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嗨!夏洛 (阅读717次)



嗨!夏洛
 天空知道什么时候该下雪……
 
那天,当E•B•怀特先生打算驾驶
帆船出海,他突然想起要让
一位远在异国他乡的挚友给他
好心的读者带去一朵积雨云,
以作为有生之年值得一提的回顾。
等这事办妥, 他说,他会
在“飞翔的缅因州人” 号上的
长帆一角写下:“我与读者之间
不会再有另一场相遇。”
 
远在大陆彼岸的另一端。下午
三点十分,一百种绿闪过
中银大厦高大的落地窗。所有的
喜鹊都躲进电子系统中的数据库,
这对知了们来说正好是种享受。
“天气就像一杯热橙汁
要是加些冰块,就好了。”
银行职员们正埋头干活,
唯独其中一个,怀特先生的读者,
还在对着自己的指甲发呆,
一边如此自言自语地胡说。
 
作为E•B•怀特先生的忠实读者,
必须保持优雅和警惕,
必须注意其中时间、角色还有
场景的转换。因此,她将
此前听的音乐全部换成古典历程,
证明她开始试着按以上提示
制作薄荷口味的冰块。
制作冰块是一回事。那天早晨
发生的是另一回事。不仅仅是
有关制作冰块那么简单。
那天早晨在她父亲的小院里,
她看见蜘蛛正在水上结网。
嗨!夏洛!也就是这个早晨,
在不经意的一场鸟鸣中
她突然有了双倍的收获。她看见了
怀特先生从稀薄的晨曦中走来,
他摘下眼镜向她问好。
威尔伯呢?小猪威尔伯
怎么没有来?也许这只是
微不足道的疑惑和意外。
 
哦,多么契阔难叙的一刻。
来了,又突然走了。怀特先生最后将
有些忧郁的背影留给了他的读者,
而不是夏洛。临走时,是说
临走时,怀特先生顺便说道,
他要将精灵鼠小弟、吹小号的天鹅
带给更多的读者,单单只留下你
单单让你,夏洛,在这座院落
安安静静地织网,时间也许持续
很久,也许持续到下雪的冬天。
 
这对你,这对你所有的期待
来说,结果显得多么无聊。
怀特先生的想法显然冷酷,
但看上去不是他最坏的想法。
于是,你放弃了对冰块制作的
另外一些古怪想法。你也放弃了
成为一名比较懒惰的读者的想法。
况且,拿定主意改变一下
自己的角色,这也不是很难。
你开始按着怀特先生临走的提示
安静地织网。关于这一点,
你新浪微博上的所有
关注你的好友都表示同意。
假以时日,他们也能向怀特先生
证明:“哦,夏洛,从来没有
停止过织网。多么诚实的姑娘!”
 
“一个人不会永远那么快乐。”
怀特先生在那天早晨,可能说过。
“童话作家善于写出纯真的美好,
他们足够将这些带给读者。”
怀特先生还可能说过。
“也许只有诗人才会用诗歌
表达出我们内心的某种悲伤。”
怀特先生说这话前应该沉思了一番。
“哦,当然,所有的结局
不会有什么两样。”他缓缓
戴上眼镜,接着说,“就像
夏洛与读者如果是同一时空的存在,
也不会对命运主题造成伤害。”
 
自那以后,夏洛一直安静地织网。
偶尔,兴致勃勃,也会拿起相机
对着取景框说,嗨!拍照!拍照!
至于相机品牌什么时候由CANON650D
换成SONY NEX-5N,这个不用别人操心。
偶尔,她会将好看的照片织到网上,
跟当年为救下威尔伯
一夜之间神奇地织出“王牌猪”
这样的字母没什么两样。
但此后威尔伯没有再来这座院落,
老鼠坦普尔顿或许偶尔来这光顾。
还是老样子,对于美食他
嘴里总唠叨个不停。其它甚少关心。
 
这些都不算重要。重要的是弗恩,
那个最早挽救威尔伯的女孩弗恩。
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她依然保持
某种单纯?上学,毕业,工作。
当然,也包括人生中该有的事儿,
比如恋爱,建立家庭。她跟
男孩艾弗里故事又该如何收场?
怀特先生在小说中显然没有
给出必要答案。也许后来艾弗里带给
弗恩很多的欢乐,他们同时对命运
许下永恒的承诺。也许后来
艾弗里从弗恩那里夺走初吻,
之后却将伤害扔给了弗恩。
哦,可怜的弗恩,她会为此
一个人走进小树林,大哭一场吗?
 
