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兽之眼 (阅读981次)



2012年诗歌


兽之眼
 
 
我看见了一双幽暗的兽眼
在深夜,它触动了我,让我看见那触动我的是什么
 
在深夜,那是一种绝无仅有的语言,在坚硬和寂静中
显露出它的光芒
它唤醒了我,让我和我的孩子一起出生
 
它有着我的儿子一样的神情,让我并不在我的身体里
我醒来,但同时在深深的清醒中入睡
 
兽的眼,一双真正的眼睛,它没有任何白昼的装饰
处于梦幻和遗忘的黑夜之外
 
它不看自己,只看着我
它不去观看,只是被无意中看到
 
它存在于任何一种事物,当事物无限
它的身上有一个开口,如果我向它敞开人的自身
 
这样的一双眼睛
我的父亲也曾和它熟悉,于某一年
当他的人生走到年近四十,在他的手上遇见一只深沉的老虎
2012.03.15
 
 
傍晚之灵
 
 
每当傍晚,我停下我的手,关上我的耳朵,闭上眼睛
我就会看见那群随着夜幕起飞的黑鸟
 
我会看见它们漆黑、坚固的皮肤和令人战栗的纱衣
在凝固的空气中,那些相互交织的牙齿和幽灵
 
在傍晚的天空中,它们成群地起飞,盘旋,飞舞
从一种时间的末梢里出来,向着另一种时间汇聚
 
它们用光了整个身体,在脸上挖出脸的地窖和黑洞
占据了整个天空,让天空布满了黑鸟之舞
 
它们不是人类的理想和谷物
它们来自那些裂开的星辰和土地
 
继续耕耘着那些偏僻、荒芜的河谷
深陷在一堆被磨光了色泽的麦穗和墓地之中
 
它们在天空上,让人感到了天空的残酷
在心的深处,让人听到心的低语
 
它们在行人的头上聚集、盘旋、飞舞,落在了我的身旁
让我想试着用手去抚摸一下它们,抚摸一下那古老田园的衰老和亲切
2012.05.04
 
 
马槽之火
 
 
有时候我会想起那些过去的马,它们站着,眼睛眺望着远方
蹄子在地上溅起看不见的波浪
我提着一盏小小的马灯夜里从它们的身边路过
看见一种生灵把头伸进宽大的马槽,独自咀嚼着生活的干草
我看见它们站在马槽的边上
颈子垂向下方,头缓缓地临近一个长方形的器物
鼻孔突然打出响亮的鼻息
我想起那时我正提着马灯到田野上去
那里还有未停止的劳动,父母和邻居们
在用干草和树叶燃起另一堆旺盛的马槽之火
它在田野上,比那个真实的马槽更加幽秘,更加诱人
仿佛在烧制着一个崭新的马槽
散发出了浓浓的马粪与草料的味道
那时我沿着一条长长的河沿和田埂走着,以一朵小小的火苗
去接近那堆更大的火,以一匹小马的步子
走向那火焰里跳跃、舞动和灼热的马群
我看见了那马槽之火在田野上彻夜燃烧,直至潮湿,彷如田野的眼睛
我目睹了那些古老的火焰早已熄灭,而燃烧还在,言语结束,而真理还在
2012.04.15
 
