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五首 (阅读884次)



【酷暑杂谭】
 

“除了灵魂里的那一小处净土
其余的,都被掠走了……”
这是某部电影中的一句台词
抑或不是?不记得了
但可以确定,说过这话的人
他还说,“现在,最需要的是枪和时间”
 

说到枪,不得不提及铁道游击队
队长王洪拍着腰间的盒子炮
对队友们说,“这年头,没杆枪算啥爷们?”
可这年头,爷们就是没一杆枪
爷们都是孙子

 
【眼前的事】
 
“时间不多了”
可能去赶航班
也可能去赴宴
他们一说这话
我就想到死
仿佛他们
再抬一抬脚跟
死亡就是眼前
即刻发生的事

 
【天空才是笼子】
 
垃圾场上的破鸟笼
屋檐底下的空鸟笼
见多了,你就会明了
它们关不住什么
算不上笼子
天空才是
天空这个笼子
挂得高
关得严
一丝风也跑不出去
因此,空中的鸟儿
总是高兴得太早
直到死,它们
也不会明白
为何飞了一辈子
依旧像一群拉磨的驴
都是在转圈圈

 
【填报志愿】
 
外甥女高考结束
问我该填报什么学校
这个问题,困扰了
我几个昼夜。我不知道
她是否有职业取向
更不知道,有哪些学校
可供选择
我这个当舅舅的
没上过大学
没读过中文系
没听过教授的课
我想对她说,要不
就填报林业学校吧
学成之后回老家
跟草木打交道
可以无话不说
可以一话不说
可以对草木哭笑
这可比对人哭闹
对人欢笑强多了
但我不能这么说
其实,我说与不说
都是瞎扯淡
我无力为她探路
更无能为她指引
问题是,她必须填报志愿
好吧,她再打电话来
我就跟她说,志愿即自愿
你就自个儿填写吧
走进自己设下的圈套
强过掉入他人挖下的陷阱

 
【常相记】
 
少时伙伴,时常记念
吴得福看《聊斋》,看得夜里不敢上茅厕
憋急了就撒在床头的菜缸里
初中毕业后跟县城郎中学中医
后弃医,带上几个花妖南下广州开发廊
听说今年夏天回村子竞选新一届村长
叶福坪无书可看,找来《毛选》装样子
医大毕业分配到县医院当主治医生
收受红包事发,下放到乡卫生所
终日无所事事,重新抱起《毛选》
吴典顺看《铁道游击队》
初中辍学后在四乡八邻收购香菇
于前年秋天骑摩托车冲下山崖身首异处
叶西健看《封神演义》
中专毕业通过当乡长的老爸打点
进了县委宣传部,如今已是老科员
吴会兵看《岳飞传》,后去参军
退伍后到温州,在一民企当保安
我则看《西游记》,看得神魂颠倒人魔不分
师范毕业回老家教书,后辞职
走南串北,一事无成。现寄身上海
老友戏称我乃一心性难羁难成正果的野猴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