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送葬队伍从我身边高歌而过(和诗二首) (阅读868次)



送葬队伍从我身边高歌而过(和诗二首)
  
每天都有送葬队伍,把这条起伏不平的路踩平
从我身边高歌而过,奔向南边的雪山之巅
他们走过茶马古道,就走过了人间
 
抬棺木的人,庄严肃穆,他们是史诗中的圣者
走在岁月前面的乐队,吹打出爱情才有的亢奋
把曾经荒废的人生,一次又一次填满
 
那些音符炸裂了歌喉。豌豆、芝麻、小麦的种子
大地发芽的声响,一再在我内心复活起来
 
他们用皑皑白雪,漫天飞舞的雄鹰
埋下了我的祖父、父亲,最终也会埋下我
他们面对北风的恸哭,仿佛狼群跳过冰冷的钢刀
让我倍感亲切
 
死去的亲人,去到云朵之上。他们留下的时光
使荒芜的人间不再寂寞,不再残缺
 
但更多的时候我仍在忧伤
他们敲响的钟声,一阵阵从梦中传来
我执起酒杯,酒中就涌出一声声的思念
像一只只雄鹰,在我心中盘旋
 
《岁月的沉船》
 
被拖上岸的沉船,终于露出解脱的喜悦
裂开的心脏,方便太阳自由进出
进来的叫日出,出去的叫落日
太阳喜欢把时间走成一个圆满

月光总是与水有关,她藏起来的奥秘
只有女人说得清。一个母亲
把鸟飞翔的姿势,鱼跳跃的欢乐
全锁在箱子里,只等待小女儿出嫁那一天

这只老迈的沉船,在希腊叫做祭司
在鲁国叫做智者。要是天空黑了下来
人们就会惊喜地发现,一艘沉船,变作了灯火一盏

http://blog.sina.com.cn/yixinyunshui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