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吕布 (阅读899次)



我来历不明,也不知乱世去处
没有人能杀得了我
方天画戟与我一样
从不谈论世事,不谈明月
我不是英雄,却是英雄的梦
我喜欢一匹马胜过皇位
那唾手可得的东西,不能与我相依为命
诸侯如蚁,我杀掉的都是蝼蚁之王
天下因我更加混乱
我不是救世主,也无意充当神仙
我只需要一个女人,爱我
并且就叫貂蝉。她也来历不明
也不知乱世去处
我的心原本是顽石做的
但她却说有血有肉,这令我惊讶
在镜子里,我终于看见它跳动
我不能将它从镜子里取出来
只能用一根针扎进自己的胸膛
我感觉到痛,并听见它嚎叫的声音
我相信貂蝉说的是真的
这乱世,只有她识得我的心
我只需要这个名叫貂蝉的女人
什么连环计,白门楼不过腐儒贼寇
这世道,各有各的去处
世人称我匹夫,枭雄见我如鼠
只是乱世残月,花好风凄
这来历不明的美,人间又怎能容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