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五指山 (阅读940次)




春之交通


每年,一群童子的笑声发动植物
它们横冲直撞,山下开出的红灯越来越多
藤蔓按响一串串喇叭
很久后,它们想,“只有走别的路了”
野草摸到他的胳肢窝,红豆从他的脸上经过


云岫庵
赠津渡、雨来


他们在莲花缸碰头,触须有节,观音
无声。

他们在淤泥之宗
流涎

在云岫庵,见绿苔跃上
朱墙,梦花站在铁门外

斑鸫,掠过了夹竹桃与杨梅。带小风,啄瞌睡
吊坐榉树肩

三只鳅,音阶游走,越发低。池中物,不足而离弦。
镜中,茎纵。


法云安缦


松鼠登上瓦舍拜月。偶尔苦楝子
为寂静敲钟

回想这些年,我掉过头
摸着墙,用绿葺葺的手臂

我遇见工蜂,它向我注射
豹子胆。5亳升

我发现螳螂:碧玉王子
伏在我的背面

直到欢喜日,披黑纱的蚁队
把它们送到转角

而我逐日收敛,密封入罐。
水来之后,意味失重,我们四处皈依。


白蝴蝶


粉刷它们的,来自
母系社会的传说
蝶粉与口舌的相遇
让他有了一种被翅膀填满的
绝症与腔调。
这让我的味蕾,离开观察小组
眼睛领导耳朵,喷洒
中午十二点半的劣根。
那两年,哪两年
我用手触碰被他们禁止了的圈圈
它的,可伸缩触角
以及,翅膀上稀薄黑团。
但飞走后,它依然如往昔般
与天空往来
我们之间,象什么也没发生
秋天,我走在白杨树下柏油路上
看见它们好多已死去
白色的残骸一路相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