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布拉格此时下雪 (阅读1767次)



《布拉格此时下雪》

 
布拉格此时下雪,作为回应
雨落在江南。
年轻的树木学会落叶,在我的仰望里
寒冷是一个高度,温暖是
另一个高度
樱桃来到小女儿的唇上,她舒展的
树枝,在梦中
弯曲,甜美。我因长久的啜泣
对事物,有了冬天的耐心
方糖融化在咖啡里
我想起你
布拉格此时在下雪。

 
《这一年》

 
这一年只剩下空茫。雪的尾巴
扫过江南。天花板上
钟表锃亮的倒影,有人分秒争执,面红耳赤
有人分秒相爱
有人被车轮碾过,匍匐的身影
在新闻图片里,要倒置,才能获得自由和呼吸。。。。
我的身体一下子住下很多人,相对无言
相对无语
我肯定很拥挤
我肯定在空气里
分不清哪个是自己,我肯定把这一年
想成了下一年,像窗前的树
峥嵘,裸露
在恢复原状之前,起了羞耻之心。

 
《亲人》

 
海上无明月,星星也去照耀
其它省份。
欲睡不睡的栅栏,披上了你的外衣。
我们坐下来,看见大海茫茫,船只颠簸
鸟衔着种子在飞,落下大的
叫岛屿
落下小的叫森林
还有两颗,不知道为什么
停止了生长,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发不出声音
在北风中,像我们一样
挨着:没有血缘,却胜似亲人

 
《蜘蛛》

 
一只蚊虫算不上什么,一只飞蛾也算不上什么
他不攀岩,不走钢丝。
在山中,我遇见这孤独的老汉,唯一的家当
是一张破旧的吊床,他把它安放在
草木之间,暮色已经来临
这个穿着褐色衣服的老汉,在树下打坐
念经,再没有什么可以惊动他了
山风吹过他的一生,偶尔
他的身体,有些晃动
更多时候,他是不动的,在他上面
是群星闪烁的夏天。

 
《我和她》

 
她弹琴我听曲。她的十根手指,像十支
上下翻飞的玉笋,她让春天的景像在屋内走动,充满生气的生灵
又突然嘎然而止:花开了一半,流水在山腰上休息
琴弦上,蟋蟀们整好装束,不知道要不要出发
它们在等待琴声里的命运,等待
她手指的指令。她在我询问的眼神里,有小小的敌对
小小的得意
北风又来了,窗前的枇杷树,大的抱住小的,我想离她近一些——
我站在我的想法之外
我站在她的对面,像一个泄了气的母亲。

 
《像一棵树那样》

 
雨都不知道怎么飞。我穿得清凉。
夏天快要过去了,茂盛的叶子
要学会落下。
我迟早会像一棵树那样,行走几百公里来看你
丝绸滑落夜晚,果盘中的水果在滚动
苹果,葡萄,梨,还有我清凉的小身子
在蓝色墙壁上汹涌的光影
你说了些什么
手指上,沾满了禁锢的香气。

 
 
《母亲》

她在厨房忙碌,蓝围裙下
一颗用旧的心脏。如今油烟机也老了
浓烟深处,看不见来路苍茫
她依旧把豆子爆得火热,给生活加上两把辣椒
无人时,呛得自己
热泪盈眶,她烧上几个拿手好菜
端至儿女面前(儿女们难得回来):
她笑着
双手放在蓝围裙下面。

 
《秋风将至》

 
他要我相信,死去的人
会在夜里复活。石头开花,树木奔跑
羚羊头下面
是豹子身,蚂蚁率领大象
善良和悲苦,像一座小桥,被河水
高高的拱起                                          
我快要疯掉了,他附着我的耳边
要我相信
秋风将至,人间纷乱——         
我是有石头一样的心脏                         
我是有豆腐一样的心肠

 
《红枣》

 
我看到它风尘仆仆的倦意。在河南,或山西
也许更远
地图上的两个点,不比它大,也不比它小
但都跟着它,发生了位移
一枚红枣是不是一棵树的心跳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它穿过白雪皑皑的原野
我只知道它纵身一跃
使雪,和冬天
都后退了数里
现在,它就站在我的对面,它是腼腆的
朴素的
因为我的端祥,它不知所措:
露出了一生中,少有的光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