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酒馆 (阅读854次)



——赠酒徒兼吃货小徐胖子

1
在酒馆里喝酒的人,看细碎的光掉在身上
仿佛一小片鱼鳞
窗外是西湖,夜西湖的灯光
照着漆黑的水面。

我们坐在卡萨布兰卡的角落,靠着旧木桌
喝酒。
我们两个落寞得如同一棵树上
无人采摘的坚果

酒馆老板拎了一瓶啤酒过来,找我们喝酒
聊过往的生活
旁边的乐队死命敲打摇滚
和流行乐
太嘈杂了——我们要谈话必须交头接耳

我转过头,看酒馆里的每一个
生面孔,他们各自不同的神情构成一部微电影——
坐在我背后的一男一女
男的是医生,女的是(我突然忘了)?
他们面对面坐着,眼中充满诱惑

接着,女的坐到男医生的旁边
身体挨着身体,嘴巴几乎咬住男医生的耳朵
等我喝了两杯酒,再回头时
他们已经起身离去。

2
去年夏天,我们约童俊去保俶路的88酒吧
酒吧里音乐轰鸣
隔壁桌坐了两个白衣美女,低胸
独自饮酒,眼神在黑暗中漂移

坐了半个小时不到,我们每人拎了两瓶
没喝完的啤酒开溜
然后爬到西湖边一座商务楼的顶楼平台上
吹着热风,继续拼酒。

——我们当时聊了些什么?
至今已无从记起。
可以肯定的是,喧闹的生活并不适合我。

3
此后,我们去过曙光路的旅行者、1944、seven
我们在酒馆里说起若小安的微博
和微博上的风花雪月
多少人被迷惑:一个接客的女子
竟有如此才华,写尽俗世生活里的
孤傲,绝望,美,和忧伤。

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被蒙骗了
直到某日,各大报纸网站发稿辟谣——
若小安是一个男人!
——性别的过渡就像一次偷梁换柱
就像我一个同事的签名:
苏小小一夜之间变成了苏东坡。

——刚发生的事情很快就成了过去
事过境迁之后
我们的生活重又归于寂灭。

4
在小酒馆里,我真想做一个酒徒和吃货
就像摆在我们面前的木桌
在遥远的森林里被砍伐,运送,制作
然后来到这儿,重新活过。

——想起年初一场落雪
我陪家人开车去武义泡温泉,你带我们去吃野味
车子在山间小道曲折迂回
车轮碾压着积雪
那一切仿佛就在今晚。

是啊,如果有一场大雪落在今晚,落在酒馆的
屋顶和漆黑里
如果我们把小酒馆搬到湖心亭里
如果这只是一部电影的序幕和结尾……

如果有更多的如果
就像吹醒了的两片树叶
吹着时间的雪,以及世间所有的美和忧伤。
2012-4-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