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与臧北书 (阅读897次)



与臧北书(组诗)
 
 
跨海大桥上的曙光
 
珠蚌咬合了壳齿。银河系向着大海
倾下了最后一勺水滴。
我站立的露台,微微生凉。
光线像迟到的哭声,从摇篮里诞生
接着,攀上了跨海大桥的臂膀。
一瞬间,它把芦苇、花树、泵房、配电间
统统纳入到怀中,包括我
和身后的书房、地板和冰箱
全部照亮。
 
 
甲虫
 
浓重得化不开的颗粒,借着夜色
击穿了纱窗。
矮小的皂隶,狭窄的眉距
有着圆珠笔笔芯一样邪恶的眼神。
如同黑巫师的魔法
在孔洞中应验谶语
时值凶年,我毫不意外它们的造访。
在我的书桌上没有大脚
只有白纸,净水,徐徐而来的清风
这才是我的渊薮。
 
 
星群
 
累了,一群饥饿的小嘴巴
整夜寻找乳头。
在杭州湾,漆黑的渔村上方麇集
啜饮黯淡的光线。
临近港口,黑压压的渔船睡眠加深
深水里的铁锚
愈发贴近蝴蝶的梦境。
在石榴花令人惊诧的香气里
妻子像一只大虾,放松了身体
我亲眼所见:最瘦小的
一颗星星,掉下了危险的悬崖。
 
 
良渚黑陶
 
漆光裁伤了眼睑。
我伸出的大手,在窑膛里抚摸
灰烬成蝶。
我的两个女人,桑女和瓶奴
在太湖堤岸结伴走过
心思,像菖蒲叶子一样迷乱。
白雨跳珠,她们潜入到湖心的底座。
提纽上的青丝绳,比时光
腐朽得更快。
我在陶壁罅隙里,找到了那年春耕的谷种。
 
 

 
鲻鱼的尾巴摇动水线
光阴的密码撩乱,又平整如初。
邻家妹妹的心跳
像是胸口抱紧了马驹的鼻息。
在水乡,溪流纵横交错,泾渭分明。
新翻的田垄和云絮交相辉映。
晚来的一场细雨
乳燕斜穿,如同梭子上下翩飞。
倚靠着廊柱,男孩子
指尖拨动吉它琴弦,掌心越来越暖和。
 
 

 
抵紧了的刻刀,雷声砉然
在石头中间开裂。
雪屑,每每随着松风落下。
研朱守白,纯中国的线条就缺补圆
诉说阴阳之道。
群鹤从砚池里飞出
而梅花,在密密的蝇头小楷下隐去。
咳嗽完痰唾
我稳稳地钤上了自己的姓名。
 
 
书斋生活
 
除了师友的信札
和持赠的书稿,我把阅读的书籍
往前推移了三百年。
潦倒不通事务
你时不时落水,又遭遇大火。
左手和右手交谈
不妨互为津渡,头发和胡髭烧焦
肉体与影子才能融为一体。
你打开房子,发现门
就在心里,立于古人的背后。
 
 
闻琴苑秋风
 
侧向河道,木槿花迎着晚风怒放。
青葙的烛台
静静地为死者默哀。
黄昏的天象观察者,同时是一个
悲观主义者,担心陷入到星空的黑洞。
词语像皇冠夹子一样
准确地夹住了舌头。
孩子们无忧无虑,对准上坡
滚动铁环,买菜还家的老太太
提来了香菜、活鱼和一篮子的夕照。
 
 
血蓟
 
月亮浇筑白色的城堡
铁栅栏尖头,顶着一具具骷髅。
血蓟沁出的露珠
与我互为镜像,它呼唤着我走近
倾听那细细的啼哭。
在我的肺里爬满了铁锈的斑点
血顺着血管,涌出眼睛。
一片片镤甲从我脊梁上生出,即将
镌刻上古奥的甲骨文字。
 
 
竹影图
 
盘根错节,从纠缠里得以修正
的秩序林立。
竹阴似水,废弃的罐子被灰尘覆盖
等着祭上我的双手。
一只打盹的母鸡像一座教堂
两只蝗虫像两个修女。
你从偶然的绝对法出发
竟然找到了非官方的添加剂配方。
词语如同竹影摇曳
毫无意义,在我认清它们之后。
 
