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植物或动物 (阅读1281次)



 
植物或动物(组诗)
 
木槿诗
 
灰雀,划过枝头飞过窗前
安静而缓慢的光照彻木本之心
这是回忆?我如走进了八月
雨中等候戈多,完全忘却时间
忘却要去买一袋盐和不干胶
甚至彻底放弃了超市这个词汇
风景被置换,眼里空空如也
而有人却在这时修补汽车轮胎
有人仍是打牌,输掉2瓶啤酒
我守在这里,这里不是坟墓
无法祭奠,无法直白陈述
这很遗憾,我缺少必要的悲哀
我只能若无其事像只黑天牛
在被定格天空下漫无目的闲逛
看藤类缠绕工地几块空心砖
使简单的路径充满崎岖的变数
使你的心纠结成蓝色多瑙河
这就是命运?演绎自闭的恋曲
我不喟叹不沉默不喧嚣不祷告
也不会写出淡紫色或深红色
而如眩晕症者在霓虹的幻觉里
被木槿反复否定,否定之否定
的否定。一个更大的否定
2011-10-31
 
关于马齿笕
 
1971年。小操场。晴天
玻璃球衍射。彩色粉笔折断
猪只会在这个词里拱午后的光
听不见北方田野深处的呼唤
大地凝固。雕塑开始发黑
小学生在河尽头朗诵张思德
我真的掉进了暗洞,我到底是谁
我想喊。我想哭。我想歌唱
我把马齿苋含在嘴里
2011-10-28
 
茉莉,茉莉
 
香椿树接近死亡
你对此不发表任何评论
风尘只是部乱码奇书
 
画面全留白,不古典
你学习自然的恰到好处
天低烧,不需要阿司匹林

一首好诗拒绝阳光照射
你如土中玉回避时间
昨天,回避一个小小的圈套

低处得绽放,简单小寂寞
我想你真的明白了我眼睛
四周静,唯有天国来音

这不是所谓的走远之年
不存在一个可以抵达的尽头
你清馨,未沾浮华的内衣
 
好吧。我们已然落叶满身
玩浪漫,蒙上各自灰脸
上演一场末日婚礼
2011-10-5
 
柿子熟了
 
柿子熟了,你在树下拍照
把红的时光带向另一个地方
像口风琴发出新的声音
 
你不需要水,不必看倒影
你心怀感恩,你向自己提问
你的表情越来越不够正常
 
阳光仍然温暖,地未经风雪
你的目光呆呆的,去年也这样
我们已经互为一棵柿子树
 
秋叶篡改了关于幸福的定义
你在衰败的统计学里埋掉岁月
玩自闭?不给自己阳光
 
辽阔的荒郊之野,云更辽阔
你赔光了股票剩下最后一块田地
我走过去。风在远处吹灭蜡烛
2011-9-30
 
女贞子
 
偶相识,漫步运河旧码头
说出赞美不如快速绕过警戒线
风景区有人埋了无题假水雷
将去年的淡绿转化成今秋墨绿
我们进入夕阳里,手势简洁
(柔软的岁月寂静却不失葱茏)
声音就轻盈掠过了对岸孔石桥
在诗歌里送别,吟长相思
鲜嫩的县名悬在烟雨的天空下
我的词语,我的蓝色生命力
开始从异地的土中缓慢的蜕变
像只灰蛾子飞赴原始林地
那里,片片嫩叶都是一个个国家
保存着美好记忆和节日的礼物
我被木槿花吸引,怜香袭玉
从网状的贪婪到对自由的贪婪
天地之间所有神灵对号入座
口香糖里还有一座全新花果山
我吞进叶绿素,染绿新时代封面
所有影子回到熟悉的阳光里
放弃抑或流浪,放声抑或沉默
睡去。起床。不是佳人
2011-9-23
 
鼹鼠
 
退化的双眼拒绝了白光
拒绝我虚构一个历史的舞台
导致受伤的早晨血腥并缺少关爱
诋毁聚集在小碎石的停车场
内心的疼痛遭遇到现代假礼仪
为不合时宜的闯入付出生命的代价
新版网络用语更具有暴力倾向
瞬间就会有无数好奇者提问
——谁在跳狐步舞曲?
这更危险的游戏,会掉进陷阱
有可能使全通州的生活失去平静
使过去的某个细节里出现黑洞
而被遗忘的岁月里并没有黄玫瑰
我是不是已然双目彻底失明?
开始把简单的故事变得闹剧一样
我也成为了观众传播八卦新闻
告诉人们一些值得纪念或回忆的事件
或去发现清晨的路上留下的血滴
还是让鼹鼠用疑惑代替所谓的真理吧
远离垃圾箱就是远离了穿透力
就真的失去了感动,使黑暗永在
使今天不仅脆弱还会更加不可捉摸
完全像是小丑,滑稽到底
2011-9-13
 
