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分离 (阅读654次)



分离
 
八月。黎明时分已去。接着黄昏,
金色稀薄如光阴的弥留。
此刻,
将昏话与水藻从漫步中、从激昂的挽歌声中、
从语言中分离出去的人
是有福的,
你们似已
深深迷恋上这个时代的逻辑与病态。
 
而我害怕这些。害怕
任何不借助魔法的分离。
害怕一小块糖果与落日的分离,
害怕一个人
体内的孩子
与另一个准备抱头下蹲的人的分离。
 
作为那其中的一个
他理应无法知道
位于秋浦河岸的某座山头
被人掘出过的洞穴,
假如这洞穴能够自己张嘴
单单只会发出元音“a”
 
接下来,另一个。
投入他的工作,麻木而枯燥。
就像年青的宪兵被要求的那样
射杀落日
慢慢融化一小块糖果。将
包裹细小五官的毯子
展开,折叠,
垒与黄土。最后以泉水洗一洗手。
 
非凡而确定的分离!
——现在,
他欲将这卓越的手艺
及麻木同时传授于我,这还要等什么?
我已然知道
我们这些活着的
不过是那些干枯应运魔法而生的
拷贝的拷贝,
再以所谓的荣耀稍行涂抹。
 
那么,我的拷贝在哪?
我已将自己略带敌意的干枯形象——
拷贝给其中一个,
而他为何
以融化的一小块糖果的形式与我分开?
 
丧失之苦,莫过于应允太多期许。
忘掉魔法、
忘掉那人、那孩子、
忘掉以糖果为喻、
以毯子为遗物的所有干枯。
将呜咽与闪电从元音中、从久别的葵花中、
从核桃的裂缝中分离
哪怕作为此生仅有一次的迷恋,
我像你们一样
终将是有福的。
 
(2011年8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