弗恩是弗恩,夏洛是夏洛,为什么
将她们进行比较?不必耍些花招,
就像不必再来一场古老的游戏,让稻草人
在海洋般的麦田里留下孤单的表情。
夏洛知道这个。她依然快乐。她
看到蜻蜓驾驶快艇在水面上飞驰,
一条大鱼正跃出水面。开快艇的蜻蜓
狡黠地笑着,突然加速转弯,
艇上的孩子们高兴地尖叫。
这是在逗孩子们开心。他们之间
对调皮的事儿总是有着天生的默契。
只有小孩觉得开心的事儿
才是真正好玩的事儿。哦,不是吗?
怀特先生不就是个驾快艇的人吗?
夏洛这么想着,几乎忘记了织网。
 
事实上,怀特先生不怎么喜欢快艇。
他喜欢的是帆船。在缅因州的家乡,
他度过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包括驾驶帆船。现在,帆船已经
出海。海岸线成为勇敢者的想象。
他又问起他的挚友,那件事
是否已办妥当。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似乎对方没有给他满意的答案。
“这没关系,”他像是安慰挚友,
“我理应理解,童话作家和
诗人的区别。而悲伤,和快乐一样,
对真正经历生活的人来说都必不可少。”
 
对好心的读者来说,冬天还有些儿遥远。
她等的积雨云迟迟未来。
像缅因州,或像江苏省那么大的
积雨云,该有多棒!尽管练习
演奏古琴是件苦差事,尽管
照片都拍得不怎么好看,可她真是
太喜欢这样乱七八糟的盛夏气息。
黄色花朵的甜腻被风吹散,
香味总是刚刚好。从前她曾经采过
比她的两个腰还粗壮的野菊花。
恶狠狠地上前,还觉得不过瘾,
最后被别人拖走才罢手。现在不行了,
她低头细想,现在因为过敏,
一沾上花粉脸上就发痒,
这可比长着青春痘更要难看。
 
夏洛还在织网。她不免想起
威尔伯,这家伙在哪?对,还有弗恩
现在不知怎样?欠修理的老鼠
坦普尔顿总是那副老样。来了
以后,什么消息也不带点儿来。
一只蚊子还在瞎忙,大得能叮牛的
蚊子就是牛虻吧?不过,夜晚
真是凉爽!蓝芙蓉般温柔的夜
正在慢慢降临。像是带着
白银时代的余韵。但是,老朋友们
为什么都不来?干嘛每天
天一亮就早起,真是为了要在这个
世界上打抱不平吗?怀特先生干嘛
要留下我在这织网?怀特先生可是
从不捉弄读者和书中角色的。
夏洛开始觉得有点忧伤,
竭力去想那天早晨的事儿。
 
那天早晨,怀特先生的确出现过。
对此,不管是之前的读者
还是之后的夏洛都能够相信。
甚至连长大成人的弗恩听了这事,
她也会相信。关键是,
怀特先生在小说中给予的东西
跟现在很不一样。即使
小说中也有忧伤存在,但更多的是
信任、友善与爱。这个小猪威尔伯
最明白。但现在情形有所不同,
除了单纯的快乐,带着些盲目,
很难找到当初那样的无所畏惧。
何况,不止一次地看到
这个世界本不该有的欺骗和苦难,
而那些善良的人总是遭受这些。
这个世界、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
许多温暖正从本真的目光中、
从友好的问候中悄悄溜走。
唉,这些感受真是糟糕透了。
也许这些复杂的感受只有诗人
能用他们的语言来描述。唉,
可怜的孩子。让她再好好想想。
 
