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兰亭诗歌选集12首(2012上) (阅读1068次)



兰亭诗歌选集12首(2012上)
 
 
《一本书,失血过多》
  
拿一把锤子,拿一把钢钎
要把这本诗经,从内部凿穿
从破裂的缝隙里,漏下的光
是可以把天空拉高的白鸟
在书海里囚禁得太久,无论是谁
都会成为文盲。无论什么样的爱情
都会失血过多
 
一只鸟,一动不动,她的歌
已抵达千里之外;落下来
是一阵春雨;升上去,是一群云雀
不必砸烂一个字,我已在文字之外
一朵花,不必杀死肉身,已经站在种子之上
  
《我用完的沧海已经变成桑田》
  
顺着一条大路就走上云端
追逐自己的人,你用完的沧海已经变成桑田
一个诗人,从肮脏的历史中,抽出一把刀
为毁灭的城市,雕刻倔强的性格
 
你鞭策草原,奔跑起来吧。你为湖水解渴
一匹马,踏过你的头顶。你突然发现
湖水把你写反了
  
《一朵雏菊在登山》
  
走在前面的小羔羊,她的头已经变成云朵
手牵云朵漫步的女子,我很为你担心
风或许会把你吹上天空,风筝的线
在云朵手中。一个女人与一片云朵
不离不弃,彼此控制,这就叫做婚姻
我以后遇上的每一场雪,都会认为
是你从高处洒下的梦
最先找到你的人,或许不是我
 
暴风雪来临之前,山谷会收留我
恐惧的人,雄伟的大山,总会把他看小
  
《奋力把自己扔出去》
  
把割破的手臂,用线缝起来
缝成一根导火线,自己就是那枚手雷
 
奋力把自己扔出去,扔到天地之间
如若爱情不把自己引爆
就用诗歌把自己摧毁
  
《残破的木门》
  
多年未见残破的木门
不是它不在那里
而是我看不见它
 
它站在黑暗里,静静地等我
把自己,站成一抹漆黑
 
我来了,我会从黑暗里
拽出你内心的苍白
我明白,苍白有着洁白的前身
  
《一只青蛙,叫的很明亮》
  
我坐在灰白的荷塘边
一只青蛙,叫的很明亮
远方的亲人,在明月下
如果此时在想我
 
声声蛙鸣
迟早会唤出一朵朵白莲花
把我照亮
  
《一匹马站在云朵上》
  
一颗星辰睡在树上,她起床后
就不会再回来。一匹马站在云朵上
它醒来就化作了春雨
蒲公英在田野里飞奔
它们是逝去的马匹
 
运走了梦,运走了花朵的灵魂
  
《海边的鸟》
  
海鸥是大海冲上岸的白沙
那么小,那么密
每一粒沙,都举着一盏小灯笼
一星星亮光,被风挤到一起
 
它们突然冲天而起
仿佛一把刀,把天空一劈两半
一半落到科尔沁,是圣女的眼泪
一半落到香格里拉,是你枕边的一片云
 
我离它们那么远,它们离我那么近
  
《麦田里的小斑鸠》
  
麦田里的小斑鸠,是谷粒吐出的一声叹息
天都这么热了,小狐狸还没有来
如果时光,不遇上雕刻刀,就不算活着
他宁愿让自己的霞光,尽早遇上弯刀
霞光会把弯刀磨得更快,弯刀会把霞光
追得热血沸腾。一口气喘不上来
小斑鸠就会窒息
  
《梵高自画像》
  
他把理想,从身体中漏光了,只剩下一片阴影
把灵魂,从情欲中漏掉三分之一,只剩一只画笔
天使在他头顶盘旋,他总担心那只鸟
会在他头顶,拉一坨屎
 
他总说自己在逃避人生,他用逃避的方式
参与。不要用向日葵,掠夺他的痛苦
他参与苦难的程度,深不见底
  
《梵高,把生命搬运到墓地》
  
他请来蚂蚁,在肉身中,搬运光阴
请来上帝,在信仰中,搬运灵魂
一条手臂,一条腿,一截骨头
他用文字的刀具,把自己肢解得支离破碎
一只麋鹿,终于在丛林中迷了路
把自己的伊甸园,悄悄搬进猛虎的身体
 
一架南瓜马车,一步步把他搬运到墓地
他把自己卸下来,终于轻松了
一个雕刻师,终于在石头里,找到了自己
  
《梵高,一抹蓝的慈悲》
  
他迅速从自己的身体中,跑了出去
整个城市,在后面紧追不舍
风喊走了草原,森林在后退,鸟鸣在撤离
如果他不留下一抹蓝,城市就只剩下无边的漆黑
 
他突然停下来,让身体重新吞噬了灵魂
 
 
兰亭,67年11月生人。曾任网络公司副总裁,总编。时尚类杂志常务副总编。出版过诗集《铁玫瑰》。诗歌入选《中外抒情名诗鉴赏辞典》等诗集。曾用笔名,冰马,藏心。北师大中文系毕业。
博客http://blog.sina.com.cn/yixinyunshui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