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仙人溪桥的太阳 (阅读1449次)



  
  
  1、
  
  
  对岸,芦苇指点着风
  两月前燕子斜飞过的雨点,大约都
  落上河面了
  
  吸铁石挣脱远方
  推我向前,光明无辜
  落上河面,转而飞向
  水杉林
  
  比我内心的刀刃广大
  衣衫褶皱抵抗着
  
  
  
  2、
  
  
  沿着船户揪过的花椒树向下
  老头儿拿烟的手垂在
  稀有的光里
  后来那妇人出现了
  像桥洞里两只到站的包裹
  旁侧的塑料红桶在怔忡
  已经冷了,很冷了,小波浪闪着冰
  
  河水和船遗弃的路
  甚至铺了一段红地毯——
  他们已经老了,很老了,但是没什么
  下面就是我们
  流星的红嘴蓝鹊
  
  但不是每个波浪都有忠实的正午
  不是每个小溪都有白杨
  在那溪白杨里,奶奶一直试图捞起
  落水浮浪的小红桶
  这来自五岁的记忆
  
  
  3、
  
  
  大地活着,用翅膀
  挤进我
  有沿岸推土机的力度
  拆迁瓦砾的喷气机在面具母亲
  天蓝窗框上飞
  她冬日围巾的颜色
  已跃入传说的蓝天。现在需要相信的仍还包括
  那个未曾怀孕的人
  明天要生的孩子
  
  海滩会交出失信的我,何况目前它还只是河
  只是稍稍转了个弯
  外部的太阳捞起
  窗台过年的水仙花
  
  
  4、
  
  不宽恕并不意味着冬日千里光
  不开放。这虔诚的黄金花冠在崩溃的枯草丛中
  怀疑,在更高的山茶白里
  观看大海,如果没有大海
  就看金鞭溪乞食的猴子
  
  从青岗栎跳上金丝楠
  轻盈、迅捷、义无反顾
  每跳一下就是栎树的无穷落叶——
  就有新的绿叶
  响动,被它抓住
  
  北红尾鸲自枯树,突然掷进
  西边的天空
  红豆杉闪烁
  在这之前,我并未看见这鸟
  这撞击,把我弹进
  深渊
  

      5、


  衣衫褶皱吸纳着
  那旋涡在锤炼自己的鸟鸣
  演奏家依然是
  林荫、溪水、其它不可见鸟的莫扎特
  用35年走向罪犯、流浪汉与贫民的坟墓
  用7倍的35年随身带着瀑布的红腹脚雉  
  
  

  2012/1/12 改写
  2012/5/22 改定
  
  
红腹脚雉(百度图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