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独立行走的诗人/未凡 (阅读2677次)



独立行走的诗人

                      ——读刘川诗集《拯救火车》

                                   未 凡 

  刘川最近出版的诗集《拯救火车》以及未收入此集的-些诗作,闯入了我的阅读视野,令我惊悚和敬畏。每根发丝都争先恐后地竖立起来,仿佛有话要说。

  在已往与刘川交往、交谈中,深感孺子不凡。他的人格、品德、个性、睿智、才华、早慧,以及內敛,不张扬,不炒作,不趋炎附势,超凡脫俗的风骨,无不让我肃然起敬!有如一磅重锤,敲击我的灵魂。老话说,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前者刘川,后者我也。刘川在波飞浪涌,滾滾的诗歌大潮中,以独立的姿态,独立的诗情,独立地行走,笑傲江湖。人融进诗里,诗融进人里,天工的契合,正是上帝为我们创造出一个天才的、独立行走的诗人。

  我总觉得诗这东西真的很神奇,像灵魂一样难以探奧,难以阐释殆尽。其复杂性、多义性,绝非ABC那样单纯,数学定义那样正确而不可替改。也非其它文学样式所拟比。尽管诗的各种主义,各种流派,各种表现手法不同,其中都会有好诗让读者认知。读者可以按个自的审美需求,审美趣味来选择诗人。在当下纷繁、纷乱,大千气象的诗群中,我之所以倾情选择刘川,是因为他诗的独到之处,惊世骇俗之举。独到之处,是他诗作的独特表现手法;惊世骇俗,是他诗作具有颠覆性的社会效应,在读者心中产生的暴发力。刘川诗的触角涉猎甚广,但我想着重谈刘川诗对社会针砭时弊的呐喊。“难道我这支看似不起眼的钢笔/是一支雷管” (《诗人的偾怒》)。雷管是诗人愤怒的爆发物,要炸毁社会存在的一切不平,-功假丑恶、贪腐和汚浊。也将震醒如我这样写诗的人,在个体情感的圈囿里无病呻吟。应该走出阴影,对历史,对社会,对现实,给予-个诗人应该给予的高度关注。

  刘川作为上世纪七+年代中期出生的诗人,肯定涉世不深。诚然没有保罗.策兰、帕斯捷尔纳克、布罗茨基、艾青、昌耀等一些诗人所经历过的残酷的血腥,痛苦的流亡,巨大的打击,深重的苦难;也尚未取得上述诗人的成就。但作为在-个身处平和,安稳的环境里的诗人,刘川能以洞察时代的眼瞳,警醒的触角伸向现实社会存在的种种垢疬:穷人的疾苦,贪腐的欲望,矿难的冤魂,野蛮的拆迁,虚假的欺骗,道德的沦喪……诗人以笔为武器敲打时代的疼痛。实属难能可贵。刘川在《我最近的担心》中写到:           

 

    “我的家乡

      整个承包给

      某矿业开发公司

      天天炸山开矿

      如同地震

      人们集体迁移

      而我家的祖坟

      没有长腿

      跑也不能跑

      动也不能动

      只能搖了又搖

      晃了又晃

      胆战心惊

      永无宁日

      我的祖宗

      多么老实巴交的

      一大群鬼啊

      最后会不会也被逼得

      走投无路

      顺着高速路

      搭车进城

      开始21世纪的

      农民工生涯”

  利益集团为了获取高额利润,不仅打碎了老百性的平静生活,“人们集体迁移” ,离开故土所带来的灾难的悲痛可想而知。这还不够,甚至连老百性的祖坟也不放过,“胆战心惊” ,弄得人鬼不宁。诗人刘川以轻松的幽黙,絕妙的讥讽,而深刻揭露出拆迁背后所隐藏的官商勾结,出卖国有资源,中饱私囊,不顾群众利益的丑行。“我的祖宗/多么老实巴交的/一大群鬼啊/最后会不会也被逼得/走投无路” !这揪心的诗行,令人心颤,令人动魄。是泣血的控诉,是惊天的声讨。按中国传统文化,挖坟掘墓,罪莫大焉,而在阳光下的大罪正在阳光下合法地进行着,怎不令诗人担心。刘川诗的动人之处在于诗中置入祖坟、鬼魂的“走投无路” ,加深了诗的內蕴、力度和质地。