 
标记
 
 
夜晚,所有的事物都会回家,包括灵魂
他们会在路边辨认着那些熟悉的树木、拐角
 
会在沿途的墙上做上标记,在白天不易识别的位置
涂上特制的涂料,一到晚上
就会低低地发光
 
这些标记,会永久地留在那里
犹如一位医生给人体留下的伤痕和刺青
 
犹如牧羊人在母羊的脖子上系上一片草叶
母亲在孩子的书包上绣上一朵鲜花
一位犹太少年曾在胸口上缝过的那枚黄星
 
——这些标记,标在他们必然途经的地方
证明了他们回家的道路
 
这些标记,从我们的门口开始
一直超出了世界的尽头
2012.03.16
 
 
五月十一日
 
 
接近黄昏时分,我在眼前的这片空气中看见了一个书本大小的洞
它位于空气的中心,在其他空气流入这些空气之中的位置
 
它由无数更小的洞组成,紧紧地挨着
形成了那个更为显眼的洞
周围布满了空气,这个洞里什么也没有
 
这是一天之中的随便一个时刻
一年中的任意一个日子,在一生中
我也是潦潦草草地随意从此处经过
 
但我看到了它,一个洞,产生于我的眼前
它有边缘、大小、运动,每一个小洞之间都在无限忧伤地侵噬
 
一个洞,产生于我对于眼前的这片什么也没有的空间的长久的凝视
2012.05.11
 
 
站在无名山的峰顶
 
 
我看见了涌动的河面从上游形成
越来越宽阔,继续向下游流了一千公里
一块昨日收割的小麦田连着一块刚刚落种的玉米地
连着起伏的丘陵,直至远处高耸的山脉
一个人刚刚死去,亲人中就有人住进了医院,不久之后
孩子中也将有一个提前结婚,怀孕,生下啼哭的婴儿
一滴雨水从夏日的天空上滑落,穿过了田野中一顶向上高举的树冠
顺着树干回忆的轨迹和水槽,缓缓到达了它冬日的根部
我看见了那些正在行走的,正在跟随的,正在变宽的和正在变暗的
正在沉睡的、正在上升的、正在沉思的、正在汇合的
这些人世中广延、延续、密布的美
2012.05.24
 
 
大地缓缓地张开它宽厚的臂膀
 
 
那些经历战争幸存的人
那些经历灾难幸存的人
那些经历病害幸存的人
大地缓缓地展开它宽厚的臂膀将他们拥抱
大地把他们搂在怀里,给他们粮食、房屋
柴火和剩余的时光
给他们穿上疏松的睡衣,让他们坐在躺椅上
用人类的双眼
盯着对面的死神
让他们的手不停地拍打、摇晃、拾起、收集
不停地回忆、怀念,想起
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
那些在灾难中死去的人
那些在疾病中死去的人
从辉煌的廊柱到雾中的车站
从瘦弱的黎明到肥胖的黄昏
那些随着大地的漏斗和酒,不断流走和被蒸发的人
2012.05.05
 
 
它们
 
 
这些天,我的窗台上,时常会飞来一些小鸟
前天是一只,今天是两只,灰脊背
尖尖的喙贴在玻璃上,眼睛直直地
看我。我在窗子内忙碌
 
这些天上的朋友,身形熟悉,神态
陌生,不知道它们的真名叫什么,人们
总是将它们统称为鸟,我也是这样
随意地称呼它们:一些鸟,它们,一只鸟
 
站在我的窗子外,它们静静地测探着我
看上去,它们是那样的适宜
在气体中飞行,在树梢上筑巢,产卵,孵养出
它们的孩子,有一天,也来到我的窗前
 
有时候,它们抖抖脖颈,让我想起
过去的一些光景,想起
人们在海滩或是船尾看到的浪花,人们
看着它们被瞬间卷起,放开,不是浑身恐惧,而是心生伤感
2012.04.24
 
 

 
 
我知道天空上的光并不是全部来自太阳
有一缕,来自遥远的那颗不知道名字的星
 
我知道,它正在经过我的眼前,在我跟前的
这片在树林中飞舞,仿佛林中那一片最干净的树叶
 
我知道我走进林中它就不在了,它和我
永远保持着一片光和一片阴影的距离
所以我只是站在这片树林的入口安静地看它
 
我只是站在任何一片树林、河流的外面
不想走到那光逐渐消失的深处,犹如一只鹤
在一条河的对岸,静静地看你,隔着一块茫茫的水面
 
我不觉得那颗星上会没有人在清晨起来散步
我也不觉得人们散步时会感到路上的荒凉、寂寥、幽暗与漫长
流浪之路上的男孩们,在晚年秋日的偶遇中相互道出对方过去用过的姓名
2012.05.12
 
 
有时候
 
 
我会坐在路边,等着那个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
后座上放着一袋骨头的屠夫
我等着路上飘来那种新鲜的、血腥的
肉的气息,从青草起伏的地面上一跃而起
 
我等着他从自行车上向我招手
并扭过头来和善地看我,转响车头上的铃铛
正如按响神灵的门铃,让我跑过去
看看神灵的孩子,神灵的食物,神灵的样子
 
神灵就如天上的落日突然一动
神灵就如落日中的田野猛然变宽
神灵就如一只漫步的猛虎寸步不离
就如那些骑在自行车上的行人面庞一闪
 
神灵永远住在神灵的故乡,需要有人去那里看看
他骑在他的自行车上,远远地驶向了神灵的家里
我长久地坐在路边那些新草绝迹的水泥地上
有时候还会看见他,他和他的血肉之躯
 
