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晚餐之后 (阅读533次)



晚餐之后
 
晚餐中,要在舌尖上建立一个国家。
而每一个单纯的味蕾中都
驻守着秘密警察——
 
确实害怕。于是,散步。
站在绿色稻田边,掏出什么,
从体内挤出多余的水分。
 
我的怪癖,跟着多起来,
转身,背过脸去。
“所有的稻草都是仰面哭泣的稻草。”
 
一个北方诗人的句子,我沉吟。
某种忧伤,带来新的恐惧。
“迟熟,可以是鸽子衔来宽恕的雨。”
 
改用自己的。
没有鸽子,连糖果、梅花
同为本已有过的确切。
 
女人们迈开步子
比男人还大。天黑下来,
男人们沉默了。没有谁愿意照顾瞎子。
 
(2012年6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