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六首 (阅读676次)



【父亲】
 
不要开口,把要说的话
烂在肚子里
我穿开裆裤的时候
父亲就对我这么说
他甚至说,牙齿掉了
也要往肚子里咽
好像我的肚子
天生是一个的垃圾处理场
按理说,这个生活在底层
有着四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
应该是个话唠
但他越老越沉默
活生生的
把自己的嘴巴给堵住了
 
【常识】
 
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的
重心便落在椅子上
椅子牢固,耐用
几十年不见磨损
倒是屁股结了痂
仿佛长出的
又一层厚皮肉
粗糙,干燥,偶尔瘙痒
抓挠也难脱落
但现实是,你听到的
依旧是那句话:脸皮比屁股厚
 
【今天我放假】
 
一大早起来,翻遍屋里屋外
找不到一小块木板
我沮丧地坐在院子里抽烟
抬头间,发现窗台边
空调机后面的狭缝里
贴着墙壁竖着一小块木板
这块小木板,像一块
康师傅夹层饼干,取下时
里面的齑粉,混着灰尘
霎时撒落一地
面对这么一块烂掉的刨花板
我知道,今天
我是做不了一把木头枪了
我打电话给老同学
他也寄居这个城市
我说,秋生,下午我们去西郊动物园吧
他说,你今天不上班吗
哦,想起来了
今天“六一”儿童节
我给自己放假一天,而他没有
 
【印章】
 
我讨厌把忍这个字
纹在手臂或胸口上
讨厌把它装裱起来
高高的挂在墙壁上
我曾想把这个字
纹在两眼看不到的屁股上
每天把它
坐在屁股底下
最终因惧怕刺字上色之痛
而不了了之
现在,我妥协了
或者说,在跟这个字
长久的对峙中
我败下阵来了
我叫一个做雕刻的好友
把这个上下结构的汉字
刻在一枚印章上
我每天带在身上
我想把这个字
盖在我目之所及之处
 
【鸵鸟】
 
这世界上存活着的
最大的鸟
它们大多时间都站着
偶尔走两步
粗大的两趾
在沙面上留下一个个
大写的V
每次到动物园
我都要去看看它们
每次我都失望而归
吵嚷嬉笑吆喝声中
我没能看到它们
把身上仅剩的
几根羽毛啄光
没能看到它们
把扁小的脑袋
埋进沙土里
它们脖子粗长
高高举起头颅
仿佛一架潜望镜
左右转动
探视前方广袤的沙漠
 
【短句】
 
夜里,天花板比白天
高上去许多
昨夜,我辗转反侧
伸出双臂,还是够不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