回忆中,一个屠夫和他的神灵,不是逃逸的
不是崩溃的,不是抽象的,也不能是具体的
2012.05.10
 
 
当我的心里塞满了沉沉的铁
 
 
我想起了故乡村子里的那座小小的基督教堂
星期天的下午,它的门打开,孩子们进去,一会儿又走了出来
母亲有时候也会经过那里,从教堂的门口走过
回到隔壁紧挨着的家中,唱诗班在隔壁赞美着上帝
她在狭小的厨房里开始赞美孩子和生活
 
我有时候也会到里面看看圣子、圣父
与圣灵的样子,一个村庄,一座小小的教堂
村子里很少的一部分人寄寓和安慰灵魂的地方
我会坐在长长的向日葵一样的排椅上,看着一位西方妇女
把一个赤裸的孩子抱在秋日的怀里,因为孩子
还小,还需要哺乳,而向世人裸露着她圣洁的乳房
我长久地仰望着她,觉得那就是圣母,一位母亲人世的模样
 
当我的心里塞满了沉沉的铁
当生活之铁随意敲打着每一位路人的房顶和滨螺一样缠卷着人之一生的溃变的夜色
2012.05.13
 
 
山楂树
 
 
从前在我的故乡
在果园或是菜园的一角,人们会栽上一棵
或是几棵山楂树,当五月来了,其他的果树
都已经谢花结果了,它会在枝头上
开出它繁密白色的花
那些花紧凑地挨在一起,在一个芽胞的怀抱里
往往是开着同样的两朵花
有时候我经过果园或是到菜园上去
会看见它们一朵向一朵低诉
另一朵用花瓣抚摸着那朵的脸颊
它们在同一个枝头上相互依偎、耳鬓厮磨
仿佛除了它,它不想和任何人生活在一起
除了它,它不愿歌颂任何眼睛里的嘴唇
和耳旁的私语
但过了几天,有一朵凋落了,枝头上
只剩下了另一朵,它孤单地开在树上
颜色变得黯淡,既不愿打开
也不愿意接受阳光的抚慰,只有偶尔到来的鸟儿
才能唤起它,唤醒它忧伤的昏睡
秋天了,别的树上都结满了红红的丰腴的果实
只有它瘦瘦的、暗暗地悬挂在清凉的秋幕上
它消瘦的身形,由于它丧失了它的伴侣
也因为它心里只有回忆而忘记了自己
对于这种结着酸酸的果子的树木
村子里的人都不愿相信它们也会有着这样的品性
只有我深深相信,它们深爱着彼此
最后它结出了那回声一样的果子,只因为爱情过早的衰落
我时常从田野上走过,凝望、接近这些远处最酸楚的树木
猜测着它的枝叶、花瓣之下那些人类难以一眼就能看懂的意思
除了这些树木以外,在故乡月光照亮的田野上
还有一种夜鸟会在深夜歌唱,那是深秋一切谷物和果子收获一空的时候
它在空旷的田野上四处走着独自彻夜鸣叫着
我也时常听到它叫声中的辛酸、凄悲、回应和人世中的山楂树
它为那大地的荒凉、沉重和夜晚中心灵的沉睡不动而歌唱
2012.05.12
 
 
人世中最幸福的一天
 
 
人世上的最幸福的一天,你终于理解了我
也开始试着理解人与人之间一种物种的情感
你看到我还站在原来的那条河边,给一头牛喂水,给它梳理着嘴唇上衰老的髭毛
我也老了,或者死去,眼里有些泪花,坟堆上现出一些裂口
 
你终于明白了我曾经的辛酸,一颗燃烧而苦涩的心
为什么在历经友谊和爱情之后,变得更加破碎和坚硬
为什么我后退着离开人群,回到了人迹罕至、人声寂寥的山顶
我是谁,如何为了一颗灼人的心来到人世一遭
 
你又想起了我,想起了我还在云的上面静静地坐着
你突然觉得我活了,我像以前那样走在你和曾经的朋友之间
我和你们一起说着话,就像一个在水里赤裸游泳的孩子,就像我初次来到你们中间
眼里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光、兴奋、疲倦和喜悦
 
我重新来到人世,万物重新升起,我和你们坐在一起,彻夜说起未来和过去
说起那溪水中欢快的钟舌,那座圣徒一样的山
躲在山洞的深处,沉沉睡着的动物,生命的印迹,洞口上,厚厚的积累了一生的雪
2012.04.15
 