秃鹫
 
像一宗失败的婚姻,因为孤独
导致家具发腐。冰柜里的毒气
改变生活的气味。我如放弃热爱
秃鹫就放弃困境里的眼镜蛇
二者之间的联系在于对方向的判断
而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秃鹫对此
毫无兴趣。作为名副其实的恋尸癖
秃鹫的兴趣永远不在标本室里
它对尸体的贪婪如同我对词的贪婪
这是我们互相反证的最佳证据
(唯一的,数学里的反证法)
据说草原在毁灭,但秃鹫仍不离去
它对未来有信心,不断地预言着
对于年月日的更新,它却视而不见
秃鹫正在改变我对时间的认识
改变我一直以来低头走路的习惯
我可能已经迷路了,所谓的意义
越来越模糊。而在我的头顶
一只无形的秃鹫始终在俯冲,拉升
盘旋,看着。已经很多年了
2011-8-20
 
白猫
 
白猫全身洁白几乎不含杂色
有很多粉丝,老鼠看它电视里
时装表演,讲干净猫语
 
白猫消失在水中,和我对视
我看不见它的正面或背影
是一个未知数,无限大无限小
 
白猫带我去郊外旅行
它迷恋春山春水,像一首好诗
它在我的身体里潜伏下来
 
白猫觉得周围的气味过于闷骚
白猫想干出一件大事情
比如找只健硕的黑猫玩私奔
 
省却繁缛的思想,极简主义
白猫在花园里跳来跳去
从我经历的所有黑夜一闪而过
2011-8-25
 
蜗牛
 
光慢下来,停在车窗外
纪念某个事件,纪念亡灵
此刻要合上眼睑,像回忆那样
幻想香格里拉的雪地或草原
 
水也要慢下来,镜子里
有个面孔扩散,替代真的我
然后出现一桌晚餐,生动的晚餐
我回到了那个叫黑台的地方
 
风真的慢了下来,树叶不摆动
树叶疲倦了,如最后的时光到来
放弃了葱郁和生长,放弃自己
我站在风中。北望。还有必要
 
我要去一个地方,冰天雪地
那里接近死亡,只有白色
我死亡到白色需要走好多年
就像蜗牛回到自己的故乡
2011-8-22
 
小刺猬的逃亡之歌
 
你要去哪里?草丛深度倾斜
小仕途。这午后暖暖的片刻平风
吹入黑土或白浆土,展开少年逍遥游
环保小区,坏人也是好人的模样
你嘴青菡生,不理会“禁止入内”
玫瑰树下不该风流时你展露小伎俩
比鸽子悠的小舞步舞进泡桐宽敞之门
我欣赏你的舞会,而不人间的误会
还好吧,你从来不用满脸狐疑
多好玩的年华,浑身的银针扎呀扎
有人继续向你聚拢,赞叹的形容词
尽管十分俗气甚至带有几分讽刺
我也一样,不得不说些孩子的天真话
好奇不分年龄,越老越更容易犯傻
我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想证明一下
我能不能像你一样变得简单起来
这赖皮鬼的时代里或许我是多余的
我的诗更是多余,不如你的伪装
为世道带来神圣的阿卡之灵,阿卡是谁
你就是阿卡?顽皮的眼睛关闭形而上
乌云下人们四处寻找着形而下
2011-6-30
 
茨芭
 
临沣寨下摆酒席进农舍,看灰鸳鸯
流逝的影像里几块旧石头压不住春风
 
诗人越来越多,一卡车没装下的酒气
飘出郏县城。星光在我诗里摇曳
 
不相识的植物其实是爿红色小镇
农村是个广阔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
 
有人想胡作非为,我却必须装睡
留下半片冰心给谁。是芍药不是牡丹
 
三苏园里舞一曲,霓裳不抱琵琶
我猜不破谜底。平顶山下遇见故乡人
 
回避麦子一词,但不能回避干旱
我们只给洛阳城外带来三场急阵雨
 
水席的古都,夜繁花,马兰豪情绽放
蓝色幽幽开启两瓶花酒,酒瓶性感
 
别情是矫情篡改古人语,河南诗友如相问
车过七贤林。五月黄河水忒清澈
 
塞北杜鹃暗藏了毒箭,却也开得糊涂
我等着中原人。东坡信使是茨芭
2011-5-23
 
墨鱼的情人节
 
深海水域,磊石之下
的水母雌雄同体,黑白两色词
我做船的梦,摇啊摇
 
珊瑚礁的黄玫瑰,红玫瑰
我丢了南朝败了北国
大风大浪,不甜不蜜影像史
 
霞光日日绚烂。书信来了
远山的海面死一样平静
我给水草写情诗:你来给题目
 
过去在背面泛微光
今夜更美好,我总是入歧途
贝壳内部是空,哪儿有神秘小珍珠
 
从美人鱼身边溜走
三心二意的迷雾遮蔽自己的眼睛
我收到的礼物,仿佛锅底灰
2011-2-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