
麋鹿
 
 
在机场候机楼的门口我们相依而立
我抽烟,你把烟灰弹进一旁垃圾箱明亮碗盂
我移动手,你把手放在手渐渐移动的地方
在同一座机场的候机楼门口我们已如此分别四次
飞机起飞了,你启动了马达
你在暮色中沿着海岸驱车回去
我在云层上看着你一米一米离去
你犹如一只故乡真实的麋鹿而我犹如
一只异乡的孤鹰
我看着你,每一次,我都看到了清晨你向我的水杯里倒水时
水使你明亮的样子
每一次,我都感到我接近了天穹,而这力量
来源于大地上人类心灵中那忧郁的幸存之物
2012.10.06
 
 
晚餐
 
 
我希望有一顿晚餐
我和你坐在桌子旁
餐桌上的碗筷刚好,袋子里的米
能够一年的饮食
 
一天的劳作结束了,我们从马路上回来
回到家里,灯所亮起的高处
孩子们也回来了,围着桌子
说起他们成长的故事
 
邻居,那些对我们也怀有友爱的人
他们的家里刚刚举行了一场葬礼
一个灵魂,已回到了它的出发之地
饭桌上缭绕着时间的光辉和大地的水汽
(孩子们发辫上的力量和火焰不愿去相信我也会有那么一天)
 
我们坐在一起,围着这张小小的餐桌
桌子上已经容纳不了更多的食物
小小的桌面上也不愿再摆下更多的欲望
人世中,所有人家中这一家人的祈求和愿望这就这样完全实现了
2012.10.06
 
 
獾来自哪里
 
 
肯定不是它的洞穴。也不是来自它的公路。一只獾
在夜间来临,看不清
它的容貌,也听不到
它的声音。一只獾
闪动着
獾的颤动、獾的称号
一种动物的神秘
和神圣、造物主的
理想与怪癖
一个手艺上的错失
和一次嘴唇上的误读
一只獾
负载着獾的名字、獾的稀少、獾的夜色、獾的传记
不去征服,也不去洗刷任何事物
有别于生物学的笔迹
不同于植物学的根须
来自一片树林、一块田地、一个漏洞
它浑身湿漉漉的,田畴间转动的
脖颈,湿漉漉的
我们看见它,跟上它,写下它陌生的
名字,空白的
面容,周围起伏的灌木
被手指出、密实的茎叶
湿漉漉的
2012.10.02
 
 
灯下
 
 
斧子,杀害我的不是你
而是夜空
夜幕上的金星
预示了水与太阳的位置
孩子一样的纯洁
在眼睛与脸庞里看着我
杀害我的人
住在我的故乡、我的谷仓里
我的身体里
我在灯下的读书
读到了河流的上游
河流的种子
杀害我的人
不坐在故乡河流的两岸、母亲的腹部
如一朵莲花
住在水的种子里
除此以外
我的眼睛注视着这灯与那黑夜中漆黑马群的脖颈
2012.10.05
 
 
牧鸟人
 
 
该轮到你了,灯下的牧鸟人
你在灯下牧鸟
夜色弥漫,夜幕灼人
该轮到你喝点汽油
到公路上去狂奔一阵了
轮到你给公路一段新的路程
给路上一行新的行人了
轮到你提着一个新的漆桶
去往那片还未油漆过的空地
公路尽头刚刚出生的那片空地
轮到你给每一块空地
刷上颜色
给每一种颜色
一道新的光
轮到你用木板雕刻出圣像
写下尘土,也写下赞美之诗
竖起一根柱子
给它一个吸气的节奏
轮到你坐下
和你每晚黑上衣的神对话
用你的演奏打乱它的演奏
用你的声音拍打它的声音
用你的鸟群分开它的鸟群
轮到你了,在灯下住了多年的牧鸟人
轮到你喝足了汽油,唱会儿歌
夜晚灯下出生的任何一个人
都会有歌声一样的喙
歌声里有提琴,钢琴,破碎的手风琴
有喝了汽油的牧鸟人
在公路上演奏鹞子和鹿,有语言的手风琴
2012.10.07
 
 
我在天上给你说书
 
 
我在天上说书,你来听吧
听我给你说书里的一切
书里的岔路和雨注,死亡和爱情
听我告诉你一本书
需要被拆开,被焚烧
需要书柜,和一只能把书在夜晚蛀开的
秋日的蛀虫
听我告诉你每一本书的里面
都有一只虫子
每一只虫子都会沿着厚厚的书页
走到书的结尾
书的结尾无比美好
书的结尾无比空荡
但更加空空荡荡的是天
是我在天上彻夜给你说书
天太高了
也太黑了
你看见那儿有一只虫子
虫子大多都埋在地下
但一生说书的虫子
埋在天上
2012.10.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