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活着(组诗)之三 (阅读939次)



活着(组诗)之三

《无题》

深夜
我走过花草簇拥的小径
推开一扇朱漆斑驳的大门
里面的桌椅茶几清晰可见
门牌上写着:暂住证40号
我喊道:“里面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
我再次喊道:“里面有人吗?”
我听到月光细碎的脚步从蛛网落到桌椅上

来到小径上
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天空浩翰如波
我看到在乔木与百花丛中
竖立着一块牌子
上面书写正楷二字:东莞


《一个民工的记忆》

那一年
我在深夜的寒冷中挣扎
那一年
我的手脚都有血泡
那一年
我在梦里回到故乡
那一年
我听到东江轮船驶过
那一年
我知道我还在东莞
那一年我永远都忘不了
一个白云朵朵美丽的清晨
我在温暖的阳光中醒来
我知道我还活着,活着多好
活着就是幸福

现在我都六十岁了
但那一年
我还记得
一栋大楼竣工剪彩
我想我可以和老乡回家休息几天了
我叫喊着,我想把春天叫来
但那一年
我还记得
在潮湿的露珠中,晨光闪烁
我拼命拍打着身边躺着的一个民工兄弟
——他身体冰冷,已停止呼吸

在每个黎明里醒来
我都能听到
昨夜阵阵哀嚎——


《星期天》

在世界工厂
上帝没有安排星期天

我望着窗外工厂林立
鸽子在黑烟中学会倒飞
咳嗽的老人拄着拐杖在空中行走
我开始跑到楼顶上去

秋日的天空云海铺开
思想如奔马
我仿佛置身于旷野
石头、树木、楼群、广告牌在空中折叠
花朵、烟囱、河流、立交桥在风中静止
骑马走过的人、中午醒来的人表情木纳
玻璃、土壤、和更远的地方不断倾斜
他们在地平线上卷起各种弧度的曲线
如坚硬的铁在冲压机下迅猛开放的花朵

星期天啊星期天,你是多么伟大和壮观
珠江啊珠江,你要把星期天带到哪里去?


《笼中的鸟》

老头身体越来越好
早晨总要朝笼中的鸟
吹几句口哨

他知道,鸟儿徒劳无功
它向往的蓝天只是梦想

          2003。3。7


《她们》

她们弯腰,低头,不说话
只微笑。她们,她们是谁呢?
我一直想问,这内心不断敲击的
是美,毫无疑问
美,让人愉乐
也让人心怀不安

如果不要隐喻
也不要象征
她们仅仅是她们
她们也无法相信
自身也就是其中一个
打工妹,或者妓女
而我常常与她们相伴

就像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中
成了自己眼中的别人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在车站》
在车站,
我点燃一根烟时,2路公车开走了
天气太冷
我抽完烟,顺手
将含有我体温的烟蒂丢在脚下
来来往往的人,你踩一脚,
我踩一脚
就这样过去了


《疾病》

三月里的风成为梦想
空谷的桃花是童年的记忆

没有,没有海水
没有青山湖绿白鸟飞
没有翅膀

室内越来越小
与墙为邻,墙是我的兄弟

一个包,一瓶酒
一堆日常用品。歌蝶
我丢了。书籍,不知所终

噪音也小了。认识的人越来越多
记住的只有电话号码,流程和手续

哪里都不想去。在梦中我咒骂自己
这些是属于我的。凌晨一点三十分
2003.


《一个人的生活》

一种涌动消失,一个人的生活
一座城市。在车辆与人群中
找不到我;在楼宇丛林里
认不出我----一个人的生活
略去

音乐的眼睛,紫色的血
阳光如脑汁泻下
公园里,树叶停留,风走动

一个人在梦里,经过三座城市
在熟悉的门前,询问
“可否见过,像我这样一个人?”

不能在地图上找到天气的冷暖
错误的满足,思乡的苦楚。
顿一顿,但时间在走
血液在流,生活在继续。


《雪真的会落下来》

昨夜,雪真的落下来
漫天的雪
昨夜,我梦见了你,父亲。
雪,落了下来。一朵,二朵
棉花一样白,柔软。我还梦见
柴禾,空地,一些石头
陡坡。我分不清了
是的,我记不清了,是梦。

父亲,我梦见你从矿井里走出来
脸上的煤灰,露出洁白的牙齿。
矿灯,澡堂,和你匆匆地赶路。

那是我的童年。不是梦。
我童年的记忆。父亲。

《傍晚》
稍纵即逝。内心的马驰出旷野
曾梦想,带着翅膀的飞翔
那山谷,那落日——
斜晖透过屋角撒了下来
一些尘埃,暗色的桌子祖母的茶杯
石阶上墨绿的青苔,流水与皱纹
我要说出陈旧的泥土,说出我童年
在木柴旁的歌唱,说出月光下
我们举着酒杯,谈论一些事物
秋季的风干燥,小路旁的灌木丛投下的阴影
隐藏着我内心的燥动和不安:
哦,父亲,我远在他乡流浪!
2005.11.4
《故乡》

在田野的上空折叠翅膀
要收藏起今年的收获
种子和落叶。

奔走相告,飞鸟和白云
山谷的溪水流过我的纸张
“我分明看见她的影子,她的笑。”

是我的诗歌,词语在跳
在挣扎。盘子里一点血
我的土地也有思乡之苦
我告诉我的童年,要在田埂上放风筝
要在山坡的黄泥路上奔跑,像一个轮子。

老人的笑声把骨头震响
捂着胸口,一点咳嗽
那秋天的霜染白稻草。院子的角落
公鸡的叫声
在夏天追逐,呼吸。

家人终于聚在了一起
我写下:堂屋,一台旧电视
我写下:爷爷,奶奶,父亲,母亲
兄弟姐妹,外甥,侄子---
我再写下:眼神聚在了一起
我终于回来了!

然后我折叠翅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