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09年诗集 (阅读634次)



 1、等到九月(2009-05-05 17:15)
 
莫名的觉得要到九月
要到果实照猫画虎的九月
从村庄走来
忘记摘它的手
挑它的肩膀
和咬它的嘴
忘记酸酸甜甜的一生
等到九月是否一切如愿
是否仅剩从头再来的核
能找到一块干净的泥土
找到被丢弃又被收留的梦想


2、太湖寻禅(2009-05-17 15:15)
 
一、
洪放写了禅湖三枝
奖金五千
我开车送他去领奖
出门好好的天到了太湖
突然间狂风大作
像迎接似的热情过了头
大雨如注浇得我找不到太湖的方向
大风大雨的猛烈
恰似一个人内心奇怪的猛烈
而我抬头找方向时
居然看到了西天还挂着太阳
在云遮雾挡中
模糊而看得更清晰
我们在风雨中很快找到了停泊
小车安然使入龙山宾馆
二、
有一位至亲曾说过
心要热脑要冷
好多年我的心一点点冷着
今夜太湖的文友让我又一次热血沸腾
在如今歌吧、酒吧、棋牌室、按摩房
充满着物欲的欢腾时
太湖的文友却再次给我们文学沙龙
让一场清谈成为盛宴
一杯热到十一点的清茶
一杯热到十一点的淡香
还有你递茶的手式、眼神、禅定
还有十一点后热着的夜与安宁
 
三、
我在一幅长卷前
如痴如醉
花亭湖的画卷
禅湖的画卷
它的前面是太湖的新城
是奔腾而无声的长江
是刚刚升起的船帆、太阳与祥和
它的后面是寺前的老街和庙宇
是逶迤莽莽的群山
和南北朝的晨钟暮鼓
左手的二祖从北而来
弥坚而历难
右手的六祖向南而去
历难而弥坚
上仰太阳云遮雾挡而光耀
下掩长河百转千回而沉澈
呜呼痴呼醉呼
 
3、打个邃道穿越(2009-10-19 19:47)
 
这中间是隔了一座山了
好大好大的山
让愚公都想放弃
好在现代技术无所不能
我要像一个指挥者
一个打洞专家,我要倾尽我的家财
打个邃道与那边相通
我不仅调来挖掘机、风镐
爆破手和成群接队的运输车
我还要调来我自已
让力气在我身体里扩大它的地盘
直到无人能敌直到我的每一个毛孔
神经都争强好胜
要让我的大手感受参与的劳累和愉快
要让肩膀或身体的某一块感受石头的冰冷
坚硬和沉重
要让手指头、皮肤在与坚的物件较量时
被划破划得鲜血淋淋
留下痛的记忆越深刻越好


嘿嘿
然后我直达你的家门
我甚至也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开通庆典
请来军乐队、彩虹门、鸽子、彩炮和颂歌
一生这么隆重一回
 
4、相逢敬亭山赠宣城盛敏(2009-11-09 08:40)
 
我们来到敬亭山
寻找诗仙李白和他独坐的味道
小雨打湿了我的期盼
心在跳情在烧
可是只拍下了你在茶地里笑
还有与路边竹子的一抱
有多少想法都没有说
怕惊动玉真公主对诗人的好
写一首歌唱给宣城
相看两不厌是不是有些难做到
分手后是空荡荡的街头
和空荡荡的酒劲
灯火迷离中
我们去了海阔天空
把骨头捏捏
把脚印泡泡
 
5、今夜我与雪同眠(2009-11-18 14:12)
 
走在雪中
雪是这世界的唯一
雪多年没有这样来得早
没有这样来得亲切
没有这样独自激动
又独自疯狂了
雪拥我好紧
搂得我无所适从
慌张而急切
搂得我迷茫一片
看不清路看不清方向
只有与雪浑成一体了
躁动而纯洁
  
6、霜打(2009-12-23 10:50:33)
 
泛白 无力 冒着寒气的
霜打的枯草、落叶、枝桠
霜打的园地、菜心、萝卜
霜打的鸟鸣、野菊
霜打的晨光、奔跑的狗和它的眉毛
霜打的雾气
霜打的车窗和发动机的尖突
昨夜的灯火兀自亮着 冷冷的
遍地都是
那双找寻没被霜打的眼睛
其实也早被霜打了
 
7、秋浦歌----悼芮武
 
一、
上个世纪,已经是上个世纪了
八五至九零
我在秋浦河教书
我的年轻的欢乐和年轻的忧伤
都被秋浦河流走了
那些年我都认识了谁
只几个诗人啊
李白是一个
杜牧是一个
还有一个芮武
才多少年他们都走得远远的了
只有白发三千丈这句诗还伴着我
 
二、
芮武
那些年的哥们
我在认识秋浦河的时候就认识了你啊
2005年的寒冬我再看秋浦河
河水淌过我的眼眶
一直流到长江去
 
你知道我当初认识江南的样子
那就是你的样子
在河水中久居了的哥们
在文字里活着了的哥们
今夜我多想和你叙一叙
李白的秋浦
你的秋浦
 
三、2006年4月16日池州
 
4月16日是个大晴天
我不喜欢晴天出门
可天不随人愿
应该是一个阴雨绵绵时节
我出门时想
 
与几个人一道
这些年我已不太习惯一个人
如果一个人我怕承受不了芮武的影子晃荡
过了长江到处都是芮武的影子
在高速公路差一点修到天堂的年代
清明过了 池州却定格在清明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