  刘川对民工的不幸遭遇,寄予无限同情和为之喊冤叫屈,大鸣不平。在一个炎热的六月天里,“路口被撞死的那个民工尸体都臭了/还没有家属来认领” ,没人认领是因为他没有身份证,“冤啊,肇事司机逃逸,至今没有追到/死者明早就要被拉走火化去了/一切就像没有发生” 。真是令人触目惊心,惨不忍睹。人命关天,不是没有追到,而是没人对此负责,没人去追究。死一个民工,如同死一只蚂蚁而已。诗人对此痛心疾首,流露出无能为力的情绪,只能做到“今晚不写诗了/撕掉一张洁白洁白浩白的纸/并把这些细碎至极的纸屑扬出窗外/看啊,六月雪、六月雪” 。诗中三个“洁白” 两个“六月雪” 的垒用,加强了象征、隠喻的作用。民工的死比窦娥还冤啊!完成了一个诗人的良知与诗歌的担当。面对芸芸众生生存状态之艰难,刘川心存屈子“长太息以掩鼻兮,哀民生之多艰”  的高尚情怀,关注民生,为民代言,为民诉求,为民请命。他在《春节建议中央》-诗中写到:“我建议把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调转个方向/不朝着/空空渺渺的太空/而是对准地球里面的/十八层地狱/让它轰的一声喷火飞行/进入其中/去把N年以来/一个个挖煤时/不小心闯入其间的/矿难工人/给运载出来/让他们在新年/回来庆团圆/看春晚” 。诗人的理想主义,诗人的纯真童心,由然生成使矿难工人起死回生的“火箭” 这一意象。诗的隐藏喻意在于诉求官方,如何釆取措施,加大力度,避免这些惨剧的发生。“让他们在新年/回来庆团圆/看春晚” 。诗人把这撕心裂肺疼痛的呼喚,融入不能不让人流泪的诗的意境之中。他的《请为百姓做点实事》《想起回家过年坐的火车》《题市民意见栏》等诗,都是关注民生,为民立言,表达诗人良心和美好愿景的佳作。

  刘川在《太阳牌竟如此靠不住》-诗中,对商品市场普遍存在的伪劣产品、次货,假货,並冠以太阳大牌商标欺骗消费者予以无情地揭露。诗人由太阳牌商品的危害,联想到“说不定太阳也会/突然坏掉” 。说大了,如果商品全部坏掉,不就同太阳坏掉一样,这个世界就难以想象了。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不只商品有伪劣,有虚假。人也有名不副实,沽名钓誉,冒充大牌招遙过市者。更令人鄙视,令人痛恨!《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还是做了》,也是我读后最为喜欢,最为过隐的一首诗:

 

  “读我国一名

   著名(国宝级)抒情诗人的诗集

   我把每页上的

  “啊”

   都改成了

   呸”

   结果都是这样的

   呸!大地

   呸!太阳

   呸!黄金般的稻谷

   呸!海洋

   呸!母亲

   呸!滾动的车轮

   ……

   改完整本诗集

   改完整本诗集

   爽死我了”

  刘川爽死了,我爽死了,我想读者也会爽死了!请读者不要误解,诗人刘川“呸” 的不是大地、太阳、母亲……这些光辉形象,“呸” 的是以此为內容的口号诗; “啊” 喻空洞的抒情。诗人连用六个呸,六个感叹号,犹如一把把尖锐的利剑,直指这位国宝级的、抒情诗人的咽喉。快哉!从而揭露出当下诗坛存在的某种弊端,假象,与伪劣商品冒充大牌欺骗读者-样,令人发指。而这类诗人常常在大雅之堂上“鸡立鹤群” ,洋洋得意,使一些名至实归的诗人屈于其足下。这是谁造的孽,还是让明眼读者深深思索吧。“诗应该打动人心,引导读者灵魂到诗的意境” (贺拉斯《诗法》)。刘川的诗到达了这-境界。

  勿庸质疑,诗有技巧。从表象好像看不到刘川诗的技巧,所以有高人说他是口语诗人。在下冒昩地说“不” !刘川诗有技巧,他的技巧隐藏在诗行之外。诗中没有冗言赘语,没有说教,没有抒情,没有美丽的形容词。他不创造眩目的词语,而创造动人魂魄的诗歌意境。这就是刘川诗歌技巧的高超之处。说刘川诗是口语,那是他策略的叙述语言被误解。我坚持认为:这叙述语言好比是水,水能淘沙,水能养金,水的底层闪烁出金子耀眼的光焰。这足以证明与口语诗有天壤之别。诚如刘川在致笔者信中所言“而今诗坛以飙技为圭臬,炫艺为风骨,我独标良心与真知,走了一条写实主义的路子联合禅宗“直指人心” 的方法及口语的平实与亲切,可谓逆其道而行之,虽然引起一些争论与批评,但我本身获得快乐无限,非他人所能比,可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心对明月,自印大江心。写诗首先把我变成了一个真实的人。”可见他是一个真实的、写实主义诗人,而非什么口语或先锋诗人。刘川诗的功力在诗的结尾。他写《本地持续大旱》诗的结尾:“肚皮里面/胎儿大哭/以其微小而珍贵的泪水/拯救灾情” ;“每次看到铺天盖地的标语/我就想笑/为什么不把它们/扯下来/像封条一样/贴到妇女们子宫口上去” (《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又如:“哪个婴儿/如此大胆/竟敢投向/刽子手怀中” (《胆大包天》)。如此结尾比比皆是,以象立意,蕴涵着深邃的禅意和哲思。是我多年习诗所追求而不即的。

   《拯救火车》表明刘川为拯救工业与钢铁建筑与利益法则人性主义,尽了全力。凸显出诗人刘川的高尚思想情操,可贵品质和人格魅力。

  综上赘言,刘川诗决不与人同,而具鲜明的个性。刘川说自己是:“玩诗” ,我看他是认真的,他以自己独立独行的表现方式,以诗的良知书写现实。刘川是我们这个时代一位独立行走的诗人。我们的时代需要刘川这样的诗人。

           2012年4月17日

(载《中国诗人》 2012年第4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