 
与臧北书
 
轭曲枷于颈
深深地压下了头。
在水的镜子里,我的脸挤得更扁
无限接近河岸。
鱼的梦境和烂荷叶越来越接近
现在,我又抵达了水底。
这些水草纹的银子总也花不完。
白云总归是负心
流水更无情。
终了,我们还是需要照见、沐浴
撒些盐在水里,涉水回到田园。
 
 
快雪时晴帖
 
庭院深深,我们在雪泥上寻觅
爪痕的信息。
面容古淡的鹡鸰,微醺的
酒红朱雀,和背对纸片儿似的月亮
胸脯上
墨痕淋漓的猫头鹰。
松烟孤直,老梅的枝干虬曲
几点寒鸦的墨团,椋鸟
耸立着的铁线篆,与我交谈内心的秘密。
喜鹊的花白翅翼前伸
迎来亲切的问候。
 
 
望海楼头看潮
 
群狮搏象,鱼鳞海塘静寂不动。
灰瓯檐牵动云流。
每一次眺望,都是一次旅行。
古河州的兵燹未熄,临安城里的瓦肆勾栏
灯火意兴阑珊,从西北到东南
哭声与欢笑晏语隐隐相闻。
忽尔,一线潮头偃息
鱼龙跃向天阙
无数的彩鹬在海面下翔集。
不知不觉,我在膝头上又画了一个圆。
 
 
乌有村村口
 
父亲来过。肉眼不能辨识
窗子和门之间,空气里掘出的隧道。
母亲蹲在地窖里
摔打布口袋里的土豆。
油灯将熄,尤其是你整晚地采摘灯花
指肚上,燎下了瘢痕。
所有债务都在童年欠下
老鼠,曾经拖咬过露出套鞋的脚趾
那仅仅是利息。
三十年来,月亮像今晚一样
伸出手来讨要本金。
 
 

 
黄昏,我走上阁楼。
楼梯的扶手上,搁着一件
薄如蝉翼的衣裳。
蜷缩在塞满布条的铝盒里,它像
一团刚搅拌过的猪油。
月亮升起来,黝暗里熠熠闪光
依稀能照见闭合的颌骨。
在成为诱惑之前
我尚未认识到它的牙。
 
 
引别
 
慵懒的丝瓜花睡在窗台。
窗帘拉开之后
玻璃不能吸附的光线,穿透了斗室。
周五晚读的人,此时方起
依稀记起孟夫子,沾满酒渍的衣袖。
蜜蜂昏昏地胡旋
吮食花蕊之后,在正午的钟点里迷失。
厨房里弥漫臭鳜鱼香味
锅铲叮当作响,花喜鹊一样
走进走出的女人,等着西餐桌上的相逢。
 
 
安静
 
从集市里往上望,建在山顶的房舍
是安静的。从山顶往下望
集市是安静的。
尘世间的安静,我能轻易看见。
我还看见,山的背后
霞光把整座山峰烘托出来,一缕
白雾从山腰里升起。
鸡呀,羊呀,将踩着尖利的石子走上草坡。
我是说,我看见了尘世的幸福。
 
 
新房子
 
光线依然强烈。
稀疏的雨点打在荷叶上,十分明亮。
直升机在海岸边航拍
像一只绿色的蜻蜓,机翼闪耀。
沿着山脚
几间小小的红砖房,像是从炉膛里
拖出来的童车。
垂直的砖绳与弯曲的木桩,撑住了
黝暗的窗孔,与门洞。
 
 

 
我曾经梦见诺亚方舟
在我手抚书案,木纹流动的时候。
我梦见过枝条的美好
露水的花冠。
回到现实,所有的树木都抱紧了自己

立着一条腿。
只有我,顶着巢穴辗转迁徙
那么多辉白的卵,秉承上天的厚意
照亮了白日梦患者的大脑。
 
 
魂灵来拜访
 
透过门板的缝隙
我看见她,站立在台阶上。
裙子罩住了双脚
因而使那片月光更加惨淡。
是谁?
——一位故人。我们的对话到此结束。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
我推开门,跟踪血迹。
十字路口,停着一辆装满石子的独轮车。
 
 
晚年
 
灰暗的房屋,仍然像粒巨大的酵母。
几乎可以想见我的晚年
穿着斑点睡衣,在院子里徘徊
迟迟不肯回房睡觉。
书不用再读
终老,我也没能学成点石成金的本领。
生命从一根手杖开始枯萎
那枯枝,既不曾画出沙上的宫殿
也不会发芽。
它像腐肉里的独角尖刺。
 
 
2012年9月9日—10日夜于闻琴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