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淡雅林馥娜 (阅读898次)



淡雅林馥娜
 杜青
 
        十年前,与林馥娜一见如故,之后一直在精神追求上相互勉励,对此情谊,自当珍惜。
与林馥娜相处,总被她身上流露出来的潮汕女子那种贤良温婉的气质所吸引。既有外在形象的甜美,又有内在修为的清雅,这是我所喜欢的,大概是物以类聚的缘故吧。近日读她新书《旷野淘馥》的诗歌,我发现适合她的还有外柔内刚这个词。记得李少君提倡“新红颜”写作的时候,我和她的观点多有相似,认为诗歌没有性别之分,男人胸怀天下,女人亦然。
       她的诗歌多关注生活境遇,常常从日常琐事的描写中给人以启发与领悟,但《旷野淘馥》中不乏环境、体制、社会等人文关怀的作品,比如《钉子》、《月亮》、《混沌》等等。2007年至2008年这两年期间可谓是林馥娜阶段诗歌创作的高峰,网络上、报刊上,隔三差五总见她新作,直让我自愧不如。
热爱文字的潮汕人,或多或少都会来一两首古体诗词,林馥娜也是。她的这一古典诗意词韵不知不觉总会在新诗中流露出来,由于用字讲究,用词凝练,故诗歌读来跳跃性较强。看看她的《我的天涯》:
 
在声音的交响乐中
我是唯一的安静
 
海在远处半暗半明,时吼时啸
鹭鸟独自将瘦小的脚,在沙里轻提、慢放
 
我需要一个天涯
用来放逐自己,用来收藏无法言说的流光
 
抓不住的指间沙,落向谁边
白羽扇动海风,双掌掀起波澜
 
波澜之上,舞台之下黑鸦鸦的头颅
这些茫茫的涌动的椰壳
 
 
      “在声音的交响乐中”,我认为这里的声音不只是道路上的铃铛声、汽笛声、吆喝声,不只是生活的以及大自然的声音,它还包含着争名夺利、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等社会浮躁的声音。而林馥娜,将这些杂声都归纳为交响乐,显得轻描淡写,给读者轻松的感觉。这需要拥有一颗恬淡的心,才有能力做到。下面一诗句“我是唯一的安静”呼应了前面轻松的描述,说明了“我”淡泊朴素的心态,过自己的生活。
      “海在远处半暗半明,时吼时啸/鹭鸟独自将瘦小的脚,在沙里轻提、慢放”, 这一段的隐喻,对上一段作出了补充说明,诗歌有了递进的关系。“海”这个意像的出现,是多义的,它不仅是大海本身,它还是人们共同生活的尘世,其面目是复杂的。“鹭鸟”相对于大海,犹如“我”相当于整个人类世界,卑微得几乎不存在。而这种卑微的生命却可以无视大海的复杂与庞大,只休闲地过它的生活。
      “我需要一个天涯/用来放逐自己,用来收藏无法言说的流光”,海之角,天之涯,常识上是一个远离俗世的地方,远离争名夺利、勾心斗角、你死我活充满血腥的地方,“我”正希望自己能在这样的地方,自由自在地,缓慢地生活。“无法言说的流光”,透露出诗人对光阴易逝人易老由衷的感叹。
      “抓不住的指间沙,落向谁边/白羽扇动海风,双掌掀起波澜”,人与物交替描写,加上句中用字跳跃,蛮有古典意韵,让读者不知不觉中增添了许多愁绪。“抓不住的指间沙”加深了对上一段“流光”补充,伤感在延续。但这一段后两句意思出现了转折。从中可以看出诗人虽然甘于平淡,但还心怀天下,自己理想中的天下。
      “波澜之上,舞台之下黑鸦鸦的头颅/这些茫茫的涌动的椰壳”,这是一种俯视的姿势,诗人让自己往后退,往高处退,像尘世的旁观者,观察着那些涌动的头颅,黑压压的,有点世事已渺远的感觉,人们热衷的名利、地位、富贵……只在眼底下跃动。
       整首诗结构严谨,词句简练,节奏讲究,我认为是林馥娜诗歌上作之一,让我得益。
 
 
2012.4.11汕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