 
每一颗金黄的谷粒都在枕头下向我低语
 
 
不知道我今生还能不能遇见你,不知道这束丁香花
我还能献给谁,它在我的窗下
已经枯萎,已经凋谢,时至今日叶子也飘落了一地
不知道我再见到你时,你是否还有那样的眼神
那样的笑意,你会告诉我
你并没有忘记,没有忘记那些火车的轮子
也不能忘记那些深夜时分的星辰
你在一阵海风中,你的头发都白了,但在我的心怀里
你没有独自变老,也不会单独枯竭
你从没有一天离开过我,从我们分别的那一天
在我的一生中,每一颗金黄的谷粒,都在我的枕头下向我低声细语
就在昨天从路上走时,我还在失神的一瞬间从一群跑过的孩子中间
幸福地辨认出了你
2012.05.14
 
 
我沿着边界走
 
 
有一天,我会沿着这个国家的边界走
直到那个终了的地方
我会站在这个国家的边境上,眺望那些未知的国度
俄罗斯的一座山顶上,已经被火烧焦了,还矗立在白雪中的一棵桦树
印度的河流中,从下游滚滚而来的沙
我会想那些人都去了哪儿呢,那些
在山东知道我的名字的,在海南知道我的名字的
那在路上走着的知晓我的名字的
晚上在窗外鸣叫的,白日里藏在树上的
让我看见一块白白的桌布就知道什么是干净的
看见那些俯背的、弯腰的、持久的
就知道什么是倾斜的,什么是唯独的
它们都去了哪里呢
我沿着这个国家的边境,如同走在一扇门长长的门槛上
在落日中跟着弯曲的地平线向前移动,我跟落日一样
为了在天黑之前再缓缓移动一下那些树木上的木雕像,不想多说一句话
2012.05.19
 
 
湿地里来的土拨鼠
 
 
一只湿地里来的土拨鼠
要去寻找一个空空的墓穴
去那里取回一封存放多年的信
墓穴空空的,被稠密的青草覆盖
犹如挂在大地上的一个绿色的邮筒
湿地里来的土拨鼠
要去敲敲邮筒的门去取回那封信
它取回那封信,不是为了去读它
信上什么没写,也是空空的
只是一封信的轮廓和剪影
被装在一个宽宽的信封里
它取回它只是为了能有一封信
为了能够成为大地上
一只嘴角上叼着一封信的土拨鼠
那封信的开头很短,结尾有一个长长的落款
土拨鼠从不去读它
所以也不知道落款的人是谁
它浑身湿漉漉的,湿湿的
一只湿地里来的土拨鼠
一生因而也变得更加孤单、呆滞、懒散和笨拙
它在土里拨来拨去,来来回回
去找那封信
它想或许那是一个人在一天傍晚写完信,天下雨了
雨把信淋湿了
雨是一个浑身湿透的女人
不断消失的闪亮的眸子
诱使他写下了那封信
2012.05.22
 
 
细草叶
 
 
我想去一趟澳大利亚
那儿有一种鸟叫草雀
它在求爱时
嘴里会衔着一根
细细的草叶
 
我想去领一只那样的鸟
放在你的窗前
让你每天都能看到
世界上有一种
细草叶一样的爱
 
只要它愿意跟着我走
那就意味着
它是我前世的灵魂
上一辈子
我孤独地活在中国
没有人去爱
 
这一辈子
我还在中国
我带着我的细草叶
在这个古老的国度里活着
我后来点着了草叶
嘴里含着它细细的火
过完了一辈子
2012.05.15
 
 
我的心已经跳了好多年
 
 
今晚我的心只为天上的一颗星辰跳动
为那看不见的光,和人们还无法确认的名字
为那遥远的路程,和到它那里去需要路过的其他的星和无数的日出与黄昏
 
我的心,已经为它跳了好多年,今晚它跳得像那颗星上一个在悬崖上跳舞的男孩
他在那颗星上,刚刚诞生,心还没有成长,还没有装下过多的事物
那颗星还是暗的,还没有光,人们还不能发现自己
所以他还没有影子,没有为丢失影子而环绕的忧伤
 
那颗星上还没有油、电、火柴,还不能为它自己点上一盏枯竭的灯
所以那里的孩子也不必在意会跳到悬崖的下面
不必担心心跳着跳着,死了,没有为心留下一幅正确的肖像
2012.04.16
 
 
父亲,你在干吗
 
 
父亲,天这么晚了,你在干吗
今天是清明节,古人说,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父亲,你在这样的日子会对我说什么
天色这么晚了,夜幕已经从圆的周围
接近任何一盏灯的中心,一支军队
在穿越夜幕悄悄地向它的历史挺进
他们不能说话,说话将意味着人们能看见地图上一个幻想的部分
 