要是真的想不明白,接下来
还是慢条斯理翘个二郎腿享受时光吧。
时间过得真快。只是知了还在狂叫。
现在到了下午五点二十分,
怀特先生的读者将桌上的
文件整理干净,盼望着下班。
透过中银大厦高大的
落地窗往外看,落日的景象正在
塑造成形。她突然想到冰块的事,
也想起怀特先生另一本书的事。
在Amazon被她一念之下买断。
这个月14号下单,要到20日以后卖家
才肯迟迟发货。因此,她开始
慢慢琢磨晚上应该到哪散步,以便
找出工作之外继续奇思妙想的理由。
再说,人各有异,怀特先生的书名
也真颇具深义,想到这,她迟迟
不肯应答同伴下班前的紧急呼救。
她只打算在散步计划想好之前
独自一人在这眺望眺望窗外,
或者看着指甲,发呆傻坐一小会儿。
 
怀特先生自然管不了这个。
他正同伙伴们一起,将
风帆扯起。北大西洋的季风,
起风就是对帆船爱好者
最美奖赏。嗨!伙计们!顺风!
风向角120!风速10!
快向左拉舵!换舷!快松主帆!
怀特先生在那大声叫喊,
他将热情与灵感全部交给风和海洋。
他的读者从来没有见过这阵势,
自然少了这一份惊险的想象。
这也没什么。关键是晚上到哪散步。
就当那天早晨是一种假设,
因为父亲从不要求她起得
那么早。也从不要求她去院子里
打扫过早被微风吹下的落叶。
她边想边向指甲吹气,以证明
拿定一个主意的确不那么容易。
新暑召唤出来的小飞虫
一到夜幕降临就四处乱舞,
也许那时真的能碰见蜘蛛。于是,
她决定晚上去院子里看看。
 
怀特先生从不怀疑自己驾驶
帆船的技术。他顺便望了望天空。
他看见了一朵大得惊人的积雨云。
他决定调整航向,冒险来次远航。
他的读者不会想到要替这个担心。她正
悄悄溜进这座小小院落。
尽管她忘记了那天早晨发生的事,
但蜘蛛的确还在这里织网。
这真让人吃惊!更重要的是,
怀特先生正悠闲地看着他们。
“嗨!夏洛!”他跟夏洛打起了招呼。
夏洛惊奇地抬头,同时忘记了织网。
她呆立着,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因为时差的原因,”怀特先生
耸肩一笑道,“也许我来得有点儿晚。”
哦,不。夏洛准备这么说。也许因为
过于突然,她又沉默起来。
那天早晨又是怎么回事?夏洛
突然想起这个。这还真是让人疑惑。
 
“之前,我曾委托我的一位诗人朋友,”
怀特先生顿了顿说,“给你带来问候。”
夏洛似乎恍然大悟。又觉得不太可能。
“作为童话作家,必须给读者带去快乐,”
怀特先生接着说,
“我的那位朋友也许误会了我的本意。”
夏洛睁大眼睛,仔细地听。
“但我相信,无论快乐还是悲伤,”
怀特先生继续说道,
“都不会是单纯的命运主题,
就像欢笑与哭泣都不会是人类
证明自我存在的最单纯的方式。”
夏洛觉得一时无法说什么好。
她发现这位怀特先生跟之前的那位
说话的口气没什么两样。
“当然,我依然希望你快乐,”
怀特先生显然也有点爱唠叨,
“我知道你一直珍藏着
爱、正义、美、情感、自由等等
这些平时我们愧于深情说出的词。
今后只要能力允许,你可以
做更多值得一提的事。但愿如此。”
“当平凡的奇迹在我们中间发生,
积雨云会来。积雨云总会来。”
怀特先生最后若有所思道,
“这是给你的礼物。或许仅仅只有一首诗。”
夏洛依然呆立着,不知说什么才好。
至于刚刚溜进院落的读者,
大家想必清楚,她跟夏洛可以是
同一时空的存在。但她会更早地明白
天空该知道什么时候下雪……
 
2012年8月作
2015年7月改
 
注:
Ordinary Miracle(中译名为《平凡的奇迹》),电影Charlotte's Web(《夏洛的网》,2006)
片尾曲,由加拿大女歌手Sarah McLachlan演唱。
②出于杜撰。或可联想到著名的海盗船“飞翔的荷兰人号”。
③即E•B•怀特的随笔集One Man's Meat(中译本名为《人各有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