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无神论者遭遇上帝 (阅读761次)



             
上帝穿着资本主义的外衣,
——并非西装革履,
而是身着黑色教袍,
漂洋过海——
来到我们中间。
 
他是否水土不服?
我们倒闹得肠胃不适!
这一点,教科书上有记载。
不看僧面看佛面,
你瞧!帆翼像一群蛾子,海水微微抖动舰队。
于是在我们刀耕火种的土地上,
长出幼笋一般的教堂,
今天看这景象,也不算和谐。
 
上帝老儿诚然也做善事:
给饥饿的人送去食物;
为困厄的穷人治疗伤病;
但它人道主义的糖衣包裹着令人不安的药丸
-——竟然把我们现世的欢乐谪为不洁的原罪!
我们的言行被记录,以待末日审判!
天堂与地狱的分类叫人不畅快,
依我看,古老的帝国须警惕他一千年!
 
一个基督徒还会告诉你:
“如果有人打了你的右脸,
请把左脸也伸过去。”
哈哈……我们绝不会这样做!
我们奉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我们活着,绝不赎罪和忏悔,
只想化为尘埃之前大醉一场!
 
               二
 
冬天我的无名指冻坏了,
夜里躺在床上,
听硫酸腐蚀骨骼和心肺的声音。
 
世界的旁观者,生命的旁观者,
把痛苦当成粮食和酒,
我活着——只为给自己送葬。
 
人类的心灵只容下一两滴泪,
多的就化为烟雾。
我不再倾诉,在远离人群的地方,
为自己建造一座坟墓。
 
劳作中我遗忘了时间,
时间中我遗忘了记忆,
天空的重量在我眼里。
 
有一天我走进一座教堂,
在赞美诗的吟咏中泪流满面。
一只温暖的手从穹顶垂下,
一个慈爱的声音对我说:
“孩子,不幸的人有福了!”
 
啊!我父上帝!
我跪下,将一颗残破的心交到你手中。
 
                三
 
创世纪的阳光穿过玻璃花窗,
照射进幽暗的教堂。
我这颗在历史中受难的心,
怀着诚挚的情感点燃一支蜡烛。
 
我相信,人类历史从此翻开了伟大的篇章,
但又如何解释那些并未减轻的苦难、血污、残酷和愚昧?
以十字架的名义罪恶也曾盛行,异端被流放、处罚、遭受火刑,
教士的伪善、教堂的专断、神权与王权的征战杀伐……让人世黯然失色
 
野草在我脚下滋蔓。
我,一个东方人,天生的怀疑论者,
左耳回荡屈原之问,右耳倾听上帝之言: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谁能极之……”
 
“要有光;
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
 
屈原抛出的钩并未钓住上帝池塘里的鱼。
 
是上帝创造了人类还是人类创造了上帝?
我相信,人类的心灵如被虫蛀的苹果带有天生的残疾,
一个睿智的先哲为人类创造出“上帝”,
专门保管那缺失的部分。
 
这念头,把我从教徒中孤立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声明:本专栏作者已更名为林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