父亲,你又去拔草了吗,清明时节
那些莠草,祖先的草和中国的草
它们在不同的土地上,会奏出不同的音乐
在空隙、身旁和肉体的深处生长,草溢满一切
它们不是粮食,但是律法和智慧
父亲,你看见草茎上那些圆圆的骨节了吗
 
父亲,天色已经很晚了,这一天
我在椅子上,看书,凝视窗外的一片土地
吃了一些饼干,想了一些困扰着心的问题
那片土地尚未播种,所以尚未收割
尚未有人关心那里的言语和繁殖之神
没有土豆,没有麦子,也没有獾和狒狒
但我看到了它的根系、血统、婚书和树
 
父亲,其实今天
我想出去走走,沿着运河——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流
但是这里没有运河,也没有河水的断流
我想在河的上游能遇到你,一个故乡的老人
但我又回来了
我坐在这里,这把椅子上
椅子因为它的腿、后背和它的心
而把我带往我想去的、我不能到达的任何一处
 
父亲,这其中也包括你
一座只有通过书写和阅读才能发现的高原
它之下咀嚼着中国之词的时间的蚁群、名字与是——这个动词
2012.04.04
 
 
是故乡
 
 
是故乡的田野让我变成了现在的我
是故乡的河水让我有别于那个不可能的我
是故乡的墓地里那些聚集的草让我染上一个穷鬼的气息
走在街头
并在瀑布与蒸汽中歌唱
 
是故乡的山
是一座山在黑色的旷野中为所有的晨曦讲出那些隐藏的密语与故事
平墩湖水、前途无量的乔木和灌木的家室中夏日里降生的酸浆果
2012.04.13
 
 
在高耸的菩萨面前仰望更高的天空
 
 
哦,父亲
我故乡的母亲
为什么我在此刻想起你们
为什么你们已经老去,而我尚余年轻
为什么生活中每天都有一颗子弹飞过
每天都有一颗流星划过
带着泥土的种子坠落
生活中每天都会留下一个弹孔
生活自己在生长着新的弹孔,彷如猎户星
开着玩笑在我身上烧出的一个小洞
生活中每天都有人在裤袋上扎出细细的暗洞
长出一把新的草
犹如一匹食草的马,驮着它的草来自众神的眉心和巢穴
顺着灰色的河堤与两岸向天空崛起的树
穿行在强壮的岁月和锈迹斑斑的猛虎与大地之间
河流赤身裸体,来自人类的上游
2012.05.03
 
 
那些被分离出来的动物
 
 
那些自由的动物与那些被捕获的动物是多么的不同
它们有爪子,有尾巴,有声音,有一双眼睛
在合适的距离上幽黯地看着你
 
它们和那些被宰杀的动物是多么的不同
它们在树丛里走着,在岩石上坐着,在一整块
土地的夏季里展示着它们的颜色和本性
 
它们是多么的不同于那些被分离出来的动物
他们站在人世上,孤立地看着那些自由的动物,那些被捕获的动物
那些死去的动物,他们孤立地生活着,孤绝地死去
带着历史的花瓣上那丛孤绝的、分裂的、枯萎的美
2012.05.26
 
 
亲爱的天空
 
 
亲爱的天空,让我搭一下你的车吧
亲爱的天空,让我搭车去一趟你的家里吧
你的窗台上摆着太阳、地球和月亮
让我去摸一摸它们,然后在你门口的
草坪上,翻一个长长的筋斗
亲爱的天空,我怀疑我现在并不是在你真正的家里
而是在一个天空博物馆
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后背被流星烧了一个洞
凝重、庞大、陈旧、腐朽的博物馆
如同一幅火车驶进隧道后的自画像
露出它向西挂着的油彩和年龄
你搭我一程吧,开着你的车,让我合法地
坐在你的后座上,经过大熊星时我们停下来歇一歇
但你不要把我扔在那儿了,那里很冷
没有树木,熊都躲在自己身上的洞穴里独自过冬
我无处躲藏,只能藏在你的身后
你的车坏了,一个孩子只剩下了一个大大的瞳孔
他等着你来了搭你的车回家过冬
2012.05.17
 
 
世界末日
 
 
这些天,我去了一趟世界末日
我在那儿坐了一会,又走了回来
那儿的天色真美
晚霞像一匹无限的绸缎
 
世界末日,黄金一样的日子
我坐在那儿
坐在那黄金一样的山上
看见山下的海洋也是黄金的
人们相互写来的信
也充满了黄金一样的言词
 
我坐在那儿,也想给你写一封信
在世界末日
告诉你什么是金黄的墓地和天空
什么是世界末日
可是那儿的天色太好了
一个被好天色照耀的人
无法给别人写信
也不愿告诉别人他已经来到了世界末日
2012.05.13
 
