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0年诗集 (阅读961次)



 1、洗浴(2010-03-08 19:02)
 
一、  
 
一个冬天
我总是想把自已洗了再洗
手指缝  脚指缝
藏污纳垢的地方太多
骨头缝里也可能都不干净
 
仿佛一夜间冒出来的
大街小巷
浴池的灯箱牌招摇得彻夜不眠
什么桑拿、冲浪
什么芬兰浴、针刺浴
 
一个冬天
欲望离我越来越近
又越来越远
 
我不知浴池的那边
是否还是一片乡村的天
像儿时
一身赤裸地穿过河水
好多年后依然想起那泓清澈
 
二、
 
走过豆腐坊
就想起小时候在豆腐坊的大缸里洗浴
就闻到暖流激荡的豆腐水
流溢的豆汁的清香
 
父亲挑着一担被母亲浸泡三天的豆子
到屋后的豆腐坊做豆腐
我怀抱母亲用豆汁浆过的新衣裳
尾巴一样跟着
过年一样乐
 
一缸满满溢溢热气腾腾的豆腐水
像无数只暖暖的小手
抓挠着
像无数张暖暖的舌头
啃着
 
赤裸的小身子
剩下只是干干净净
 
走过豆腐坊
我还能闻到我身体上
那豆汁的清香
(写于2002年)
 
2、怀念父亲(2010-03-31 17:08:02)

我看见乡村补鞋匠的父亲
到路边去
我看见乡村补鞋匠的父亲
走出低矮屋檐的阴影
到路边去
我看见父亲沿着墙根咳嗽
高大的有些佝偻的身影
擦过挂着冰凌的小窗户
到路边去
在窗外发亮的锐痛里
叮当  叮当
 
乡村补鞋匠的父亲是什么时候
开始坐在路边
等待在四季的晨光里
 
一个补鞋匠的等待是怎样的
我无法深入进去
敲敲打打修修补补的光阴
沉淀在乡村无垠的岁月里
 

 
勤劳  永远本分
永远走进光亮里的父亲
谁在梦中盯着热焰四溅的晨光
飞升文字
 
一张白纸轻轻抱起了佝偻着背的
补鞋的父亲
一张白纸的有力部分
和厚厚老茧的手
飞过重山,飞过山色和光亮之上
 
谁在敲击声中
有火烙过心脏
让我再次看见了
勤劳  永远本分
永远走进光亮里的父亲
(写于2002年)

3、风不动,树不动(2010-06-01 20:51)
 
我有一杯酒
我有一弯月
从人间碰到天上
风不动,树不动
时间变得飘忽
我漫步的路上
遇到许多美丽的石子
我想弯腰拾起时
酒已干,月已满
草儿长过头
泪水绕膝流


4、颍上行两首(2010-06-07 21:06)
 
一、八里河
 
我下了车,在一群喇叭后面
风随意摇摆  有些热了
大水之后,水在这里打了结
灾民们不知去了哪里
水在这里快乐着安了家
世界风光
粗糙着这里宁静
世界上有些名声的鸟
都被邀请
在笼子里叫话
从挂历里搬来的凯旋门
宙斯神庙、荷兰风车
听说建设者也没亲眼目睹
3D电影正让二战的潜艇穿过时光隧道
撞见了郑和的舰队
我上了车,在一群喇叭前面
 
 二、一匡天下
 
我喝第一口时,我的口腔溃疡
提醒我不能再喝了
哪怕这酒是管仲自个酿的
可是来到北方那种气氛
对我来说无可救药的
让我想学北方汉子的豪爽
也许是从3D电影的氛围里没有出来
一杯一杯倒进口里
似在时光隧道里
与鲍叔牙推杯换盏
我喝最后一口时,我还抱着一瓶
一匡天下
那夜我把喝酒的气势
全部用来呕吐

5、童年的记忆,挖桩头(2010-06-17 20:21)
 
汗水从小身体深处往出流
有股子奔腾不息的气息在身体内行走
童年在山头上寻觅着能点燃
一日三餐的希望
挖一个桩头使出的力气
使小身体有一次难忘的洗礼
一个桩头可以煮熟母亲的一天
她的炊烟在村庄升腾得最直
父亲会在桩头的灰烬上点一支烟
惬意的夸奖我
好样的能挖桩了
然后不忘补上一句
学习要跟挖桩一样用功
桩头的火才是旺
看看灰都能点烟
我没有忘记挖出桩头那一瞬间的欢喜
那是童年最意气奋发的时刻

6、人是地球的一个病菌(2010-06-23 07:59)
  
病菌是一个在放大镜下才看到的小细胞
与人比可能就像一个人与地球比
一样
所以我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说
人是地球的一个小病菌
病菌对人来说很厉害
他一但在人体内存活
就可以利用人身上的物质和能量
复制自已
如果是癌细胞
他可以把自已长成一个肉瘤
塞满你的食管让你不能进食
让你看似强大的躯体活活饿死
如果是非典病菌
他可以从一个人的口腔鼻腔
一步跨到另一个人的口腔鼻腔
像人驾着船漂洋过海
做着飞船上天
哪怕是在没有他生存条件缺氧的太空
 
 
人类这个生命体也一样强大
欲望是他与生俱来的强大本源
他对地球正做着一些梦想
他断江填海
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他不俱地球的森林破坏
水土流失
沙漠化严重
不俱冰川融化
臭氧层空洞
不俱原子弹爆炸
物种灭绝
 
病菌让人得癌症
与人的生命体一同生死
但人学会了一些方法
用药物用切割用放化疗
打击癌细胞
苟延生命
地球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生命体
他是否也有方法
抑制人类过度膨胀的欲望
使自已健康长寿
使人类的更多的子孙
可以更久的喜笑怒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