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2年的作品 (阅读702次)



        西昌
 
和汪峰
到西昌的篝火边
就着星星吃烧烤,是八月里的一桩乐事
还嫌不够热辣,几位诗人
扇点着各自诗歌里的火炭星儿
远离雾霾的西昌,烤上点什么都很爽
很尽兴,除了懊悔的李白
他听信传言,以为西昌又偏僻又遥远
 
 
      梅兰山下
 
在本地很少有人这么叫它
去背水,到山上,大家这么说
都懂
怪道没有竹菊
几十万人口的小镇
练瑜伽的人盯着
地产商也盯着,望久了就是围城
跟周围越来越不相宜
我爱它的松风簌簌
凛然不可欺的样子,不过它坚持不了多少
等到树木砍伐光
我就去到北方,在无山的都市
劈一座我心中的山
 
 
      远在天边的寨子
——有感于潘年英先生摄影集《远在天边的寨子》
 
想你时我在清晨都市的阳台  侧脸
看一盆细叶黄杨
悬崖边它倾斜的躯干
有飞纵的错觉
我往盆底加了一些清水,摁住了
它幻想的飞翔
好像也慢下了我自己
在老榕树下,溪流之间浣衣、
嬉戏的脚步
 
 
      血橙
 
五岁念书,不知所云
十五岁,遥知扛铺盖卷下乡是正道
礼义有害,书卷有毒
不惑经年犹不见竹林,只闻风声
咬一口橙肉泛一回酸:同样的肉躯
同样的黄皮肤,到底是你,比我有血性啊
 
      抚竹记
 
年少不识竹,唤做吹火筒
可以旺火,可以扛枪、打蛇、网蜘蛛
焚竹时,噼啪之外似有余声
现在才知对门,闷不吭声的潘老伯
当年犯的大错就是
扛了片竹林去挡风
 
      木匠
    ——悼东荡子
 
必定是月朦之夜,最笨的驿马
抽错了信袋,又吸进了绒毛
才喷出这最坏的消息
 
必定是鱼儿,贪恋浪花
又受了荆棘的牵绊
才将你的归讯藏在了贝壳里
 
必定是你,这个混蛋
把木匠手艺吹得天大了
才抛下热爱你的朋友们
揽下为星星做露台的活儿
 
现在你可以自诩世家,展示你的木匠勋章了
只是苍穹之上,那个真正的木匠之子
他爱那些跟他神似、生长得七仰八叉的诗人
人间每短少一个
他就掏出心来,朝深处刨一道
 
不信你看窗外
哪里还有星星,尽是木屑与灰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