 
给你
 
 
给你,这凄美的一日
给你,兰波
这个卷头发的乡村里来的去非洲的军火贩子
给他一整个马赛港
从最炎热的沙漠里
运回最温暖的棉花
但不给他女人
这将耽误他的一生
给他一瓶康师傅矿泉水
别让他说
人是另一个
给我说你曾经见过他
他还在热带写诗
将热的太阳
和火
运到北方
填进空空的冰箱和母亲的灶膛里
 
给他这好聚好散的日子
这倒霉与辅音
但不要给他女人
这将耽误他的一生
2012.05.14
 
 
箱子,那么小
 
 
今晚,我将住在一个箱子里
箱子,那么小
容不下一根稻谷的尸体
 
箱子,那么热
被两个抬箱子的人
从一座火山上
抬到了这里
 
深一脚,浅一脚的
两个抬着箱子的人
两个要抬着人类的全体
去哗哗过河的孩子
 
他们,那么小
年岁那么小
容不下未来,也容不得过去
2012.05.14
 
 
大海
 
 
大海,今天我看你
像个丢失了机票的孩子
回不了水星的故乡
 
还像个不会说话的孩子
心里只有一个孤独的思想
 
也不是不会说话
是你的话
无关人类
是你有话
不说给人类听
 
也不说给我听
大海,人类太多
你只有一个
今天我又独自
坐在岸上看你
看见你心里只有一句话
用水埋着
不知道该说给谁听
2012.04.12
 
 
心,邮递员
 
 
心,你在争论着什么
你赤裸的
呆在海水里
疯狂地游泳
和下沉
 
你争论的——两个声音
过大
以至变成了沉默
让人看见故乡的菜园上
暴雨过后
夏季烤熟的
西红柿
 
心,那位邮递员
通夜睡在你的身旁
胳膊上枕着草绿色的邮局
但天一亮
他就蹑手蹑脚地走了
剩下了你
和这空空的屋子
让人看见粮食运走的
星晨
和胜利日过后
那接骨木旁堆满乱石的乡村
2012.05.06
 
 
白云
 
 
我想有一朵白云
独自一人
天上飘着一朵白云
 
有一只天鹅
坐在那被火烧过的山上
没有忧伤
俯身
给河流
一个长脖子的亲吻
 
我想去娶它
在地上铺上红地毯
我扛着我的红地毯在白云下走着
地毯像血
我的爱情
像血上飘荡着的一朵白云
2012.04.08
 
 
一日之始
 
 
接受我的这些胡话吧
接受我把你们带回荒原或石砾堆中去
并在那里生下你们的孩子
太阳中沉思的孩子
 
接受我的这些纯洁的礼物
一大早
送给那些一夜未眠的男人
和女人
在这样的晨曦零散的
一日的开始
在说胡话的日子
 
我只是一个说着胡话的
胡子拉碴的生活的直言不讳者
和你们永远亲密地生活在一起
不是因为病了
而是因为长久的病着
在日出下的病床上
突然有了
以最老的方言说话的力气
2012.05.06
 
