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梦,或二十年前的庭院 (阅读941次)



昨晚连夜看《赛德克·巴莱》(整个电影长达4个多小时,有人将此称为十年来最伟大的华语电影),到天亮还没看完一半,结果闹肚子,吃了药后倒头就睡,一觉睡到上午十点,然后醒了。
醒后,想起梦中的万千镜像,顿觉恍惚和惊异,唯恐事后遗忘,故将梦中所见记录于此。是为记。
 
 
我印象中是在下午,接近傍晚时
父亲在院子里做木工活,反复雕琢一个板凳
母亲在厨房,或是出去了?
——影像突然有些模糊。
我蹲在地上,看着那翻卷的木花、碎屑
和木的清香。
 
背后是破旧的茅草屋,泥土垒的白墙
院子里一棵楝树
我和父亲就在楝树的树荫下
各自忙活。
突然,我们的周围一片明亮……
 
我抬起头,透过稀疏的树枝的遮挡
仰望天空——
天空布满绿的黄的麦田,破旧的茅草屋
以及数不过来的世间万物
在天空的投影:清晰、宁静、平整
就像在水里洗过的云朵,像屋顶
倾斜的雪。
 
——没有风,只有静止的事物
低到了尘埃里。
我被眼前的美惊呆了。
我被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惊呆了。
我被这巨大的空中庭院的波澜壮阔惊呆了。
 
我抱着相机冲出去,把这瞬间不再的美拍下来
然后打电话告诉住我隔壁的小情人
结果,一阵忙乱后发现
自己抱在手里的竟是一部老式电话。
 
我回头大喊:爸爸,我的相机呢?
我的相机到哪里去了?
父亲抬头看我,再看天上
接着埋头,继续敲打木板凳
——光线骤然变暗,父亲和我同时
掉进黑暗的缝隙里。
 
绿的黄的麦田不见了,破旧的茅草屋不见了
包括世间万物的踪影。
——头顶的太阳一团漆黑。
偏偏这时,我从睡梦和体温中醒了。
2012-5-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