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朱宾的暗能量 (阅读896次)



朱宾的暗能量
杜青
 
  《一个两个三个》可以列为诗歌事件,但了解的人极少。晋侯、阎扶、朱宾三个诗人合集,自费,无书号,三百零三册,数年一本合集,或将贯穿一生,这份淡泊需要多大的能量。他们原本生活在晋国源地,后来各奔东西,但偶尔聚会,总是在诗、人生、家国天下的话题里,天昏地暗。我很羡慕他们,保持纯粹,仿佛魏晋,在嘈杂的市面上踩过,超然的背影。在当今诗歌领域,朱宾是潜在的,作品所蕴含的能量也是潜在的,或称之为暗能量的诗歌。两个朱宾在互相审视、批判,这是诗人朱宾在自我的空间里探寻的过程,反之,我看到多数诗人在迷失。
朱宾在2010年的27首,可视作一组,也可视作长诗一首,写的全是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的“两个朱宾”,是内的追求与外的否定的关系,也是共存、借鉴、鞭挞的相互关系。《他是个被黑暗埋葬了的人》是其中的第14首,这是一首具有悲悯情怀的诗歌,整首诗以反讽的手法进行倾述,读来让人揣揣不安,又让人不断内省反思,可以看出朱宾内心的煎熬和挣扎,有万般力量使不得的苦楚,而借用一个“我”对另一个“我”进行剖析。这两个“我”是特指,也不是特指,是千千万万的我、你、他,是整个社会的镜像反照。最大的能量不是光和火,而是在黑暗中绵延不尽的暗能量。拥有者是他,观察者也是他,一个他在白昼,一个他在黑夜,这样的设置像两点一线。
 
 14: 他是个被黑暗埋葬了的人
 
他比我真实,我是他镜子的虚幻
是他尘世的一生
 
将在他手中小镜子里走远
这样我就会抵达他的洞穴,坟墓
 
现在我走远了,他走远了
之间被一堵无限立方的墙壁阻隔
 
他被埋葬,却不会腐烂
我也不会腐烂,虽然也会被埋葬
 
他把秃鹰的眼睛挂在高高的树上
随时把我吃掉
 
我从一个窗口转到另一个窗口
他被黑暗埋葬,我没有,我在外面
 
虚幻的里面。他那么悲伤。时间
风一样缠绕过来,生命消耗了
 
2010-10-11
   首先,标题上的“他”所指,是诗人设置的对应的那个朱宾,也可以指诗人身外所有的生命体。“被黑暗埋葬”的人,给出了两个相反的空间,也设定了“他”的状态。在标题上,诗人已经设置好了氛围,或者说,已经揭示这首诗的结果。
   朱宾的思考,同他的生活有关。白天在兵工厂工作,机器铿锵单调无边无止,晚上坐在小楼上写字。白天是生活,晚上是精神,两个朱宾在互相寻找,是排斥的,也是依赖的。这个空间单薄,也无限,他开始创造,暗自蓄积能量。
   “他比我真实,我是他镜子的虚幻/是他尘世的一生”,明确地指出“他和我”的关系,“他”是从“我”分离出来的“我的灵魂”,可以分为一个精神世界上的,一个是尘世间的。当然,“他”即是“我”,也可以不是“我”,“我”在渴望变为“他”。这种抽象的到达需要媒介,而“镜子”是具有穿透力的,前生来世都一目了然。借助于“镜子”,我和他在这面镜子里看到了对方的存在方式,开笔便深刻之极。这两行中,有一种情绪在蓄积,就是诗人对尘世的“我”的批判,无奈。
   “将在他手中小镜子里走远/这样我就会抵达他的洞穴,坟墓”,是人生命的终极走向,我和他终要分开,诗人将“镜子”里的空间打开,直至无限,“他和我”成为两条道路上的人,但最终的形式是一样的死亡。“我”原本想让灵魂超越现实,却最终结束在不同的地方。放逐思想,却无法身心合一,这是比上两行更大的悲哀。
结果明摆着,需要抉择。“现在我走远了,他走远了/之间被一堵无限立方的墙壁阻隔”,这堵无限的墙,是和诗人的能量相匹配的。分开是为了重合,“我”和“他”越走越远,成为彼此,而内心却遥遥呼应,这意味着诗人的能量在不断加强。
   “他被埋葬,却不会腐烂/我也不会腐烂,虽然也会被埋葬”,这两句与臧克家那首关于生死的诗句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是在继续分离的状况下,诗人的终极思考,是对前面“坟墓”的深究。这是第四段,起承转合,上升到高度,完全与标题契合。在短短八行中,人生意味,如此简单,如此深刻。
接下来应该从高度降下来,找一个现实点,好让我们与诗人的玄思有个把握点,然后继续前进。“他把秃鹰的眼睛挂在高高的树上/随时把我吃掉”,这两句出现得极其精彩。“秃鹰的眼睛”,像高悬的日月,像神,时刻注视着尘寰,只要“我”与时代同流合污,“我”将随时得到神的审判和惩罚。诗人其实已经站在了第三者的角度,看见“我”已经离开了“他”。所以,这个降下来的角度,是锋利而无情的,强化了批判意识。
   “我从一个窗口转到另一个窗口/他被黑暗埋葬,我没有,我在外面”,这是多么可悲的现实,“他”被黑暗埋葬,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而“我”还没有成为“他”,“我”还是芸芸众生。黑暗或许才是真实,我们生活着的状态也许才是内心所对照的黑暗。以上四行,“他”与“我”已经从分离状态,成为互相敌视,其实就是诗人对自己的那个“我”敌视。高贵的坚持,决定孤独,有如“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境界。
   “虚幻的里面。他那么悲伤。时间/风一样缠绕过来,生命消耗了”。这个“虚幻”是现实的,甚至可以抚摸到这样的悲伤。诗人清醒地看到“他”远去,自己蓄积了毕生所有的能量,依然无法到达那里。这,便是做孜孜以求。镜子里面的“他那么悲伤”,这时候,诗人回到了本诗第一行里的弥想,也可以说是诗人在经历了人生的一个弧形之后,再次镜中相遇,只是此时依然孤独,生命已消耗贻尽。
   或许他要沉寂在自己的弥想空间,暗自蓄力,应用自如。读他的诗歌,感慨颇多。当前中国官方诗歌奖和民间诗歌奖,五花八门,知名度高低不等,隔三差五的获奖消息,仿佛孩子的鞭炮响起,诗人们,和捧场的诗人们鱼贯而入。但请诗人们,不妨低下你们高昂的头颅,看看数十年极少见之报刊的朱宾的诗歌文本,也许会感受到这是属于未来的暗能量。
2012.4.7汕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