 
早起
 
 
五点钟,一群新的鸟儿从窗外把我叫醒
五点钟,晨曦好看得犹如一个婴儿的皮肤
 
世界还不大,还不老
母亲刚把它生在一张新毯子上
 
五点钟,向你致敬
我把你抱在我敞开的双膝上
 
我的烟灰缸满了
我先到门外倒一下
 
向你致敬
一小瓶血红血红的药酒
祛风湿和驱逐疼痛
晨起不能喝,留到夏日过午的雨后
 
一株盛开的罂粟
就藏在那个圆形花坛长青的灌木之中
 
罂粟,罂粟,五点钟
一棵植物一般的心你在尘世的三次跳动
 
你是一颗最美好的心
献给晨曦、和平和爱情
 
五点钟、罂粟和爱情
你是晨曦中早起的人内心的愿望、来世的故乡
和去看望母亲的一段小小的慈祥安静的路程
 
六点钟,猛烈的太阳
将打在今生今世的窗户上
2012.05.16
 
 
越狱之路
 
 
我在这个国家出生
在另一个国家衰老
我在这个省区生活
在另一个省份越狱
 
我在我的越狱之路上奔跑
从一座监狱
逃向另一座监狱
在我的生活之路上逃跑
从一种没有树林的生活
掉进另一种
丛林密布的生活
 
我逃跑时背上背着两袋海水
水里有一滴盐
和淡淡的骨灰
如一双孪生的姐妹
如一对天生的翅膀
 
我深深地爱着那温柔的姐姐,眼里含着盐一样的泪水
我深深地爱着那温暖的妹妹,眼里含着盐一样的泪水
2012.05.10
 
 
剩余的孤独
 
 
就是所有的时间都不在了
只剩下了一个浓重的瞬间还在人世上活着
 
一个陌生人,他提着一件陌生的礼物
远道而来
说完话就走了
他在地面上扔下了一个含混不清的句子
 
一群囚犯越狱之后就在草丛里消失了
他们留下了一座空空的监狱
和一段伙食不好的日子
 
火烧完自己
火也不见了
只剩下了太阳
火的儿子
和灯
火的女儿
这两个可怜的孩子
 
我们在此生说过的话
也从此无人去说
没有人坐下来再次在河流上游的筏子上说起
2012.04.11
 
 
荷马
 
 
荷马
这个瞎子
希腊的鸟
和老不死的幻想家
 
荷马
这片云
太阳下的空虚和无
他只管自言自语
 
点着这世界上最暗的灯
他只管在灯下说话
 
他——和只住在东方圣经里的犹太人不一样——只管在灯下一边瞎了,一边喂灯,一边说话
2012.03.13
 
 
那一天
 
 
那一天,石碑上将刻着:此处安息着一个故去的诗人
太阳解放他不再做一个黑夜的孩子
故乡在一天清晨送着他远去
在一个遥远的海岛上,他得到了午饭、背叛、疲惫和海水
太阳照着他不再做一个夜晚女神的露水情人
他坐在太阳下
仿佛一棵植物
采纳着太阳的意见
宛若一片碗中的非洲
太阳将它晒得更黑
所有人举碗饮食之前
都要先向碗中那片不幸的陆地
流下尘世美好的泪水
泪水俘虏语言和一切河流上
那些一去不返的船只
2012.05.15
 
 
在剩余的骨头上写下今天早上的诗
 
 
诗,我感到我对不起你
今天早上,我看着窗外晦暗不明的天气
我觉得这种天气对你是一种羞辱
我也在羞辱你
用我的手
和手中的笔
我写下你
在纸上写下你瘦弱的面孔
在电脑上打出你熄灭的影子
我写下没有电和没有电厂的诗
没有盗火者的诗
到处都是你死去的地点
到处都是盗墓者
在自己身体上的墓穴里写诗
在剩余的骨头上写下今天早上的诗
诗,我感到你是丛林里的一只没有头颅的老虎
你哀伤、失明,没有回来的意思
如果能让你继续活着
我们没有什么喂你
只有给你吃人们羞辱你而获致的罪
与负罪的词
2012.03.31
 
 
哀歌
 
 
我的邻居,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他住在黑黑的地窖里
你没有见过他
他住在黑黑的地窖里
 
他在自己的土地上挖着那个地窖
他在他的地窖里
藏着他的水和粮食
他为粮食一样的母亲而生
他为水一样的女人而死
你没有见过他
今年的荒草长得又高又好
已经掩盖了他的地窖
 
他在他的地窖里唱歌
歌词有关地窖里的生活
他说漆黑并不可怕
让人哀伤的是地窖永远挖不到地下
你没有见过他
你不知道地下意味着
你使劲呼唤他已经不会上来
你使劲唤他他已经不会听到
 
他住在我的隔壁,是我的邻居
每天到我这儿取一点儿火柴
每天带给我一点儿地下的岩石
岩石从前冰冷
如今已经火烫炙热
你没有见过他
你不知道那些岩石是他的心
火柴他带下去给水
和那个他彻夜埋葬的女孩
 
你没有见过他,你不知道这个十三岁的少年
他住在漆黑的地窖里,你一想起他
他看你的眼睛
要比那地窖里的黑夜还要黑
你没有见过他,但他看着你
他一直用地窖里的一双眼睛一生看着你
2012.05.13
 
 
瘦子、骰子,吹口哨的人
 
 

