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写一封信 (阅读677次)



写一封信
 
推迟多年写一封信,
为的是结绳的不惧。
“记住。小说中的一页,”我说,“聊聊。”
然后转身,
向窗外
捉来一、二、三、四只萤火虫。
 
我记得,它们一一温暖过我的四肢。
多年,
那之后,
我便习惯活在我的四肢中。
再黑瘦的五官也不在乎。
 
嗯。“那么地想念。我总善于发现”——
还有几匹马。
原始的马,
没有缰绳的马,
比平常语调更清晰的马,
比小说更自由、更健壮的马。
 
模糊的旷野横飞。
舒展四肢,一一与马对应。
从没有这么确定。
 “假如给每匹马、四肢套上长长的绳子”
——哦,
“那等于是一场酷刑。”
 
当我们老了
古典给予的惩罚还会重现?
多年,那次假想的酷刑之后,
我承认得到了宽恕。
嗯,“那些,只是鹿。”
 
推迟多年写一封信,
为的也是一个疑问。
当朱丽叶•比诺什剪一头短发
去演一名护士,
日夜照顾她五官尽失的病人——
在这双重的不虚中
她真的哭了吗?
 
注:
①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1964年出生于法国巴黎,电影演员。曾于1997年凭借《英国病人》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2012年6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