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夜 莺 颂 (阅读738次)



说吧,快说吧,既然你如此迫切
既然我已不想说
我知道,你是那只来自广大虚空的年轻的夜莺
你来替代我——你老去的同类
是的,老夜莺终于沉默,年轻的夜莺发声
世代从来如此运转
从来如此契合,而非对抗
在注定不需要奇迹的世界
你精湛的发声只可能是最深沉的睡眠
我更自然的沉默只可能是这个世界对你惟一的聆听
如此,我知道,聆听是为了记住,也是为了遗忘
或者,记住就是为了遗忘
但这两者并非就是死亡
不,没那么容易和粗鄙
事实上,我们是不死的,我们永生
永生在这个世界正是对我们的惩罚
这个世界因永生的我们一直在
如此,深情发声吧,年轻的夜莺
我在专注听
我,一只老夜莺是那么镇静
一直陪伴年轻的你
但这并非是爱。不,你我没那么幸运
这是时间的永生
                        
                                                         2012-9-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