一个很瘦的人走在路上
他太瘦
太轻了
就要飘起来了
 
他走的路是一条任意的路
在大地的皮肤上
背景是一场雨
雨不是关键的
关键的是雨下着
雨点落在他的身上
 
他走着
太瘦了
稍微快一点
就要飘起来
彷如一个逆向的雨点
 
所以他必须走一会儿
停一会儿
给自己的体重做一些手脚
他必须使劲地
屏住呼吸
不让肺里吸进更多的空气
气息再猛烈一点
他就要飞起来
 
他必须在雨天才能出门
不能穿雨衣
到一个树冠下避雨
必须让那些雨点
一个一个
都落在他的身上
雨天是他出行的唯一天气
 
他已经很瘦了
身上的水
早已被黑夜和灯蒸发殆尽
 
只有雨才能给他带来新的重力
只有雨水浇灌着他
让他扛着一个水桶
斜插进摇摇晃晃的人群
 

星期天,两个朋友
在路边上掷骰子
一个骰子
指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骰子掷出
一面标明地狱
一面指向天堂
 
他们把骰子掷在地上
掷得太远了
骰子滚进了草堆
星期天,两个人在草丛里
费力地找着他们的骰子
 
星期天,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
星期天,天上的行人来来往往
两个人在埋着头,在来来往往的
人生中找着他们的骰子
 
找到骰子
他们将再扔一次
星期天,一个骰子
将被掷出去两次
落在两个不同的地点
 
一个骰子
将产生两次不同的结果
一次已经失效,是未知的
一次也是未知的
因为骰子还没有找到
 
如果找到了骰子
骰子再次被掷出
将决定两个人将走向不同的方向
将注定他们都不会再回来了
没有人愿意离开天堂
也无人能爬出地狱
只要星期天
疯狂的骰子,在人间一掷
 

一个吹着口哨经过的人
是为了使他的嘴唇变得可见
是为了使他嘴唇上的胡须变得可见
是为了使他嘴里模仿的那只鸟儿变得可见
是为了使那只鸟的飞翔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灰色的鸟巢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鸟巢里的十二个鸟蛋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鸟蛋上闪烁的斑点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河水里的鹅卵石和脸上有着几滴雀斑的那位将军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一支穿过夜色行军的队伍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一个士兵的死和他遗物中的墓堆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照在那里的星光的起伏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制造光芒的那种手艺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使那手艺的一双干净的手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手来自于手的表情和姿势变得可见
是为了让你从所有的声音中截取一个婉转浪漫的段落
是为了加固一个下午的结束和一个傍晚的来临
是为了告诉你你所有生活的周围的空气有多么稀薄
你没有看到一个吹口哨的人树林中的家,但是你听到了他抒情的声音
2012.05.16
 
 
灯已亮起
 
 
黑暗来了,灯已亮起
我听见一个人在楼下唤我
我听见唤我的人走了
另一个人
在楼下唤我
我听见她是一个名词
生下了一个孩子
孩子在动
彷如一只中国的老虎
它在前往笼子的路上
看见我在家里
有一盏夜灯
和一只深夜的蚊子
它想对我说
世界已经解雇了所有的日子
烟囱里的指针彻夜停在零点
它建议我服用自来水
来医治我的幻觉
当幻觉还是个孩子时
当孩子已经成人
在黑夜中,找到了马和上帝
每周四的晚上
以打扫古老的管道
来挽救邻居们的生活
 
它在楼下唤我
告诉我
只要我在这里,只要有灯
每一个路过的人
都会呼唤我一次
只要我活着
每年夏天的星光,就会照耀我一次
它说世界只是一个意外
从前是伐木时
人们失去了拇指
如今人们因酒后驾车而被捕
关在自己的房子里
汽车很多
但已被一辆拖车带走
如果画一幅油画
那是一部开往天堂的游戏机
 
它说所有的树叶都是废物
只要你站在自己的树上
旁观着自己
在电视发热的时令
一个姑娘将死于未明
她热衷于游泳
无暇讲述她的一生
它说没有什么是没有罪的
正如大地承载着一切
大地也时常深感罪责
用火山、地震和塌陷来惩处自己
人们在桥上集体向后仰去
依靠的不是未来
而是虫洞、中断、断裂和沉默
好多事物都穿着一件内衣
人们在新的旅馆里
换上更新的内衣
它对着一面生着缺口的镜子
让人们在撒尿时
难过地看到了双眼
正从背后反过来盯着自己
它说晚餐之后
人们发现我已经
收拾好东西走了
一张报纸和油漆工找到了我
我带着一只绿色的口琴打盹去了
在楼梯飞往病房的航班上
我看到自己正和自己挨坐在一起
 
它已经呼唤我很久了
灯已亮起
我从楼上下来
搭上它的便车
将从它的路上
一起睡进那个黑色的笼子
路上深夜布满了微笑的伤口
人们将被自己的伤口撕裂而死
2012.04.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